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3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之前,别说岛国人,就是美国人的合作,老子也没心情!”
  “这么说,一切从头到尾都是您打的幌子,岛国人不过是您利用的对象,不管他们怎么争、怎么谈,结局都是一无所有!”或许是被陈正阳对付亲生儿子的心机给惊着了,春阑的脸色有些发白。
  “没错!”陈正阳滋溜一口酒,沉声道,“最早谈下合作的人一定是老大康定,因为他最愚蠢,绝对会为了得到老子的产业而不惜一切代价,哪怕那代价是损害王爵的利益。
  而最终谈判失败的人,必然是老三康安,他最聪明,却都是小聪明,锱铢必较,小肚鸡肠,毫无男人应有的肚量。如果我的产业就是个年营业额只有几千万的小公司,那他倒是最合适的继承人,只可惜,他太贪了。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最终我都会回绝掉岛国人的合作要求,一旦公司内部的不稳定因素肃清完毕,他们两个就会被我以损害集团和股东利益为由解除父子关系,并强行通过董事会决议收回他们手中的股份。

  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我会按照集团上市之初的股价收购,那些钱也足够他们做点小生意或者安分守己的过一辈子了。”
  “您还要和他们彻底脱离父子关系?”春阑一声惊呼,迟疑道:“这……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陈正阳呵呵一笑,伸手捏捏她的脸蛋儿说:“你是个心软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但是啊!以后有了我们自己的孩子,你该严厉还是要严厉的,不能一味的惯着顺着,‘慈母多败儿’这句话,就是我那三个小兔崽子的真实写照。
  老陈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但我坚信,它总有一天会爬到让这世间大部分人都侧目的高度,因此,它的内部决不能有丝毫瑕疵和经不起推敲的污点,康定与康安如今就是陈家向上攀登的两块绊脚石,谁阻挡我,谁就是我的敌人,哪怕亲生儿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正阳这番话太过残忍冷酷,春阑沉默了好一会儿,目光看似无意的瞟了眼餐厅门口的方向,才又开口道:“好吧!您是一家之主,自然一切都听您的。只不过,您刚刚一直都在说大少和三少,二少爷康平呢?”
  餐厅外,听到这里的陈康平身体瞬间绷紧,拎着复合弓包的手指指节也开始发白。旁边陈康安余光看到这一幕,嘴角就翘起一丝嗜血的弧度。
  “康平?不提也罢!”陈正阳的声音中没有了冷意,只剩下浓浓的不屑和恼怒,“那个小兔崽子连康定都不如,竟然也敢觊觎老子的产业,简直岂有此理!提起他老子就来气,若是时光能够倒流的话,他一生下来老子就会把他丢进马桶里淹死,眼不见为净。
  这一次要不是为了让多疑的老三相信老子是真心的,他这会儿还在地下室里拴着呢!”
  春阑咬了咬下唇,又问:“那之后呢?您也会用钱买下他手里的股份吗?”
  “他还想要钱?做梦!这次事了,他要是肯听老子的安排乖乖把股份交出来,老子就给他几个铺子,靠着租金也够他过完这一辈子了,不然的话,就打断他的腿,送回老家看守祠堂!”
  这番话陈正阳说的声音很大,口气里没有哪怕一丁点为人父亲该有的味道,就像是在说一条不听话的狗一样,别说当事人陈康平了,就连旁边的陈康安都忍不住替他愤慨窝火。
  “上啊!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那个老混蛋是怎么说你的吗?别人家里养条狗得到的待遇都比你强,你要连这都能忍,还是个爷们儿吗?快!你的包里有弓也有箭,拿出来,像下午在俱乐部里那样,这点距离,一定能一箭穿心!杀了他!杀了他!杀了……”
  陈康安眼睛死死盯着二哥陈康平,心中发狂一般的咆哮着。而陈康平此时此刻也已经目呲欲裂,双眼赤红,额头青筋直冒,形容狰狞,状如恶鬼!

  “康安,”忽然,他深吸口气,转过脸深深地看着陈康安的眼睛,问:“如果父亲死了,你会怎么做?”
  陈康安愣住,他知道自己的这位二哥情商很低,但怎么都没料到丫竟然低到这种程度,心里不由大骂:“你个大傻B,这是能直接问的事情吗?你让老子怎么答?”
  然而,瞅着陈康平那仿佛要吃人一般的表情,他又感觉若是自己不吭声或者回答的不对,这个傻B很可能会选择先干掉自己。
  妈蛋的,失策了,老子不该陪他一起偷听的!
  心思电转,拿定主意,陈康安干咽一口唾沫,咬牙切齿的说:“我不知道他死后该怎么做,我只知道这会儿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好!”陈康平脸上露出毫无温度的笑意,迅速拉开包的拉链,从里面掏出自己的复合弓来,搭上一支箭,冷冷的说:“我们一起杀了他!”
  陈康安险些骂出一声娘。这会儿他才明白,不是二哥情商太低,而是突然有了脑子,想拉他一起下水!
  眼珠子迅速转了两圈,他就一脸肃穆的重重点头:“你先!”

  陈康平的眼神陡然一凝,一脚踏出站在餐厅门口的同时,复合弓弦就已经被他拉到了腮旁,姿势标准完美的无可挑剔。
  “康平你……”
  陈正阳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就在“嗖”的一声轻响之后,被钉在了椅背上。
  “啊——!”春阑吓得大声尖叫,但往餐桌下躲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
  “该你了,我这一箭没有射中他的……”
  陈康平转身想要把弓交给陈康安,却不料后脑一阵剧痛,借着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父亲!”丢掉手里的石雕工艺摆件,陈康安大叫着扑向餐桌,声音凄厉,犹如杜鹃啼血,任谁听了都会认为他深爱父亲胜过一切。
  陈正阳这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大脑也终于开始发出疼痛的信号,痛呼一声,他捂着中箭的右胸,强忍住心中的震惊和狂怒,对陈康安道:“快!送我去医院!”
  然而,陈康安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中箭的部位,恨不得转身回去把陈康平的脑袋给砸碎。
  王八蛋,他射的竟然不是要害,陈正阳又不是镜像人,心脏当然长在左边,射右胸有个屁用?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老子当真正弑父的那个人啊!谁说他是傻B的?妈蛋的心眼儿全用在这儿了!
  不行,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现在退缩,那一切就都要完蛋,这个老王八原本就打算跟我们脱离父子关系,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若是让他活下去,那死的一定是我们。

  想想之前陈正阳的冷酷,陈康安心中刻意压抑的怒火顿时蓬勃燃烧起来,眼珠子也一点点的泛起了红。
  “你***傻了吗?还不快送老子去医……”
  剧痛和对死亡的恐惧让陈正阳忽略了儿子的神情变化,只顾着大骂催促,却不料胸口的疼痛猛然变得更加剧烈起来,低头这才发现,儿子竟然死死握住了那支箭,一边转动着,一边缓缓的向外拔。
  “爸!您别害怕,我这就让春阑去喊佣人,她们会打电话叫救护车的。”陈正阳动作不停,声音无比的温顺,仿佛真的是一位孝子在安慰父亲一样,只是他通红的双眼让这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日期:2018-08-2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