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3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正阳要是到这会儿还不知道真正要杀自己的就是这个三儿子,那也不可能一手创建经营出近百亿的产业了。
  人身体肌肉的力量是很大的,利器刺入之后,只要没有伤害到致命脏器,让利器留在身体里更有利于肌肉收缩减缓失血。说白了,就是让它起到堵塞的作用。
  由此可见,陈正阳拔箭的目的是什么,就昭然若揭了,更何况他一边拔还一边旋转箭杆,明显是担心老爹失血的过程太慢,想给伤口增加一点流血的空隙。
  至于所谓的“打电话叫救护车”就更是笑话了。人人都知道,别墅通常建在市区的边缘地带,周边诸如学校、商场和医院这种配套设施一般都不多,而陈家别墅在市区外半山腰上,距离最近的医院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等春阑喊来佣人打了急救电话,再等救护车开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陈正阳终于没了所谓“父亲”的自觉,一把用力的抓住儿子的手腕,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康安,爸爸求你!我可以马上口述一份把一切都留给你的遗嘱录音,求求你,救救爸爸吧!”
  “遗嘱?”陈康安笑了,笑容里有难过、有悲哀、还有愤怒,复杂至极,“陈正阳啊陈正阳,我算是明白我们兄弟三个为什么都这么贪婪了,原来你这个当爹的骨子里就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只肯承诺一份等你死了才能兑现的遗嘱,你觉得我会相信么?还是说,我在你评价中那种所谓的‘小聪明’就是如此不堪?”
  “错了错了!我……我说错了!”感受着温热血液不停地流淌过前胸和后背,陈正阳脸色煞白,再顾不上什么,连忙改口道,“给你,都给你!王爵集团,这栋别墅,银行里的存款,仓库里的古董……我所拥有的一切,从现在此刻开始,都是你的了,你……”
  “晚了,我亲爱的爸爸!”话音未落,陈康安猛地抬起手臂拔下了长箭,三棱的箭头带出一道鲜血,也在陈正阳的后背、体内和胸口豁出一个宽宽地洞。
  “人最大的悲哀从来不是愚蠢,而是蠢不自知,偏偏还自作聪明。”王爵酒店的总统套房内,萧晋从竹下千代子手中接过一杯威士忌,笑眯眯的对坐在对面的微胖男人说,“不过,倒也多亏了你三弟想出的这个漏洞百出的主意。
  否则的话,要是人真是你二弟一个人杀的,说不得之后还得小爷儿想辙给陈康安栽赃一个罪名,现在最好,人是他亲手杀的,关键的是你二弟也动了手,俩人谁都跑不了,皆大欢喜!”

  那微胖男人赫然正是陈正阳的长子、陈康平与陈康安的大哥,陈康定!只见他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神色复杂的扯扯嘴角:“萧先生说的是,您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康安竟敢不把您放在眼里,实在是狂妄,今天的一切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你爹死了!亲爹!而且还是被你亲弟弟们杀死的!”萧晋歪着脖子看他,“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难过吗?”
  陈康定身体一僵,心虚的瞅瞅始终笔直站在萧晋身后的那个年轻姑娘,张张嘴,最终却只是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很好!你没有撒谎,我很欣慰。”萧晋拿杯子与陈康定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举起来说:“那就预祝我们今后合作愉快了!”
  陈康定慌忙双手捧起杯子,笑得比哭还难看:“是是是,合……合作愉快!”
  此时此刻,陈康安刚刚被关进市局的拘留室中,看押他来的那两位警员的样子,明显待会儿是要连夜审讯他的,这不由让他越发的茫然起来。
  父亲一如他所愿的在救护车到达之前就失血而死,他哭的非常伤心,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见到父亲没了呼吸之后突然那么难过,但他当时的眼泪确实不是伪装出来的,尤其是在医护人员大声训斥他不该把箭拔出来的时候。

  丨警丨察来了,带走了父亲的尸体,也带走了昏迷的二哥和弓箭等物证,他坐在客厅里等着警方现场调查结束,握着手机的掌心里全是汗水,始终都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立刻通知大哥陈康定。
  春阑被叫到另一个房间问话的时候,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但紧接着又落了回去。那个女人深爱着他,他很自信这一点。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这种自信很盲目,因为没过多久,就有两名丨警丨察冲过来,给他戴上了明晃晃的手铐。
  春阑出卖了我!为什么?就算她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可作为我的帮凶,她为什么要冒坐监狱的风险而放弃做我的女人所能得到的好处呢?是因为我没有给她什么承诺吗?还是她觉得我不爱她,迟早都会抛弃她?
  从家被押到市局的一路上,陈康安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亲手杀了亲生父亲,也忘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心里只有一张女人的脸,春阑的脸。

  不一会儿,一名丨警丨察把他押到了审讯室,两名神色威严的警官坐在铁栅栏后面,在问过他诸如姓名、年龄、职业之类的惯例问题之后,其中一名中年丨警丨察点燃一支烟:“陈康安,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抓到这里吗?”
  陈康安沉默片刻,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中年丨警丨察以为他要耍心眼儿,便重重拍了下桌子,厉声道:“陈康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已经掌握了你谋杀你父亲陈正阳的切实证据,奉劝你还是老实一些,给咱们双方都节省一点时间!”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陈康安坚持着又问道。
  “妈的,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李,给他放视频。”

  中年警官身旁的年轻警员闻言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转过去把显示器朝向陈康安,然后摁下了回车键。
  电脑屏幕上定格的视频画面立刻就开始播放,陈康安看了一眼,竟然微笑起来,而且笑的非常欣慰。“原来是家里的监控,不是她……真好!”
  中年警官闻言眉毛一挑,暂停视频,问:“这个‘他’是谁?”
  陈康安脸上的茫然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他一贯的自信表情:“警官先生,在我家里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了您的同事,当时我打昏二哥之后就去查看父亲的情况了,因为无知才拔下了父亲胸口的箭,导致他不幸离去。对此我非常的痛苦,请你们看在我刚刚才痛失亲人的份儿上,给予我一定的尊重。”

  中年警官有点儿懵。嫌疑人在之前明明已经近乎于坦白了,怎么在看过证据之后反而改了口呢?难道他是觉着这视频并不能证明什么,所以胆子大了?
  蹙眉思索片刻,他开口说道:“陈康安,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谋杀你父亲陈正阳的动机,以及有没有帮凶,帮凶是谁,如果你继续负隅顽抗下去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等待你的将是最严厉的审判!”
  陈康安冷冷一笑:“警官先生,我刚才说的话意思还不够明显么?现在的我情绪不稳,无法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如果你们坚持要问下去的话,那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日期:2018-08-2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