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9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地主点点头,一个大信封塞进面前这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手里,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不禁叹道:“我特么看你现在这样子,就知道当初没白救你!”
  这老头把大信封推回给小地主道:“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再收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小地主没有把信封接回来,挥了挥手,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火葬厂火化之后,遗体的骨灰一般不会全部捡干净,要不然那么大一包也不可能全都装进坛子里,所以,也就是一少部份表示一下。但是面对这一堆,连表示一下都没有,直接就清扫了,用来当花肥。

  就算刚才烧的时候,还有尖叫声,老头也习惯了,这几年被他烧得尖叫的尸体还少吗?
  乔山镇这一夜疯狂直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方长回来的时候,上坡的路上停着那辆屁股都被撞烂的R8。
  诗雨迎着大灯走到了方长的车面前,毫不客气地拉开了副驾的门,然后坐了上来。
  “你赔我车!”
  诗雨两腿一卷,整个人在那坐椅上缩成一团,方长两眼一定,盯着那结实的大腿绷得紧紧的屁股,看得有些僵硬。
  紧接着,方长嘿嘿一笑道:“你这车又不是我撞的,为什么让我赔啊?”
  诗雨瞪着方长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哼道:“如果不是你设计我的话,我怎么可能输得这么难看。”
  “嘿,我凭平事跟你打平的,怎么就变成设计你了啊!”
  “你……”诗雨听得心中一堵,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要知道诗雨是一个非常好强的女人,凡事都得争个输赢,也就是说,要么输,要么赢,可是这一场赛车居然以打平告终。换句话说,诗雨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只不过方长碍于她的面子,以一场平局让大家都不那尴尬而已。
  开始的时候,诗雨还有些想不通,方长这种做法分明就是对她的一种羞辱,可是再一想,她跟方长无冤无仇,方长没必要羞辱她。几杯酒一下肚,诗雨在车里暗暗地想,这家伙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你跟我交个底,是不是故意激怒我的?”有些小躁动的诗雨双腿歪向了方长一边,两腿夹得很紧,轻轻地一个磨蹭的小动作,就让方长有些口干舌躁。
  方长吧唧了一下子嘴皮,僵硬地说道:“算不上激怒吧,只不过这一场比赛我不想输的话,你肯定赢不了。”
  “呸!”诗雨红着脸啐了一口,自信道:“我想了想,如果今天反过来跑的话,你就输定了。”

  诗雨总结了一下,让她输的主要原因应该在赛道的行进方向出了问题。大直道陡坡让她的爱车在动力上吃了很大的亏,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用了氮气加速。那么如果反过来的话,以R8的动力完全可以应付,绝不会那么的狼狈。
  “如果反过来的话,你就车毁人亡了!”方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么好强,就算是下坡,你也会忍不住打鸡血(氮气加速)的,以这种方式入弯,你的时速可以保持在一百五……翻滚过去!”
  “你去死!”诗雨噗地一下子笑了起来,顺手就朝方长捶了过去。
  方长眼急手快,一把将诗雨那双捏在手里,两人的心同时一颤。
  过了好久,诗雨哼道:“你把我车撞坏了,赔我!”

  方长嘿嘿一笑道:“我会修车……”
  诗雨听得心头一浪,顺势翻坐顾方长的身上,一下子放倒坐椅,趴在方长的身上哼道:“那还不快修……”
  “我去,我是说真的,真的修车……我真的会修……”
  诗雨拧动着身子,咬着方长的耳朵哼道:“我知道,你技术真好……修得真好,你快一点……”
  叭……叭……

  安静的乔山镇,时不时传出一阵喇叭声来,吵得人心烦,怎么睡都睡不着。
  就在那晃动的车不远的地方,柳冰那丫头面红耳赤地看着这一切,心情复杂,身体有些躁动,抚弄着那有待于开发的部位,太难受了!
  诗雨被修服气了,手脚发软地被方长抱进了他家里。
  看着诗雨有些害怕的样子,方长嘿嘿笑道:“不干了,不干了!”
  “讨厌!”诗雨哼了一声,拍了拍身己身边的位子,嗔道:“过来躺一会儿吧!”
  方长听话地听躺在诗雨的身边时,听她在耳边轻轻地吐着热气道:“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输啊?”

  “R8的爆发力还是太差了!”方长说道:“你把活塞连杆还有曲轴等等的发动机核心部件全都做更换,只有这样才能顶住来自氮气加速时对发动机部件的冲击,可是自重一下子就上了另一个台阶。你第一次跑这条道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入弯的时候车点头点得有些猛。乍一看可能是避震器的原故,实际是车的配重已经变得不够科学。你太追求极致,忽略了整画平衡。”
  诗雨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冲动跟方长来了一次激情的碰撞。听到方长的这些话后,她才知道,原来发生的这一切都不是冲动的后果,那种发自内心的欲肉完全是源自于对方长的崇拜。诗雨原来并不知道什么叫意乱情迷,不过从今天起,她知道,意乱情迷大概就像她现在这样,明明撕裂的痛还清晰,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跟他再来一次,什么姿势都可以。
  想到这里,诗雨不禁把方长贴得更紧,抱着方长那壮实腰,指尖不断地撩动时,哼道:“那这么说,我是输在车上咯?”
  “是不是输在车上,你自己心里没点比数吗?”方长笑道:“安全桩占了路基,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你倒好,惯性思维加肌肉记忆,完成了所有的操作,你这车能修就不错了,要是运气不好,修都修不了!”
  “烦死了你!”诗雨嘤咛了一声,道:“我困了,别碰我,我就想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诗雨知道这个连衣服都没脱的男人一会肯定会走,只不过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在意他是否会离开,满足地窝在方长的怀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她睡着了,方长这才把有些发麻的手臂从诗雨的脖子下面抽了出来,这车修着可真带劲。
  仔细回味了一番后,方长这才从床底下拿出一袋纸钱,然后提着往坟山走去。
  来到老爷子的坟前,点上香,点上蜡,再把纸钱烧起来,方长点了根烟,盘膝坐在墓碑前,把一摞做得逼真的冥币搓成一张一张地往火里喂。
  一阵风吹来,火花乱卷时,就像真的有鬼来收钱了一样。

  方长微微一笑,心中暗道:“爷爷,你是在怪我把她放走了吗?她虽然是害死您儿子和儿媳主要凶手,不过只是一条小鱼罢了,您放心,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不是我的风格,你在下面等着,我会一个接一个把他们送下来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得把汪梅抛出去,不然的话又怎么能把大鱼给钓出来呢?”
  也不知道方长是什么时候把纸钱给烧完的,倒了半瓶酒下去过后,自己把剩下半瓶给喝了,累了一整天,将就着就在这里睡了下去。
  日期:2018-08-2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