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8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路到底有哪里?
  卢旺达爱国阵线都陷入了绝望和迷茫之中。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金南一走进了保罗·卡加梅的指挥部。
  一转眼就到了六月一日。
  萧剑扬终于出院了。
  在这两个月里他做了多次手术,包括胸膜穿刺引流、肺部修补和腿部创伤的清理、缝合,伤口感染引发一大堆并发症,一度把他逼到了鬼门关,但他还是凭借顽强的意志从鬼门关爬了回来,他的坚强,让死神也望而却步。
  走出医院,在门口便看到了波琳娜。她的身边是一辆越野吉普车,她倚着车门,抱着胳膊笑吟吟的看着他,他微微一怔,迎了上去。
  “伤都好了?”波琳娜轻盈地拥抱他,问。
  萧剑扬说:“都好了。”
  波琳娜叹气:“这是你第几回从鬼门关爬出来了?为什么每次见面你总是血淋淋的倒在我的面前?我们上辈子没仇吧?”
  萧剑扬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行,下次我努力试着不再受伤,不再流血。”
  波琳娜瞪了他一眼:“做得到才好!”拉开车门让他上车,自己跳到驾驶位置,发动车子,以六十公里的时速驶离了医院。
  萧剑扬问:“现在我们去哪里?”
  波琳娜说:“去哪里?去把场子找回来!”

  萧剑扬问:“我的队员们呢?”
  波琳娜说:“都去卢旺达了,就等你了。”
  萧剑扬眉头一皱:“我们要干涉卢旺达内战了么?”
  波琳娜说:“没什么干涉不干涉的,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单生意,卢旺达爱国阵线雇佣我们帮助他们夺回基加利,就这么简单。”
  萧剑扬有点想笑:“简单?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来到非洲已经有两个月了吧?有何进展?”

  波琳娜叹气:“我们低估了法国人,凭我们这点力量想要击败他们,迫使他们退出卢旺达,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过去两个月里,我们已经多次跟他们交手,双方都有人员伤亡,总体而言是他们占上风,因为他们的兵力远比我们多。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军团的主力来了!”
  萧剑扬愕然:“古巴军团的主力来到非洲了?”
  波琳娜说:“是啊,既然接下了人家的订金就一定要做到,这是一个佣兵团的基本准则,既然凭我们这点人奈何不了法国人,就只好投入主力啦。不过过去两个月军团主力一直在忙着对付哥伦比亚政府军,直到半个月前才腾出手来,抵达非洲集结……现在轮到法国佬倒霉了!”
  看来这个毛妹对法国外籍军团怨念很大,提起来都咬牙切齿。
  萧剑扬对法国外籍军团也没什么好感,本来挺顺利的一次营救行动,因为这帮家伙横插一杠子,他和陈静险些就没命了,这口气真的咽不下!现在有机会了,当然要狠狠的出一口恶气,绝不让他们好过!

  波琳娜边开车边看着他,眉头一直皱着。半晌,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小菜鸟,你变了!”
  萧剑扬问:“哪里变了?”
  波琳娜说:“整个人都变了。以前的你只是内向、沉默,现在的你,把自己的心完全封闭起来了……当初我真的不应该让你回国!”
  显然,她已经知道萧剑扬回国之后的遭遇了,极为心疼。
  萧剑扬露出苦涩的笑容,说:“我最亲的人,我最爱的人,都离我而去了,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世界已经完全破碎了!”他双手插进头发里,捂着脸,头深深的埋了下去。这些事情他不愿意去想,却又无论如何也忘不了,每次回想起来,整颗心都要被撕裂。所以他只能把整个心封闭起来。
  封闭了,就不会痛了。
  波琳娜腾出一只手轻,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轻声说:“别这样……都过去了……”
  萧剑扬喃喃说:“没有过去……我还是会经常做噩梦,梦到我父亲浑身是血站在我的面前,他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每次我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我忘不了!”
  波琳娜抚摸着他的肩膀,长长地叹息:“一个人的心,怎么装得下这么多沉甸甸的东西啊……”沉默半晌,她忽然问:“那个你拼死去保护的女孩子,就是你最爱的那个人吧?”
  萧剑扬同样半晌才回答:“是我以前的女朋友。”
  波琳娜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萧剑扬控制住情绪,问:“她现在在哪里?”
  波琳娜说:“在医院里呆了五天,然后你们国家就包了一架民航客机,接送她和她的同事们回去了,现在她早就在父母的怀里撒娇了吧。”
  萧剑扬淡淡的说:“那就好。”
  波琳娜蹙起眉头:“你跟她……是怎么回事?关系似乎不怎么好。”
  萧剑扬露出苦涩的神色:“帕娃,两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甚至可以让一切变得面目全非,包括感情。”
  波琳娜愕然:“你们……”

  萧剑扬说:“我们结束了。”
  波琳娜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了。她一直很喜欢萧剑扬,然而萧剑扬却因为有陈静,一直不肯接受她的感情,这让她很难受。萧剑扬跟陈静结束了,这正是她最值得高兴的事情,她本应该开心才是,但是看到萧剑扬意志消沉,她却又开心不起来,相反,心情还相当低落。
  真正爱一个人,并不是宫斗宅头演的那样千方百计挖空心思要将其抢到手,那是占有,不是爱。比如说波琳娜,她就希望萧剑扬能够开开心心地过下去,哪怕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也不要紧,只要他能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她就高兴。现在萧剑扬心如死灰,就算有乘虚而入的机会,她也开心不起来。最后,她勉强一笑,说:“没事,还有我给你做伴呢。”
  萧剑扬神情有些迷茫:“你能陪我走多远?”
  波琳娜说:“一直走到生命终结。”
  萧剑扬:“保证?”
  波琳娜说:“保证。”
  萧剑扬嘴角微微勾起,虽然弧度非常小,但他确实是笑了。
  还有一个伴,真好。
  吉普车沉沉轰鸣着,带着一溜烟尘,直奔边境。依旧是横冲直撞,依旧是肆无忌惮,飞扬的沙尘和炎热的风中,波琳娜的笑声一如既往的恣意张扬,一路开过,撒下一地银铃。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两个人闯荡非洲和哥伦比亚的时光。
  万里之外的上海。
  陈静终于出院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的脚严重扭伤,在坦桑尼亚这边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回国之后马上被送进最好的骨科医院里接受最好的治疗。在住院期间,她经常做噩梦,整个人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本来,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和平之中的女孩子突然被卷入战火,目睹了那么多血腥惨烈至极的杀戮,心理本身就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再加上逃亡期间被数以千计卢旺达军人苦苦追杀,生死一线,为了挣扎求活甚至不得不开枪击毙卢旺达士兵,经历了这些,她的心理要是不出问题,那才叫怪事了。所以这两个月来她一直在做心理疏导,用了整整两个月,才从噩梦中挣扎出来。

  日期:2018-11-0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