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6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她真想跟我发生点什么,我该怎么办?
  是礼貌的拒绝掉,还是...
  “那个...”余筝小心翼翼的说:“之前我的设计有了点变化,可能需要的钱也要加一些...”
  呼...
  我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因为这个。

  明白了原委的我,不禁又为刚才的想法感到好笑,我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看来余筝对我也是没什么男女之间的想法的吧。
  可能是我来回变换的脸色让余筝误解,她着急的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哀求着说:“求你了,原本的预算实在是不够,我已经尽量精简了,我就要多加一点...三十...啊不!二十万也可以!”
  “呵呵...”我嘴角微勾,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二十万?太少,我给你再加一百万,一共给你三百万,够不够?”
  余筝眼睛圆睁,整个人都欢喜的怔住,半晌才回过味来!

  “三百万!”余筝一把抓住我的衣襟,惊喜的大叫:“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的话底气十足,没有半点犹豫。此时,我心中无比庆幸,之前选择了跟陈观澜决裂,并且联合铁拐李坑了他一把,要不然这会儿我去哪儿弄钱去?
  可现在呢,光是之前从铁拐李那里拿的,就已经足够支付余筝秀场需要的资金!
  家有余粮,心里不慌。就算余筝再临时多需要一百万,我现在一样拿的出来!
  这都要感谢陈观澜,我现在想起他的嘴脸,都不再像之前一样面目可憎,他简直是我的送财童子。
  “三百万我现在就给你准备好,你告诉我办秀都要准备什么,我提前帮你都弄好,等我帮你办好假释出狱,就可以省很多事情。”
  余筝捂着自己平平无奇的胸口,眼中满是惊喜和感激:“叶哥,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以身相许,自荐枕席...”
  “得得!”我赶紧挥手打住:“说点正经的吧还是,我对胸太小的女孩子不太感兴趣。”
  余筝甩了我个白眼,接着眼波又变得柔媚起来,她将衣服向下拉了些距离,露出细腻如凝脂的大片皮肤,声音婉转的说:“其实,如果挤一挤也很大的哦。”
  本来我还想去看看余筝改变设计之后的款式,可余筝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调侃她记恨我,她非要拦着不让我看,说是现在看了之后就失去惊喜了,要等到办秀的时候再让我开开眼界。

  既然她坚持这样的态度,那我也只能作罢,余筝现在可是我的财神爷,我可不想强迫她,尤其是在刚刚得罪了她的情况下。
  余筝回去整理办秀的相关条件,说弄好了再交给我。
  我嘱咐她慢慢弄,先好好休息休息,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病态的疯狂,要是再不赶紧休息一下,怕是会生上一场重病。
  在我关心她的瞬间,余筝的表情有一丝微妙的变化,可这变化马上又被她用嘻嘻哈哈的态度给掩盖了,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想探知她的真实想法很不容易。
  将余筝送回宿舍楼休息后,我索性直接离开了监院。

  本来想要去找刘飞聊聊天吹吹牛,打发打发时间,可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来电人赫然是陈观澜!
  我眼中闪过一丝讥诮,陈观澜给我打电话?
  难道是之前李家雄那番话起了作用,他认为我可以帮他搞到钱,所以又来联系我?

  可他真的觉得我会帮他?那他也实在太天真了点...
  我并没有直接将电话挂断,而是等着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就快默认为无人接听之后,才按下了通话键。
  “阿叶!”
  我还没等说话,陈观澜的声音就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他的声音有些急躁,态度更称不上温和,反而透着一股上位者的理直气壮。
  “你怎么才接我电话?”陈观澜有点不耐烦。
  “找我有事?”我不紧不慢的说。
  “我听铁拐李说,你有路子能让政府赶紧结清尾款是么?你赶紧去跑一趟,让政府把尾款快点给我结了!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给钱,你这活儿到底怎么干的!”
  听到陈观澜这咄咄逼人的语气,我心里面只感到好笑。
  还真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少爷,估计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求人办事的时候应该怎么做,他完全没有概念。
  没关系,我不怪他,反正我也根本不会帮他。
  我静静的听着陈观澜连珠炮般的质问,却始终一言不发。
  听到我没有回应他,陈观澜越发的着急。
  “你说话啊,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么?听不见我说的话么!”
  “哎...”我轻轻叹了口气。
  “妈的,你能出声那给我装什么哑巴!快点给我去把这事情办了,我等着尾款呢,这都多久了,还不到账!你干什么吃的,我给你那么多钱是白养你的么?”

  “呵呵。”听到这里,我不禁笑了起来,我声音轻飘飘的回应:“办不了。”
  “什么!”
  陈观澜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了毛!
  “你他妈别跟我装蒜!办不了?办不了个屁!我早就找人打听过了,这个工程都是你接过来的,这么大的工程你都能搞定,更别说上去要点钱了...我看你就是不想去办!”

  “对啊。”我忽然展颜笑了起来:“我就是不想办,怎么样?”
  陈观澜或许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直白的拒绝,而且态度还这么干脆利落,他整个人都呆愣了几秒,随即才愤怒的大声叫喊起来。
  “不想办!你胆子肥了吧,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让你办点事儿你竟然敢拒绝我!”
  “我就是不给你办,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用平和的语气说:“你能怎么威胁我,用什么手段随便你,我就在这儿等你,来吧!”
  “好好好!”陈观澜显然是气急了,他紧紧咬着牙,将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你要执意这样,就别怪我手段狠辣!”
  “放马过来,随意!”

  我直截了当的将电话挂断,没有再给陈观澜开口的机会。
  跟他接触这一段时间下来,我对他的了解,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一些。
  陈观澜这个人,只会放放嘴炮,胆子小的很。
  从那次对上铁拐李就能看的出来,让他真的面对危险,难度跟要他命差不多。
  他虽然是陈家的人,可在家中的地位却并不算高,如果他有危险的话,陈家的人自然会帮他,可现在我跟陈观澜之间这些事,估计没人会替他出头。
  他做这些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瞒着陈山河的前提下,他断然不敢去告诉陈观澜,所以指望陈家的人出手帮他,估计是不大可能了。
  如果真的有人动手,也只可能是幕后挑拨陈观澜那人,在想将水搅浑的前提下,对我出手。

  不过陈观澜现在的心里一定很急,他怕追赌债的那些人捅到他家里让陈山河知道,他十分想要拿到这些钱...这样的话,他很可能会动用极端手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能不防上一手...
  跟我不同,陈观澜对我知道的不太多,他唯一清楚的,也只有我在莱西的那家小型服装厂。
  日期:2018-08-2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