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66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得目瞪口呆了,“你什么意思,你说这些人全是我母亲杀的?”

  陈三刀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死状跟陈九刀的一样,全部被捅了十六刀,他们死不瞑目。”
  我拳头紧握,没有说话。
  陈三刀的语气终于波动起来,“我找到了她,发现她整个屋子里面都是血,我问她了,她说不是她杀的,好,我相信她了。”
  “我开始查这件事,整个陈家查,但结果出来她,没有任何人有嫌疑,单单她有,你说我要不要杀了她?”
  他语气平淡,但是目光闪动起来。
  “按照族规,她杀陈九刀的时候,要一起陪葬的,如今她还杀了这么多族人,如果不是她母亲当场自杀来保她,我会杀了她。”陈三刀的语气波动得更加厉害。

  我摇头,拼命摇头,眼睛通红的道,“我母亲说不是她杀的,她说了不是。”
  陈三刀从躺椅坐直了身子,“这杀人致命的手法,整个陈家,他们我都没教,我交了两个人,一个人是她,而另外一个是陈九刀,但陈九刀已经死了,你说还有谁?”
  我还是摇头,“我相信我母亲,她没有杀人,没有!”
  我母亲的眼神,容貌那么温婉,怎么可能杀这么多人,而且还是族人??
  “我也相信。”唐曼开口了。
  我听得心一暖,唐曼这时候开口,无疑是让孤立无援的我安稳了起来。
  “哼,你们说不是不是了?”
  陈五冷哼一声,“整整三十多条人名,在一夜之间死了,我儿子也死在其了,这个冤屈谁替他们申?谁给他们赔命?”
  “对,谁给他们赔命?心狠到这个地步,居然连自已族人都杀,她杀的可都是她表妹表哥,这她都下得了手?”陈九冷冷说道。
  他这么说,全部都盯着我来。

  陈五手指着我道,“整件事是因为你,陈丽君莫名其妙的说保护你,杀了她哥哥陈九刀,还杀瘾了,居然要将我们整个陈家都杀光吗?单单为了保护你?”
  陈三刀目光恢复了平静,“你想知道的有关陈丽君的事,三十年前的事是这样。”
  我沉默了,“所以你把我母亲逐出陈家了?”
  “对。”陈三刀点头。
  “但你找到的证据呢,你单单凭借杀人手法确定是我母亲杀人的,我母亲会,她哥哥陈九刀会,但你不也会吗?”我平静的看着陈三刀说道。
  我这么一开口,陈五他们立马被激怒了,恶语相加,但我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平静的看着陈三刀。
  陈三刀跟我一样,没有任何神色变化,“所以你认为我冤枉你母亲了?”

  “我只是觉得你决定得太草率了,我母亲聪明,惹你喜欢,她跟你一样,没有任何原因要杀自己的族人,没有。”我肯定的说道。
  陈三刀沉默下来,整个房间安静了十多分钟,我完全没想到我母亲是为了这个原因而被逐出陈家的,当时陈家的人会多么愤怒?
  我母亲十六岁的时候要承受那么多谩骂,她为了保护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我,我心被触动到无以复加。
  然而这个时候,唐曼缓缓开口了,却是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个陈九刀真的死了吗?”
  陈三刀一愣,随即点头,“他的尸体是我亲自检查的,了陈丽君十六刀,如何能活?”
  他这么说,唐曼也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对啊,我从头到尾的忽略了这个陈九刀,因为我母亲说他会杀我,所以才先杀了他,但他真的那么容易死?
  “这个陈九刀埋在什么地方?”我问。
  陈三刀目光平静的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管我母亲是不是陈家的人了,但你始终是我的祖老爷,麻烦带我去这个陈九刀的墓地去看看,如果他真的死了,那我不再踏入你们陈家一步!”
  陈三刀看了我几秒钟,站了起来对陈五道,“去,拿铁铲过来,”
  “父亲,你这么任由他胡闹?九刀怎么说也是我侄子,也是你孙子,怎么能让他死不瞑目?”陈五脸色难看了。
  陈三刀平静的摇头,手指着我道,“这个也是。”
  他说着朝里面走去,我愣了愣。
  随即跟唐曼互望了一眼,跟着他身后,走到后面后,我明白了为什么这里这么阴森森的了,因为这后面一大块地方都是一个墓林,成排的墓碑在排立着,而且颜色大致相同,时间也是三十年前,这一块都是那时候一夜之间死的陈家族人,我走在里面沉默了。
  穿过了这些墓碑,陈三刀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墓碑前,面写着陈九刀的名字,而且面的字迹已经因为时间太久了而变得模糊不清了,但确实是陈九刀三个字。
  陈三刀平静的看着这个墓碑,没有任何言语。
  等了一会,陈五拿了几把铁铲过来,我看着他,他面无表情的给我一把,唐曼也想接,我对她摇头,她想说话,我低头看她的手,她一愣后点头。

  我们几个开始挖这个陈九刀的墓,土虽说已经硬到不行了,但我们几个一起动手,也很快挖了一米多深之后,我们感觉到了下面有棺材木了,小心翼翼的将面的泥土剥掉,三十年了,这棺材已经有些变形了,不过因为木头的材质好,所以看去还算坚硬。
  我没有等陈五他们反应,因为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直接将铁铲插进了棺材缝隙里面,用力一翘,这棺材盖吱呀一声,松动了,我也没有停顿,一鼓作气的将整个棺材盖直接抬了起来。
  当我将陈九刀的棺材盖打开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陈三刀苍老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陈五,陈三,陈九他们几个目瞪口呆之后,当即惊疑起来。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陈五脱口大叫了起来。
  “当时可以我们所有人看到陈九刀的尸体安葬的,怎么会是空的?”陈九也失声起来。
  我盯着空空如也的棺材,如果说这是衣冠冢,但里面一件衣服都没有,是空空的一层黄布铺在里面,已经近乎腐烂,而布面唯一留下的是一大滩已经几乎干裂的血迹。
  陈九刀的确是被母亲用十六刀杀了,但没死,他活过来了,掩盖了所有人都耳目,在下葬之后,自己出来了。
  这陈九刀不在里面,这说明三十了陈氏家族一半族人的罪魁祸首是他,而我母亲成了他的替罪羊!

  我心怒火冲天,到了一个完全无法形容的地步!
  这个陈九刀居然这么陷害我母亲,让她受所有族人的侮辱指责后被逐出自己的家族,他害我母亲十六岁没了亲人,一个也没有,黯然神伤的离开了生自己的陈家,从此消失不见了……
  这陈九刀!!
  他没死应该也是五十多岁了,这个冤枉我母亲的他现在在哪里??
  我拳头紧握了!
  “十六刀,十六刀没死,我已经检查过他的尸体了,……这,我真的冤枉丽君了?”
  陈三刀声音沙哑无,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多岁,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他最终叹了口气,“那时候她哭着对我说不是她杀的,不是她杀的,我应该坚持相信她才对……”
  我神色复杂起来,这一刻我想哭,我想替我母亲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