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2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春阑又给他倒了一杯,这才在旁边坐下,一边为他夹菜一边说道:“又不是在外应酬,在咱们自己家,喝的开心就行了,度数不高起码不会让您第二天头疼。”
  陈正阳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地位,女人是不是为了自己的钱,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春阑绝对不是这一种。
  虽然这个女人眉眼间带着些许放荡风尘的味道,但行为举止却一直都很规矩,不该求的绝不强求,柔柔弱弱逆来顺受的样子就像是风雨中的一朵小野花,惹人怜爱。最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上还有种专属于山村人的朴实感,这让陈正阳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母亲。
  记忆中的母亲是美丽、慈祥、温柔的代名词,比起那个从没见过的父亲来,于他而言就像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他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就变成有钱人。
  现在,一个给他母亲般温柔的女人出现了,他如何会不喜欢?比自己小将近三十岁又如何,再好不过了。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就握住了女人的手,柔声道:“春阑,以后不要再叫我陈总了,喊我的名字。”
  春阑一怔,紧接着眼中便恰到好处的迸射出激动的光芒,咬咬嘴唇,红着脸唤道:“正……正阳?”
  声音很小,怯怯的样子仿佛生怕吓走什么似的,正好搔到陈正阳的痒处。
  老少配最大的悲哀,就在于一旦出现了爱情,在老的一方眼里,少的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可爱的,不管他们曾经有多么的睿智和强大,都会心甘情愿成为爱情的奴隶,比一般少男少女之间的感情还要轰轰烈烈。

  这是从古到今无数历史早就证明过的,牛叉如武则天,晚年照样被两个美少年给迷的如醉如痴,昏招百出。至于现代就更不用说了,网络上关于老男人老女人被小年轻骗光一生积蓄的新闻多不胜数。
  “你放心,”十分满足的笑笑,陈正阳说,“既然你跟了我,那我就不会让你没了下场。等那三个兔崽子的事情结束,我们就去登记,将来你若是能给我再生个儿子,我一定要把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的把王爵交出去。”
  春阑一脸娇羞:“那……那人家要生的是个女儿呢?”
  “那就再生!”陈正阳豪迈的大手一挥,又淫笑道:“反正老子能力还在,不怕你生不出来。”
  “去你的!”轻打了他一下,春阑顺势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嗔道:“别逞能了,快吃吧,菜都要凉了,这些可都是人家特意为你做的。”
  “好好,吃饭!”
  陈正阳嘴里吃着美味的菜肴,视线却时不时的都会落在春阑的脸上,看着她专心伺候自己布菜的样子,心里一片安宁喜乐。
  可惜的是,这种喜乐并没有持续多久,春阑吃着吃着,忽然叹了口气,整个人的情绪也低落下来。

  “怎么了?”陈正阳问。
  春阑摇摇头,强笑道:“没什么,女人的一点矫情小心思罢了,您别在意。”
  陈正阳皱起眉:“说!”
  春阑无奈的看看他,又叹息一声,幽幽地道:“我只是……只是突然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就有些难过。他们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您心里也一定很不好受吧?!”
  陈正阳愣了愣,脸色也黯淡下来,喝口酒道:“有什么办法呢?要真说起来,我们父子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难辞其咎。当年创业为了赚钱,我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回一次家,康定和康平几乎都是由他们母亲带大的。
  那个女人没什么文化,就知道宠孩子,生生把我的两个儿子给养成了两个废物。康定还好一些,虽然性格有些乖张愚蠢,但起码还知道孝顺二字,康平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烂泥扶不上墙,老子好吃好喝的供他去国外留学,他不知感恩,竟然反过头出卖老子,简直畜生不如!他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早弄死他了!”

  春阑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那……三少爷呢?”
  “康安?”陈正阳哼了一声,阴冷道:“他倒是我一手带大的,也是我的儿子中能力最强的一个,在一年之前,我还打算着将来老了就把王爵传给他呢。可惜啊!他的性格太脆弱了,经不起打磨,我稍微对老大好一点,他就乱了章法,而且阴毒刻薄,自私自利,没有丝毫兄弟情谊。
  上次就因为被萧晋砍下了一根手指头,他竟然就敢背着我联络股东,想要架空我,岂有此理!老子要是再不想办法收拾他,你信不信,用不了多久,他都敢拿着刀子逼老子把集团传给他!”
  陈正阳越说越气,忍不住重重拍了下桌子,恰在这时,陈康平与陈康安正有说有笑的走进别墅,听到餐厅里的动静,互视一眼,便不约而同的来到门口仔细听了起来。
  其实,陈康平并不像他父亲陈正阳说的那样一无是处,最起码他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出国留学靠的也是真本事,只不过性格懦弱,情商太差,又遗传了陈家特有的凉薄,这才干出了因为不满就出卖家人的事情。
  如果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亦或者陈正阳能像个真正的慈父一样公平对待自己的孩子,即便他依然没资格继承家业,但成为一名社会精英还是有可能的。
  毕竟他有着非常好的运动细胞,在国外留学时也是学校弓箭社的翘楚,就连校长也曾说过要把他推荐到国家队训练营,并表示会帮他搞定国籍的问题。但很可惜,他长歪了,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家那近百亿的资产。
  大哥和三弟都能继承家业,凭什么我就要待在国外伺候一个傻B二代?运动员?奥运会?笑话!老子生来就是要当亿万富翁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当国内有人去找他询问关于金景山儿子的事情时,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全都说了出来。当时那些人给他的承诺是在他父亲和兄弟倒霉后全力帮助他成为王爵集团的掌舵人,然而,他等啊等,始终都没等到父亲和兄弟倒霉的消息,倒是等来了父亲押他回家的手下。
  几年未见,刚一见面,父亲就用鞭子狠狠抽了他一顿,然后把他关在地下室里,像狗一样用铁链子拴着,连送饭佣人看他的眼神里都带着浓浓的怜悯与不屑。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自己再无亲人。
  “正阳,我……我能问一下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吗?”春阑忐忑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到“正阳”两个字的时候,陈康安的眼角狠狠抽动了一下。

  “有什么不能问的?”陈正阳冷冷地说,“我的打算很简单:借助岛国人这次寻求合作的机会,找出公司里都有哪些人已经改换门庭偷偷跟了老大和老三那两个小兔崽子,然后把他们连根拔起!”
  “您、您的意思是,这次不管是谁拿下了岛国人的合作,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屁的合作!金景山已经被姓萧的那个小王八蛋给打怕了,如今在巡抚衙门里每天战战兢兢,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我跟知州大人的关系也还不是十分牢靠。现阶段,王爵最迫切要做的就是拿下物流集散中心的承建合同,也只有这样,才能重新夯实我们在省城的地位。
  日期:2018-08-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