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3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丽娜连忙辩解道:“别瞎说,我可没约过炮,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和情人上床前的那段时光也是最让人心动的,彼此都知道对方想上床,却都不说,相互观察和试探,挺逗的,哈哈。”
  李沧海把车开上外环才突然一拍大腿喊道坏了,然后便找路口掉头往回走。
  苏丽娜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李沧海笑着说:“本想带你去外面车震,才想起还没贴膜,真要车震就现场直播了。”

  苏丽娜被逗的哈哈直笑,笑完了又催李沧海回家。
  李沧海听苏丽娜说话越发的彪悍露骨,知道俩人的心理距离因为肉体距离的拉进而越发的缩短,也开始用直白的语言去撩拨她。
  苏丽娜笑着说:“痒死了,等着你来挠呢。”
  俩人一路撩拨着又回到苏丽娜家,进了门便抱在一起。
  完事儿后,苏丽娜重重的喘了口气说:“妈的,今天差点被你弄死,你真是我的小冤家。”
  李沧海听了哈哈大笑,笑声还未落,便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拿过来一看,竟然是小卫。

  李沧海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小卫两个字,心里便有种不祥的预感,接通了一问,果然是大吃一惊。
  李姝娟的老公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只是李沧海没想到这一天来得会如此之快。
  苏丽娜见李沧海脸色凝重,知道他有事,也没问什么事,只是告诉他有事就去忙就是了。
  李沧海嗯了一声,飞快的穿好衣服,下楼便往医院赶,到医院时,已经有李姝娟的婆家人在张罗了,小卫和李姝媛守着李姝娟站在一旁默默的流泪,见李沧海过来,只是强颜欢笑的打了个招呼,便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李沧海和李姝娟的老公本不认识,也谈不上伤心,说到底还是可怜这李姝娟年纪轻轻便守了寡,再看那公婆的样子,好像也不贴心,想必早晚也有离心离德的那一天。
  李姝娟见李沧海干站着也没什么事,便过来哽咽着说:“李哥,您有事就去忙吧,这里有小媛他俩就行了,谢谢您专门跑一趟。”

  李沧海点了点头,却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好低声说了句“节哀顺变吧”,便默默的走出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李沧海到御龙官邸把给沈睿的钱取了回来,又去银行办了张卡把钱都存进去,准备给沈睿留着随时取用。
  李姝娟老公的离世,对李沧海的触动很大,虽说他已经经历过方德信的变故,可一个是垂暮的老人一个是年轻的小伙子,自然是后者更令人惋惜,李姝娟也更值得同情,也让李沧海越发意识到珍惜眼前人的重要,否则或许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段感情,很可能是一个生命。
  想到这,李沧海突然想向索菲娅求婚了。
  文小文接到李沧海的电话很是惊讶,听到他说要向索菲娅求婚后,就更加惊讶了,不过惊讶过后,她却又笑着说:“其实你早就该迈出这一步了。”
  李沧海显得很是忧郁,低声说:“我原来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我的情况你也了解,我怕伤了她,更怕结婚后管不住自己,伤她更深。”

  文小文笑了笑说:“你呀,有时候看着成熟,其实也挺幼稚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她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你那么容易就能伤到她?再说了,就算你管不住自己,你总知道瞒着她吧,所以说,你作为男人,玩不玩是你裤裆里的东西说了算,让不让她知道却是你对她的责任说了算。”
  李沧海被文小文逗的想笑,便问她:“那你老公找别的女人你能同意吗?”
  文小文严肃的说:“他找得到是他的魅力,他找得到还能不让我知道,是他的本事,我是眼不见心不烦,他给我留面子我就给他留台阶,他既然没跟我挑明,说明他还乐意跟我过,还对这个家有点责任心,我也就能将就,至于事实如何,我不会刻意去求证,就算我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如果我不知道,我就把他当成一个好男人。”
  李沧海听完,笑着说:“你倒是真想得开,天底下女人要都像你这样,就天下太平了,哎,我觉得我不该娶索菲娅,应该娶你。”
  文小文听了大喊:“我靠,你小子拿老娘寻开心呢,你敢娶我就敢嫁,你今天到我单位来求婚我明天就跟我老公离婚,你信不信?”
  李沧海连忙说:“我信,我信,您还是好好跟姐夫过吧,我不夺人所爱。”
  文小文听了笑着骂了句,“怂包”,说完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被文小文骂完,心里反而舒坦了,当即去商场买了钻戒,买完便直接去了上海找索菲娅。

  索菲娅见到李沧海时很是惊讶,笑着骂道:“你有病吧,我这来这么久都不说来看看我,等我就要回去了,你还跑过来干什么?”
  李沧海拿出钻戒捧在手里说:“我来求婚,你乐意嫁给我吗?”
  索菲娅愣了愣,却突然问道:“靠,你丫是来求婚还是结婚的?”
  李沧海也被她问的一愣,疑惑的问:“求婚啊,先订婚,等我们准备一下再结婚,怎么样?”
  索菲娅翻了翻白眼说:“那就算了,等你准备好了,咱一勺烩了得了,婆婆妈妈的,我嫌麻烦,哪天你想好了咱们直接登记入洞房。”

  索菲娅说完,便转身走进了教室,把李沧海扔在那里,莫名其妙的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李沧海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再给索菲娅打电话,却发现她已经关机了,只好找个宾馆先住了下来。
  李沧海住了两天,却毫无进展。
  索菲娅白天上课,晚上陪李沧海,虽然如胶似漆,却绝口不提订婚的事儿。
  李沧海见状,有心问问她的想法,可又怕说多了她翻脸,又想起公司的一堆事,矛盾的心理便再次纠结起来,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去处理公务。

  文小文听说李沧海铩羽而归,笑的直不起腰,一边拍着桌子一边说:“这傻丫头,到这时候还矜持个啥?”
  李沧海却还是莫名其妙,摸着脑袋问:“她要是不想嫁给我,为什么还说一勺烩呢?有没有可能遇到可心儿的人了?”
  文小文看了看李沧海,故意严肃的说:“这个还真有可能,人心是会变的,她也老大不小的了,跟你这干靠也没什么准信,保不齐遇到合适的就处上了。唉,她去上海这么多天,你去看过几次?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李沧海将信将疑的问:“不至于吧?她还说等我想好了就登记入洞房呢。”
  文小文再次笑起来:“入个屁,她那洞房你入了多少次了,不过我劝你还是抓紧,要我说你怎么遇到感情的事就犯傻呢,她不同意你就回来了?你就不会天天手捧鲜花去找她求婚?她是真心喜欢你的,我就不信她能一直拒绝。”
  李沧海不屑的撇撇嘴说:“切,还天天?那得多二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