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9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方长的话时,袁伟还是沉默了很长一会儿,最后才叹道:“我就是脑子乱,所以才打这个电话来让你帮我捋捋。”

  就凭这句话,就已经说明袁伟对方长充分的信任了。
  方长的表情有些苦涩,淡淡地说道:“我说龙市长开始找接班人了,你信吗?”
  “谁啊?”
  “你!”
  袁伟胸中一震,过了好久,都难以平复复杂的心情,终于禁不住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方长苦笑道:“他对现在的局面已经心灰意冷了,如果没猜错,他的身体状况应该很不好。他觉得自己可能挺不到卢世海倒霉的那一天,所以应该是提前要准备动手了。”
  “什么?”袁伟顿时叫道:“现在上面的态度这么明显,他这么做没有一点意义,这不是想不开吗?”
  方长说道:“他不是想不开,古时候不是有一种拿自己性命进谏的方式吗?”
  “死谏……”
  袁伟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这一切都被方长说中的话,龙远山或许真的会成功。现在是网络时代,能盖过一时的风声,不可能盖得过一辈子。
  这么看,龙远山这一趟去基层不带上他,那就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了。
  想到这里,袁伟眼珠子一酸,脑门发热,当了十几年的搅屎棍子,万事皆不关心,只凭自己混得风生水起。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真正把他袁伟当回事,只当他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而现在有人要让他顶上来,就凭这样的态度,对袁伟来说那就是最大的肯定,激发出他多年来压在心中的理想与抱负。
  这一刻,袁伟的脑子一片乱麻,能以言喻的心情令他坐立不安,捂着脸一直沉默着。
  袁伟对龙远山与方长的看法从这一刻起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一个电话,一声谢谢,居然传递出来这么多的信号,龙远山的意图只有方长才明白,他们才算真正的知音。
  一会后,袁伟问方长,“你什么文凭,要不去念个函授吧。”

  “玩儿去!”方长不耐烦地说道:“你以为把我带身边当军师,就安全吗?我告诉你,龙市长对你的锻炼不会是在洪隆,你的下一站可能会相对较苦一点,算是发配,这是他对卢世海的反击,成全你,打他脸,然后完成漂亮的一手布局,这样一来,你有了资历,以后到哪个位子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袁伟的心中再是一震,这话一下子就把袁伟心中最后的疑惑给解释清楚了。
  卢世海拿袁伟当自己人,那么龙远山把袁伟给扔得远远的,那不就是一记看似强力的反击吗?卢世海可能会觉得脸面上过不去,但是也不得不妥协,拿袁伟当个炮灰,他能承受这样的损失。
  “老袁啊,你离开的时间可能不远了,帮我把最后几件事情给做了,而且动作一定得快!”
  “好,你说吧!”
  接下来,方长把最后几件需要袁伟帮忙的事情告诉了袁伟,袁伟也都一一记下了。对他来说,这些也都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袁伟没有耽搁时间,收起电话来,搓了一把脸,去了卢世海的办公室。
  此时的卢世海和范成友在办公室里笑得正开心呢。
  “小声一点,走廓上都听见你们的笑声了!”

  听到袁伟的警告时,卢世海两手一摊,笑道:“怎么啦,我很高调吗?”
  再看袁伟一点头,卢世海笑得更狂了,大叫道:“我难道不该高调吗,他龙远山不是一直想掰倒我吗,他以为自己用的那些下三滥手段能对付我,还不是一样乖乖地给我撅着!”
  袁伟叹了一口气,救助地看着范成友。
  范成友当年是多狂的人啊,这些年早就学了乖,似乎在袁伟的眼神当中读懂了什么,于是马上劝道:“老卢了,太过了,现在好像还不到咱们庆祝的时候吧?”
  卢世海平静下来,冷哼一声道:“我就是兴奋,那个人模人样东西被打脸的样子真是太解气了。这一次拿不下我,他这辈子都没机会了。现在腾出手来了,乔山镇,方长,这个小杂碎也是时候拧出来收拾一下了,敢跟我作对,随便给他安上一条罪名,给我把他扔进去好好反省一下,我特么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听到卢世海这话的时候,袁伟并没有急着替方长说话,反而是沉下脸来像在思考什么。

  卢世海见状,马上问道:“有话就说,哎哟,我跟你在一起说个话怎么就这么累呢,一屋子都特么自己人,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啊?”
  表面上看,卢世海对袁伟非常不耐烦,但知道卢世海性格的人都知道,他的这种态度恰恰是对别人非常信任的表现。
  于是在听到卢世海这话时,袁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市长啊,我是怕你被这种突来的幸福给冲昏了头脑。这么多年了,谁再优秀,那不是一本账被人攥着啊?现在不算是因为没到时间,如果一旦让人抓住把柄再翻出来的时候,要清算的话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论厚黑,袁伟还是有一定道行的,卢世海自己更是心中有数,所以一听到这话时,禁不住脑子一炸。想想这么多年来,官场上这些破事谁心里还没个数吗?这人工作如何,人品如何,都只是暂时的,也许上头一换人,那么下面的该倒霉的就倒霉,压根没几个能善终。
  这话倒是一下子点醒了卢世海,脸色一沉,这特么好像真应了那句话,“想他灭亡,任他癫狂。”想想刚才自己的样子,不就是癫狂的样子吗?
  一想到这儿,卢世海赶紧拉着袁伟坐了下来,一巴掌拍在袁伟的肩上,道:“你说说你,也不早点提醒我,说来听听,龙远山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新动作了?”
  “他还用什么新动作吗?龙墨在乔山当镇长,那是他最后的底线,你派人去搞那个什么……方长,搅得乔山镇不安宁肯,你觉得他还能放过你,不怕他跟你不死不休,就怕他跟你纠缠,弄得你失去方寸,阵脚大乱,你要是一发火,谁能拦得住你?到时候你倒是解气了,一帮子兄弟说不定就有苦头吃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卢世海盯睛一看,哼道:“玛的,看来这个方长还动不得了啊!”

  全速离开的洪隆后,再包车离开华南省,汪梅进入洛北市,这里就是她曾经起家的地方。
  不过二十四小时的工夫,她就从网上的新闻推断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香香火了!
  苏群完蛋了!

  而她,汪梅,恐怕已经被盯上了,她没有回公司,也不敢动用账户里的一分钱,任何资金的动向,都会给她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麻烦给我一间单人间!”
  前台抬头一看汪梅的样了,裹着围巾,背着挎包,不像什么穷人,吐了一口瓜子壳后,伸手道:“压金二百,房费一百八,身份证登记一下。”
  汪梅拿出一千块揉成一团塞进前台的手里道:“行个方便,出门在外,没带在身上。”
  前台捏了捏那踏实的感觉,微微一笑道:“姐啊,都老熟人了,还用什么身份证啊,去吧,303房间!”
  汪梅点点头,刚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道:“妹妹啊,借个电话,姐得联系一下家里人。”
  “用吧用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