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4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姝娟连说:“不是不是,其实也怪我,说话让您误会了。”
  李沧海笑了笑:“面对一个美女,我不误会才怪。”
  李姝娟被李沧海如此直白的恭维,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低下了头,再抬起头时,眼神已经大为不同。
  李姝媛点完歌,又张罗要啤酒,李沧海见李姝娟情绪见好,也觉得不喝点酒总少了点什么,便同意上了啤酒。
  小卫因为开车不能喝酒,便拿着话筒在一旁唱歌,倒也有模有样。
  李沧海和李姝娟姐妹俩喝了几瓶啤酒,包间里的气氛便热闹起来。
  李姝娟被气氛感染,也变得活跃起来,还主动唱了几首歌。
  李沧海见她情绪见好,心里的担忧也少了许多,见时候不早,便张罗散场。
  回到江北新城,见索菲娅不在,李沧海便径直去洗澡,等出来时才发现手机上有短信,打开一看竟然是李姝娟,只有三个字:“到家了?”
  李沧海拿着手机钻进被窝,这才回道:“到了,已经上床了。”
  很快,李姝娟便回道:“那就好,早点休息吧。”
  李沧海感觉到李姝娟的关切,虽然简单几个字,却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心理距离在拉近,便没有说再见,而是又问道:“心情好些没?”
  “好多了,谢谢李哥。”
  李沧海本想再开导李姝娟几句,可见时候不早,再说多了又怕她误解,便说:“那就好,不早了,早点休息。”
  第二天一早,李沧海先去拜望了温东明,老爷子见李沧海拿酒来看自己,很是高兴,张罗着要留李沧海吃午饭。
  李沧海见时候尚早,也没多说,陪温东明说了会话,最终还是起身告辞了。
  从温家出来,李沧海又给白雅荷打电话约着吃饭,本想让她叫上刘艳,可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给刘艳打电话。
  刘艳接到李沧海的电话很是惊讶,也很是高兴,毫不犹豫的便接受了邀请。自己这边,李沧海叫上张雯雅和赵跃作陪,又给楚天天打电话定了个包间。
  到了傍晚,李沧海到DMS总部接上张雯雅和赵跃,提前奔华庭饭店而来。
  到了饭店,李沧海让小卫在楼下点菜,自己则带着张雯雅和赵跃进了包间。
  小卫点完菜上来没多久,白雅荷和刘艳也一起说笑着进来了,几个人又都起身好一阵寒暄。
  这些人只有小卫是外人,彼此之间也不需要介绍,寒暄完了便纷纷落座。
  过了会,凉菜上齐,李沧海便张罗开了杯。
  白雅荷和刘艳见李沧海东山再起,并且势头更盛,自然是极尽恭维,不断的回忆起一同共事的点点滴滴,仿佛曾是患难与共的战友一般。
  李沧海虽然知道她们是逢场作戏,却也装作一副肝胆相照的样子。
  一群人虽然口是心非的,可整场饭局吃的倒也很是热闹。
  等散了场,赵跃自己打车走了,白雅荷还想自己开车,却被李沧海劝阻了,最终李沧海拉着白雅荷、刘艳和张雯雅一起坐进了自己的奥迪车。
  刘艳这才注意到刚才在末席默默吃饭的男人竟然是李沧海的司机,笑着说:“沧海进步够快的,都有司机了。”
  李沧海听了转身看了看坐在后座的刘艳,笑着说:“啥司机啊,这我哥们儿”,说完又拍了拍小卫的肩膀。
  小卫听李沧海如此抬举自己,很是感动,扭头看了他一眼,却没说话。
  张雯雅是知道小卫的身份的,见李沧海在人前如此给他面子,也觉得李沧海做事仗义,内心里也对他越发的欣赏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把白雅荷和刘艳分别送回家,李沧海又分别奉上了礼物。
  俩人见李沧海做事讲究,都很是高兴,连连称谢,不住的夸李沧海前途无量。
  等刘艳提着东西上了楼,李沧海便拉开后门,和张雯雅坐到了一起。
  张雯雅笑着说:“白雅荷和刘艳跟你好像比原来还亲了。”
  李沧海把手伸进张雯雅的领口,说:“现在没有利益冲突了,当然亲了,这一点,她们都不如你。”
  张雯雅轻轻的把领口的纽扣又解开两粒,好让李沧海可以用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享用她,一边解一边说:“都不如我什么?不如我没心没肺吧?”
  李沧海笑着说:“不如你对我好。”。

  小卫听李沧海和张雯雅在后座折腾,也很兴奋,想起那次吕涛说起的事,情不自禁的从后视镜往后看。
  李沧海和张雯雅的关系,并不背着小卫,上次一起出游之后,张雯雅对小卫仿佛也不那么客气了,和李沧海亲热时,就跟没他这么个人一样。
  李沧海喷着酒气在张雯雅的脖子上吻着,好在张雯雅今晚也喝了酒,并没有感到李沧海的口气有多么的难闻。
  俩人在后座纠缠着,一直到张雯雅家楼下,都没有结束的意思。
  小卫见俩人还没结束,只好放慢车速在小区里转,来来回回的转了三圈,总算听到后座李沧海的低吼声,这才把车子找个僻静的角落停好,静静的等着俩人穿衣服。
  张雯雅穿好衣服便下车走了,没走几步又被李沧海叫住,便又往回走了几步站到车旁。

  李沧海提好裤子下车,打开后备箱给张雯雅拿了份礼品,这才又上了车。
  第二天,李沧海早早的来到DMS总部,却看到任爱轩已经坐在办公室里忙碌了。
  李沧海轻轻敲了敲任爱轩的门,笑着问:“这么早?”
  任爱轩笑了笑说:“最近睡眠不太好,起得早,吃过饭就来了。”
  李沧海索性把身体依靠在门框上问:“是吗?你也孤枕难眠?”
  任爱轩被他问的一愣,突然明白李沧海说他自己也是单身,便白了他一眼说:“还那副德性。”

  李沧海和任爱轩自从在DMS共事以来,便很少单独在一起,更别说插科打诨了,今天被她这样一骂,倒感觉很是惬意,这才想起自己也曾经很是垂涎于任爱轩的,便抱着胳膊说:“唉,我现在要是勾引你,算不算潜规则?”
  任爱轩索性放开鼠标,靠到椅背上说:“应该算吧,严格的说,你刚才已经构成了对我的性/骚扰,假如我录音,是可以去起诉你的。”
  “你舍得吗?”李沧海得意的笑着问道。
  任爱轩耸了耸肩:“你能想到我舍不得的理由吗?”

  李沧海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说:“好吧,那我只能祈祷你没有录下来了。”
  任爱轩也笑了笑说:“说不定我刚才就在电脑上点了录音软件的哦!”
  “靠”,李沧海翻了翻白眼,嘀咕道:“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的”,说完转身走了。
  任爱轩看着李沧海离开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心想这个男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李沧海和任爱轩斗完嘴便回了办公室,上午又开会把年终岁末的工作布置了一下,又特别嘱咐姚锦瑜提前考虑一下年终考核的方案,便散会了。

  张雯雅昨晚被李沧海滋润后,心情大好,散了会,便跟在李沧海屁股后面一同进了办公室。
  李沧海坐下后看了看她,等着她说话。
  张雯雅笑了笑,却又一时语塞,俩人便心照不宣的一同笑了笑,那笑容里的默契,也只有两个人能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