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94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回自己房间收拾一下东西,出来之后,唐曼还没从房间出来,我再叫了她一声,她无奈的嗯了一声,我很快看到她走了出来,便是一愣。
  她洗澡了,头发也洗了,不过她手还带着手套,头发打结了,我忍不住走了过去,“你手受伤了,要洗头干嘛不让我帮你?”
  “你做饭够了,洗头不能让你做。”唐曼摇头。

  我让她坐下来,接下她手的梳子,给她将打结的头发整理开,她头发挺长的,我开玩笑的说要不剪短算了,她摇头,“不想剪短。”
  好在她打的结不算太大,花了十多分钟我终于整理顺了,想着说让她这几天洗头的时候小心一点,唐曼开口道,“我是不是很麻烦?”
  我摇头,“不会。”
  “你以前跟你姐洗过头?”
  我摇头,“没有,怎么,你让我去学洗头?”
  “当然不是。”
  唐曼这么一说她没有说话了,直到我彻底的整理好,她转头站了起来,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脸也有些水珠。
  她的五官真的不需要任何粉黛修饰,雪白,完美无瑕,我看得一愣。
  她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接下了梳子,梳了几下,将头发挽了起来。
  我摸了摸鼻子。
  我吃过早餐了,我给她说了一下我在冰箱里面给她做了一些东西,她静静的吃着面,然后微微点头,没有说一句话。

  我问她最近要不要出去,她摇头说不出去,呆在这里,我点头,她吃完之后,我收拾了一下碗筷,走出厨房,然后将收拾好的背包背了起来。
  而唐曼坐在窗户边,一手不时微微波动着头发,而另外一手拿着她喜欢看的书,目光平静的看着,我走过去说那我出去了,她点头。
  我走出了她的木屋,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偌大的房间里面,她一个人,一切都显得空空荡荡的,这样的她应该很孤单,所以才在我走之前的一个晚让我陪她说说话吧。
  她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微微一抬头,露出她的眼眸,我与她的目光便四目交接在了一起。
  对视了几秒,唐曼率先开口了,轻声道,“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如果术门有什么突发的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她点头。
  我忍不住问,“你一直看书?”
  “也不是,我等会会睡一下,然后去后院走走。”唐曼道。
  “然后呢?”我问。
  “然后?然后可以做饭,吃晚饭了,然后是看书,然后睡觉。”

  “九点睡?五点醒?”
  “嗯。”她嗯了一声。
  然后是再看书?我听着挺平淡的生活,便是问,“会不会太无聊了?”
  “也不会。”唐曼摇头。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说那我走了。
  “好。”她点头。
  然而我正准备走的时候,那山洞里面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影,正是那朱由校,我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
  他已经住在术门总部那么久了,他与唐曼之间的约定到底是什么?
  而且三个多月不见,他体表的尸气几乎到了感觉不到的地步,这只能说明他修为大涨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与我插肩而过的朝唐曼的木屋而去。
  我回头朝唐曼看去,她神色微微变化的将书一收,盯着朱由校道,“别在让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进来,我定灭了你!”
  朱由校嘿嘿一笑,毫不在意的道,“美人何必这么大火气呢?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朕已经等了很久了。”
  唐曼没有说话,我忍不住道,“她次不是已经说了同意了吗?你这么急做什么?”

  朱由校脸色微微一沉,他撇头看了我一眼,冷冷道,“朕跟她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我心大火,直接开骂了,“插你大爷,滚!”
  这家伙已经擅自来了两次了,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我看这山洞要重新改一下才行了。
  朱由校脸杀气一闪,以我现在的实力他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怕他做什么?
  唐曼愣了愣,随即微不可查的轻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朱由校,我再说一遍,时间到了会通知你的。”
  朱由校脸色十分难看的盯着我,他眼黑光一闪,我与他对视,立马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起来,我心一惊,赶紧疯狂调动体内的气往双眼而去,目光一凝的反盯着他。

  朱由校嘴角抽搐,眼的黑光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哼!朕已经等了很久了,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那朕要考虑你的实力到底行不行了!”朱由校说完这话,拂袖往山洞走去。
  我松了一口气,随即看着唐曼道,“我看这地方要重新换一下了,不安全,这家伙随便都可以进来。”
  唐曼一愣,随即轻声道,“嗯,你回来再再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点头,停顿了一下从术门总部出来,发现朱由校住的房子已经关门,我盯着他住的地方,这家伙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因素,希望唐曼好好的防备他吧。
  我走出术门总部,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去车站,到了车站后,我买去我们那边的票,在车站里面等了一会,车了。

  一路无事的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到了我们市区的车站,继续坐车出来,朝张强停船的地方而去,大概到了晚,才坐车到了河提。
  我下车之后走了一会,远远的看到了张强停捞尸船的地方空空如也,他居然不在?难道接到了什么活?
  到了河边看了一下,发现他停船的地方还有一些痕迹,应该是这两天出去的,我沉吟起来,他应该是出去有事了。
  但他要出去多久?
  这张强行事越来越诡异了,只能希望他没有出卖我姐吧,不然跟他彻底翻脸,我也不太希望这样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回去休息一个晚再说,一路走回村子里面,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开门了,村子里面的人应该以为我彻底不干了,也是,我这次过来,的确是没有开店的打算,毕竟开几天关几天的也没什么意思。
  这房子只能让我休息几天,只是心里面有点对不起师傅,他把这个店交给我,我居然一直关门,让他好不容易传扬开的名声慢慢的消失了,看来只有与唐曼三年之约到之后,这店才能开了,是不知道到时候师傅还会不会回来。
  无奈的打开店门,走进了后院,还是熟悉的样子,熟悉的气息,这里我住了十九年,熟悉的感觉让我躺在床睡了过去。
  一夜无事,一觉睡到了下午,算是将昨天的觉补了回来。

  我去菜市场买了一点菜,自己做了吃之后,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了,骑车去张强那边而去,到了他经常停船的地方后,天已经黑了。
  但张强的船我没看到,还是空空的,我无奈之下,只能给张强打一个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电话很快接通,传出了张强的声音,他声音有些诧异,似乎很意外我怎么打电话给他。
  我也没说其他的,直接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找他有事,张强犹豫了一下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在他经常停船的地方。
  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说现在接到了一个活,他正在捞尸,我想了想问他要不要帮忙,他笑着说过来最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