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5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芳很是紧张,但是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便努力调整着呼吸,静静的等待着李沧海下一步的行动。
  李沧海并没有急于求成,而是继续轻轻的帮她按摩着肩膀,一边按一边说:“你常年做办公室,肩膀和颈椎最容易受病,多捏捏能缓解疲劳。”
  万芳原本已经有些期待,可李沧海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只是她毕竟是女人,虽然心里着急,却依然矜持。
  过了一会儿,万芳感觉肩膀放松,很是舒服,便笑着夸赞道:“看不出来,你还挺会疼人儿的,捏的还挺舒服。”
  李沧海笑了笑,又往下按她的后背,按完了又让她翻身,要给她按摩前面。
  万芳早已羞红了脸,不敢看李沧海,翻过身来便赶紧拿过一个抱枕盖在脸上。

  李沧海见她害羞,也不勉强,便低头在她身体上亲吻起来。
  万芳毕业后便进入机关,后来又经人介绍认识了老公,然后便是结婚生子,像绝大多数传统女性一样,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丈夫之外的某个男人有肌肤之亲,尤其是久在机关,她的内心几近封闭,可今天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面对李沧海这样一个年轻男人,她竟然如此轻易的放弃了抵抗。她后来问过自己,到底是老公的沉闷还是现实的压抑亦或是李沧海的风流导致了她的出轨,却没有找到答案,或许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偶然中的必然。她与李沧海的相识虽说是偶然,可难保在生命中永远都不遇到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这或许也是命运的必然。只是,对保守的万芳来说,虽然有些情不自禁,却还是不好意思,她不敢直视李沧海的眼,只好掩耳盗铃,用抱枕盖脸,好让自己不那么窘迫。

  李沧海见万芳紧张的颤抖,便再次轻轻的帮她按摩,从小腹直到大腿,眼看着她再次放松下来,才轻轻**。
  完事后,李沧海轻轻的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洗,回来时看到万芳已经再次用抱枕盖住了脸,便知道她依旧是不好意思。
  李沧海轻轻坐到万芳身边,笑着问:“舒服吗?”
  万芳没说什么,却还是点了点头。

  李沧海便笑着去拿她的抱枕,谁知万芳抱得很紧,李沧海试了两次都没拿开,便不再勉强,转而把手放到她的胸前。
  万芳被李沧海撩拨的再次兴奋起来,手臂也酥软下来,抱枕便滑落到低声。
  李沧海见状停下来抬头看她。
  万芳见李沧海看自己,再次羞得捂住了脸,捂了一会又突然拿开手,一把捏住李沧海的脸骂道:“坏小子。”
  李沧海见万芳娇羞的脸,红彤彤的,宛如怀春的少女,便深情的看着她说:“姐,其实你很漂亮。”
  万芳被李沧海夸的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好抿着嘴笑。
  李沧海见她还是放不开,便起身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您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再过来接您。”

  万芳见李沧海要走,满是不舍,却依旧不好意思开口挽留,只好默默的送他到门口,再回来时,却只有满心的落寞。
  第二天,李沧海又陪着万芳回到省城,沈睿难得有时间,和俩人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见万芳和李沧海俩人谈笑风生,也很是欣慰。
  万芳也不住的夸赞李沧海招待周全,又感谢沈睿的照应。
  李沧海又陪着万芳转了几天,也时不时的送上礼物。
  只是湖月山庄一别之后,万芳再无表示,李沧海见她矜持,也不想失了身份,床笫之欢便放在了一边,直到临行前夜,俩人一起吃过饭,万芳又提出去看看夜景。
  李沧海笑着拉开车门请万芳上车。
  万芳却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让小卫回去吧,你开车就行了。”
  李沧海心领神会,便安排小卫打车回去,自己直接坐到了驾驶室。
  万芳这几日打扮日渐时尚,被李沧海包装的越发的妩媚性/感起来,见李沧海坐到驾驶室,便几步走到侧面,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俩人开着车一路上了环线,万芳看着窗外的夜景,却沉默了。

  李沧海笑着问:“想什么呢?”
  万芳扭头看了看他,却没说话,又过了一会才说:“沧海,这几天,要感谢你。”
  李沧海笑了笑说:“何必这么客气?最初我只是受人之托,后来觉得姐姐是个好人,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和您在一起,所以感谢的话不必说,真的。”
  万芳点了点头,又沉默下来。
  李沧海感觉到她的不舍,便抬手伸过去把她的手拿过来握住,借此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又过了会,李沧海轻声说:“姐,我想你了。”
  万芳咯咯笑着说:“想什么?我不是在呢吗?”
  李沧海用力摸了摸万芳的手,笑着说:“想你的激/情和颤抖。”
  万芳一把推开李沧海的手说:“别瞎想,好好开车”,说完又扭头去往窗外看。

  李沧海被万芳婉拒,有些气馁,便收回手来看着前方,默不作声。
  过了会,万芳却突然问:“会背杜牧的《山行》吗?”
  李沧海疑惑的看了看万芳,想不明白此时此刻她怎么会突然有兴致聊起古诗。
  万芳依旧是扭头看着窗外,嘴里念叨着:“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念到这,却不再往下说了,显然是在等着李沧海接后两句。
  李沧海便接着背下去:“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万芳又念叨着:“枫林晚,多有意境的诗。”
  李沧海这才突然明白过来,笑着把车掉头开回酒店。
  回到酒店房间,没等脱衣服,万芳便一把抱住李沧海,嘴里低声喊着他的名字,呼吸也越发的急促起来。这一次万芳很是主动,主动的拥吻,主动的脱衣,连李沧海要去拿安全套时,也被她主动的阻止了。
  万芳笑着说:“安全期的。”

  李沧海心领神会,便再一次如饿虎一般扑向了玉/体横陈的万芳。
  这一次,俩人肆意挥洒,淋漓尽致。
  万芳也忘乎所以,终于敢直视李沧海的眼睛,从他眼神里看到满满的渴望和欣赏。那种眼神让万芳充满了征服的满足感,她这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老,仍然有男人会为自己冲动,那种感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令人迷恋的。
  完事后,李沧海抱着万芳休息,万芳用**住李沧海的大腿,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说:“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李沧海轻轻的“嗯”了一声,又说:“路上注意安全。”
  万芳抬起腿来看着脚上的红指甲说:“没事,放心吧。”
  李沧海见万芳抬腿,便又夸赞她的脚长的好看。
  万芳此刻已经不再羞涩,又努力把腿往上抬,好让李沧海看的更加清楚些。
  李沧海便又去抚摸她的腿,夸她的腿好看
  万芳被李沧海撩拨的兴致来了,又翻身上来。

  李沧海夸赞道:“姐姐你好棒。”
  万芳喘着粗气说:“你这个家伙,嘴巴这么甜,肯定不少女人喜欢,睿姐早就被你泡上床了吧?”
  李沧海听万芳再次问起沈睿,便停了下来,却依旧谨慎的说:“如果我今天随便把睿姐的事跟你说了,明天你会不会怀疑我也会随便把跟你的事告诉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