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3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使用”两个字,竹下千代子心底的抖M之魂就一阵颤抖,傲娇的扭开脸说:“你做事太刚愎自用,我现在很担心与你合作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果。”

  在萧晋的眼中,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什么财富和权力,而是人心。一颗懂得痛苦、知道怜悯、会去爱的人心,才是最值得保护和呵护的存在。
  以前的梁喜春就是她自己形容陈家父子的那种肮脏、恶臭、自私、唯利是图、毫无人性的爬虫,也正是陈正阳与陈康安的父子惨剧惊醒了她,让她明白了这一点,从而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无地自容,哪怕回村子里当一个穷苦的村妇,也不要再做那样的垃圾。
  这起码说明她并不是无可救药,而一颗值得被拯救的心灵摆在面前,萧晋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再次沉沦,至于“美女间谍”什么的,以前他让梁喜春到陈家父子身边卧底,是因为这个女人够脏,废物利用罢了,良心什么感觉都没有,可现在既然人家想洗干净了,那这种手段就不能再用了,有伤天和。
  当然,这些道理他没有解释给竹下千代子听,这岛国妞儿三观不正,说了也听不懂。
  一行四人来到市局,萧晋把证件一亮,自然畅通无阻,陈康安要单独见“春阑”的要求直接被无视了。
  探监室的中间隔着半堵墙和一个铁栅栏,一边一张椅子,萧晋自然很不客气的坐下,小钺留在门外,梁喜春与竹下千代子则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看的对面小丨警丨察一愣一愣的。
  不一会儿,对面的铁门被人打开,伴随着一阵铁链拖地的声音,陈康安被押了进来。
  看到萧晋的那一瞬间,他愣了一下,紧接着眼珠子就变得通红,猛地挣脱开身后警员,扑到栅栏上嘶吼:“是你?是你在害我!”
  萧晋笑如春风:“陈少,虽然我在这件事情当中确实不算无辜,可你说是我害得你,可就有点儿过分了哦!就像你把舒兰派到贾雨娇身边一样,我也只是派了个姑娘到你身边,仅此而已。”
  两名警员想要上前来把陈康安拉回去,可他双手死死的抓住栅栏,疯狗一样瞪着梁喜春和竹下千代子大声问:“你们是谁?告诉我你们是谁?”
  萧晋抬抬手示意警员们可以离开,然后对身后两人点了点头。
  竹下千代子率先冲陈康安做了个岛国式的弯腰礼,微笑说:“陈康安先生您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竹下千代子,是萧晋萧先生的……呃,好朋友,请多关照!”
  萧晋斜乜了她一眼,她回以一个充满风*味道的笑。抛开变态的性子不谈,这岛国娘们儿显然也很有做妖精的潜质。

  “我专门派人向雪野百货株式会社总部求证过了,他们确实派了一个姓御手洗的人来华夏寻求合作,发来的照片资料也和你一模一样。”陈康安的脸上充满了不解。
  “这个就需要我来解释了。”萧晋开口说,“前几个月我在别的地方搞到了一大笔钱,想不出该怎么花,就把它们交给了公司的总裁,让她在国外随便看着投资一些产业,而雪野百货株式会社就是其中之一。
  准确地讲,我的平易风险现在是它的第一大控股股东,让它派个人来华夏开拓市场什么的,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也就是说,千代子倒也不算骗了你,因为她的身份确实是雪野百货株式会社的华夏区拓展专员。
  哦对了,雪野与王爵的合作协议已经敲定了,将来华夏各地的王爵酒店里都会出现一家专卖精品的综合性百货商场,我很看好它的前景,相信我们双方一定能够获得一个双赢的结果。”

  陈康安闻言险些喷出一口血来。很明显,他大哥陈康定也是萧晋计划中的一员,他和他父亲、以及二哥陈康平从始至终都是萧晋玩弄的对象,可笑陈正阳竟然还打算借这次谈判来对付三个儿子,真是可悲到了极点。
  强抑制住胸腔里的滔天恨意,他把视线又转到“春阑”的脸上,颤抖着声音问:“你……也不叫春阑?”
  梁喜春上前一步,看着他的眼神复杂至极:“对不起,陈少,我叫梁喜春,原本是一个罪孽深重的村妇,是先生给了我弥补的机会。昨天晚上,家里的监控是我故意没关的,你和你父亲的对话也是我故意录下来的。”
  纵然心里早已知道这个事实,可听女人亲口说出来,还是让陈康安忍不住心口剧痛。他用仇恨的目光瞪着梁喜春,牙齿咬的咯吱吱直响,握着栅栏的双手指节惨白。忽然,一滴泪水从血红的眼角滑下,仇恨瞬间消失无踪,他整个人也仿佛没了骨头一样,慢慢的坐倒在地上。

  “为什么?萧晋,从邓睿明的事情开始,我就向你表示了诚意,就算之后因为贾雨娇的事情惹了你不开心,可你也坑了我几千万的投资,策反了我一个女人,还砍下了我一根手指,为什么你还不满意?为什么一定要害的我家破人亡?”
  萧晋闻言嗤笑一声,站起身走到栅栏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事到如今你竟然还认为是我害了你,陈康安,你真是可悲到让人想同情都同情不起来啊!
  没错,我派喜春到你的身边,为的就是吞掉你们陈家的王爵集团,至于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的人。机会我给过你好几次,你当面很诚恳,转过身就想捅刀子,毫无信誉可言。鉴于我要在整个江州省做很多事,放着你们陈家这个喜欢找麻烦的存在不管,不符合我的做事风格。
  然而,我从头到尾就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派喜春到你身边,另一件就是让千代子忽悠你们,其它诸如陈正阳抢走喜春、你小拇指被砍、你二哥的背叛,以及陈正阳想抛弃你们和你与你二哥最后的愤而弑父,通通都是你们陈家父子自己的想法。
  你知道么?梁喜春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什么卧底离间之类的训练,我也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她下达过什么明确的指令,也就是说,就算没有我也没有她,换成别的什么女人,你们陈家依然会走到这一步。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扪心自问,你的家破人亡,真是小爷儿害的吗?”

  离开探监室之前,梁喜春要求单独跟陈康安说几句话,萧晋只是摆了摆手,就带着小钺和竹下千代子先回了车上。
  “从出来这一路上你都在很诡异的笑,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跟爷儿说说。”关上车门,萧晋便很不客气的将竹下千代子揽到怀里,捏着某个物件儿问。
  竹下千代子扭扭身子表达了一下自己并不愿意,然后就乖乖的回答道:“听了你之前跟陈康安讲的那些话,我忽然对你的运气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如果你没有撒谎,那我不得不承认,运气也是一个人实力的表现。”
  日期:2018-08-2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