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6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双眼喷火的朝那只蛊仙走去,居然这么对唐曼?
  柳庸面色大变,他一把将蛊仙收了起来,我盯着他,“放它出来!”

  “不行,这是我蛊门传承……”
  柳庸说说到一半,我一拳砸了出来,柳庸惨叫了一声,再次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到了墙壁,摔了下来,神色立马萎靡不堪了。
  我走过去一把把他提了起来,“我的那只女鬼呢?”
  “她,被我的蛊仙困住了。”
  他说着急忙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近乎透明的光罩球出来,我接下来后,将柳庸甩了出去。
  砰的一声,我捏碎了这个光罩球,一股白烟从我手里面冒了出来,飞快的一凝,化为了果果的样子。
  她想扑过来,但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红着眼睛叫了我一声,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先回来吧。”
  果果点头,一闪的化为了轻烟回到了我口袋里面。

  果果,唐曼都没事我心彻底的松了下来。
  我随即回头看着唐曼道,“我们先回去。”
  “好。”唐曼点头。
  我看向了柳庸,冷冷道,“记住我说的话!”

  柳庸急忙点头,他看到我一拳将他的蛊仙砸伤了,他眼已经有畏惧了。
  我看着他继续道,“还有,你算是做了蛊王,甚至做了阳间的第一人,但我母亲不喜欢你是不喜欢你,因为你永远配不她!”
  我这么说,柳庸神色缓缓变得复杂起来,他嘴唇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我会让陈家将风先生的女儿送过来,这件事这么过去了,但风先生硬要追究的话,那我不介意去他家坐坐的!”我平静的看着柳庸道。
  “我知道了。”柳庸低下头。
  我与唐曼走下山,唐曼一句话没说,而我与张道陵沟通起来。
  他已经没有再控制我的身体,我感觉走路身体都痛了起来,但没办法,张道陵这意念不可能一直给我我曾经拥有过的力量。
  “这是以前的你,感觉到了?”张道陵的声音在我脑海响起。
  “感觉到了。”
  “记住这种感觉,曾经的你是这样,现在的你也要这样,或许要更强,因为你面对的敌人不一般。”张道陵继续说道。
  我点头,那害我不断轮回的黑袍人还没现身,他是我眼下最强,也是最隐蔽的一个敌人,而这次昏迷,我梦到了我姐,那个引下天雷打我的人,是不是张强?
  如果是,那么他也会是我的敌人,而且天,我帮我姐瞒天过海,也是逆天行事,那么这个所谓的天,也会是我的敌人!
  “我以前跟天斗过吗?”我喃喃自语的问,有人说与天斗其乐无穷,或许是乐在其吧。

  “要我说实话?”
  “实话。”
  “有。”
  “结果呢?”
  “败了,而且很惨。”
  “是面派神仙下凡了?”我问。
  “对,实力很强。”

  “但你不也斩过仙吗?你是不是这个神仙的对手?”
  “不清楚,没交手过,逆天而行是跟天作对,天的人是不会允许的。”
  “但现在面的人要杀拥有麒麟血脉的精怪,这是对的?”我问。
  “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的分别,与天斗,要有与天斗的资本,你现在还差很远。”
  他这么说我沉默了,我们阳间的人始终是凡人之体,怎么跟天的神仙斗?或许有可能,但非常难,至少我失败过,而且听张道陵的话,下场很惨。
  “你到底在哪里?”我问。
  “我在你体内十九年了,现在的我在什么地方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想找我?”张道陵问。
  “对!”
  “那祝你好运了。”张道陵这么一说,再也没有说话了。
  我一怔,这是让我找,还是不让我找的意思?
  既然张道陵不说话了,我自然从自己意识里面出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车了,而唐曼坐在我旁边,我暗自用体内的气运转体内,让自己好受一点,这次算是受了重伤了,得赶快找个地方疗伤才行。
  我低头看着她的手,红肿红肿的,忍不住拿了过来,她挣扎了一下,我说给她一点药,她摇头说不用了。
  我坚持,她不再挣扎,一只手任由我拿着,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点药粉出来,轻轻的给她洒。

  她的手是很修长的,很漂亮的,现在这样子,我心十分触动,我轻声道,“我刚才以为你出事了。”
  “我也是。”唐曼看着我道。
  我倒好,只是要跟柳惜君结婚而已,但唐曼面对那只蛊仙,我要危险太多了,毕竟以唐曼的实力,居然被那只蛊仙困了那么久,我想多半是这蛊仙突然偷袭才将唐曼困在其了。
  看着她的眼眸,也是红红的,很少看到她这样子,我愣了愣,低下头放下她的手,将她另外一只手拿了起来,继续洒药粉。

  “我刚才被抓进去是……”我说道。
  “我知道。”
  唐曼低下头,然后将手伸了伸,“别说话了,这边,还没涂……”
  我一怔,继续轻轻的给她洒药粉,我怎么会想到唐曼居然配合我了,这是她感觉到痛了?

  “好了。”我将唐曼的手放了下来。
  “还没有,还没包扎。”唐曼摇头说道。
  听了唐曼这话,我愣了愣,点头将随身携带的纱布也拿出来一些,仔细的给唐曼两只手都包扎了起来,她伤是掌心,所以为了方便她用手,要将她手指露出来。
  “好了。”我说道。
  唐曼嗯了一声,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这算是第一次给唐曼包扎伤口,,她主动的“指点”我,这也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了。
  出了蛊门后,我让的士大哥随便找了一家酒店,今天晚去陈家肯定不行了,得好好疗伤才行。
  开了两间房,唐曼没说话的回自己房间,我则是关门后,直接在床盘坐下来,运行体内的气让内伤缓缓愈合,这种感觉打的时候还痛。
  不一会的功夫,我浑身被冷汗汗湿了,好在我身体愈合能力非常好,大概两三个小时后,那种体内剧痛的感觉才好了很多。

  我耳边响起了果果的声音,“天哥,我给你去做饭吧?”
  我一愣的睁开眼睛,“果果你刚才没受伤吧?”
  “没有,是那东西偷袭我,而且速度太快了,我压根没有任何反应的被困了起来,对不起天哥,这次又没有帮到你。”果果声音小了几分。
  我摇头,“别这么说,那你去隔壁问问唐曼,她想吃什么。”

  “好。”果果飞快的在我口袋里面冒了出来,然后化为一股轻烟的钻进隔壁。
  过了没几秒,果果飞了过来,“果果问她了,她说不吃。”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然后好的问,“她没对你说什么?”
  果果摇头,“没有,果果之前挺怕她的,但现在感觉她挺好的。”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
  “感觉吧,果果感觉她话不多,但其实挺好说话的。”果果道。
  我也是越来越这么觉得了。

  我点头,果果飞了出去,不到半个小时,果果端进来她做好的饭菜进来,我吃了之后,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将浑身的血汗洗干净之后,才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