《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324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曾经跟自己势如水火的坚强女孩在自己面前哭了太多次。
  这个活不过明年八月的女孩啊……
  为自己默默的做了太多的事了。
  上前一步,被大雨洗得发白起茧的双手温柔握住梵青竹的双臂,轻轻扶起她来。
  “青竹。”
  “谢谢你为我做的事情。”
  “你的心意,我懂。”
  “我想的,跟你想的不一样。”
  “夏鼎这个位置,我,现在……接不动……”
  “你是世家子女,各种原因,你,比我懂。”
  梵青竹抬着臻首凝望金锋,嗓音带着一丝沙哑,哭着说道:“我懂我懂……”
  “锋,现在,是你最好的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老战神是你最大的砝码。”
  “你又给军部立了大功,天杀有白彦军和王晓歆、特科有叶布依、山海地质队有王小白……”
  “外界有我梵家、收藏界有沈家、乐界有白家……这些都能顶你。”
  “还有你的国际刑警身份,都能加分。”

  “斗宝你大获全胜,扬了国威,又捐了几百亿国宝……”
  “还有,你最重要的那些本事,都是有目共睹的。”
  “天底下没人能及得过你。我们多方齐下,至少有五成胜算把你……”
  金锋一只手摁住梵青竹的檀口轻轻说道:“不要再……”
  梵青竹一下子捂住金锋的嘴哭着说道:“你先听我说完……我懂你,我比谁都懂你……”
  “锋,你不坐上去,将来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就算你把所有一切都捐了,将来,将来他们依然会把你赶尽杀绝的。”
  “你这两年经历的事,难道还不能够证明一切吗?”

  “还有曾家,除了子墨,其他的人都跟你势如水火……”
  “将来……”
  下面的话,梵青竹不敢说出来。
  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只要老战神一死,曾家是绝对不可能帮金锋任何一点忙的。
  金锋轻轻的拥梵青竹入怀,轻声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后面几天还有很多事,让夏鼎,好好的走完最后一程。”
  “世事无常,江湖上尔虞我诈成王败寇的游戏,我不想再玩了。”
  “我累了。”
  梵青竹紧紧的抱着金锋,两颈相交,两具冰冷的躯体散发出丝丝的微温,再不怕凄风苦雨的寒冷。
  “累了我陪你!”

  “我会陪你一直到最后。”
  温柔坚定的声音轻轻的在金锋耳畔回荡,让金锋身子轻轻一震。
  “谢谢你陪我。”
  金锋轻柔的回应让梵青竹突然间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再次将金锋抱得更紧,轻轻的磨搓着的金锋粗糙的脸,呼吸慢慢的加重,紧紧的搂着金锋恨不得将金锋融进自己的身体。
  直到此时此刻,梵青竹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两情相悦的欢愉。
  赛过人间一切。
  自己,没多少日子了。

  能多陪金锋一天就少一天。
  他不坐那个位置,那就不坐好了。
  将来大不了抛弃一切去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就是了。
  只要有他在,哪里都是天堂。
  想明白的梵青竹面露欣慰的笑容,轻轻的吻着金锋的脖颈。
  湿润的雨水的味道,带着自己的眼泪的苦,这些都不及金锋身体味道的亿万分之一。
  两个人静静的拥吻着,一时间,天地都不见了,梵青竹一边哭一边亲,泪水伴着雨水混杂在一起,却是说不出的甜蜜。
  个头明显的比金锋高出半个脑袋的梵青竹还要就着金锋的个子,不由得叫自己噗哧一笑,却是吻得更加的热烈。
  惊雷狂响,白色的闪电如利剑劈开黑夜,将半个天地照得亮如白昼。
  远远的,街对面,豪车上。
  曾子墨跟王晓歆默默的看着热吻中的两个人,直到闪电消逝,人行道再次变得漆黑一片。
  “梵青竹,真不要脸。”

  王晓歆低低的骂出声来,狠狠的跺脚,手指甲都掐进肉里,心里一阵阵的绞痛。
  越想越想不完的王晓歆怒火中烧,抬手就要下车。
  曾子墨轻轻的摁住了王晓歆,摁上了车窗。
  车辆无声的划过花丛,悄无声息的走远。
  “子墨你……”

  “那是你未婚夫!”
  “全天下都知道你们的关系,梵青竹还敢勾引他。”
  “这你也能忍得下去。”
  曾子墨惨然一笑,静静说道:“那我是不是该像一个泼妇一样冲上去,跟梵青竹打一架,还是冲着金锋大吼大叫,始乱终弃,朝秦暮楚……”
  王晓歆面色呆滞,静静的看着曾子墨。

  她完全没想到曾子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曾子墨闭上美目长长叹息,苦苦一笑说道。
  “他已经为我放弃了一个公国的女王。我还能要求他再放弃其梵青竹吗?”
  “梅格莉娅可比梵青竹优秀。”
  “我,如果连梵青竹都容不下,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妻子。”
  王晓歆娇躯一震,偏转臻首怔怔的看着曾子墨。
  她不敢相信,一向保守守旧的曾子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曾子墨瑞凤双眸中波光盈盈,目光游离。
  静静的看着飞速倒退的景色,脑海中金锋跟梵青竹拥吻的画面挥之不去。
  “他的爱从不表现于外,只有他真正喜欢的人,才能靠近他,亲近他。”
  “除了梵青竹,还有葛芷楠,还有一个叫黄薇静的,一个叫李心贝的,还有失踪很久的李旖雪。”
  “这些女孩我都知道。”
  “……还有你……歆歆……”
  王晓歆娇躯一抖,慌乱无比,急颤的说道:“我可没有……你别乱说……”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绝对的没有。”
  曾子墨回转头来,轻柔曼曼:“问问你自己的心。”
  王晓歆就像是一个做错事被抓了现形的小孩子,手足无措,极尽窘迫,羞愤的低吼着。

  “子墨,你不要太过分。”
  “我跟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很生气。”
  曾子墨伸出冰冷的手握住王晓歆的手低低说道:“说实话,我跟他相处的时间还没你跟他在一起的十分之一……”
  “所有女孩里,就我跟他相处的时间最短……短得来我自己都不信。”
  “但是,我知道,他爱我就够了。”
  “他答应娶我,就够了。”
  “他说过要娶我,就一定会娶。”
  “我不放手,就一定能等得到。”
  曾子墨挑明话让王晓歆极为羞愤恼怒,一身燥热就如无数蚂蚁在自己的身上撕咬啃噬。
  但曾子墨后面的两句话却是让自己紧紧的咬紧的牙,痛得难以呼吸。
  “子墨,你不再讲了。”
  “我——求你!”
  王晓歆低吼叫出声来,痛苦的转过头去,高高的昂起臻首,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深深长长的急速的喘着气,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好久好久才调整呼吸,肃声说道。
  “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儿女情长的私事。”

  “他爱谁,谁爱他,都与我无关。”
  “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把你的未婚夫推上老祖宗的位置。”
  “五天之后老祖宗下葬之日,就是答案揭晓之时。”
  “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五天。”

  “这五天会有怎样的腥风血雨,你比我更清楚。”
  “夏玉周的呼声最高,夏家一脉遍及全国各个角落,底子扎实,人脉广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