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40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管家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听了之后摆了摆手,这管家立马不说话了。

  我静静的看着他,罗林与天展站起来给这老人作了一礼,老人也摆了摆手,两人坐了下来,并没有说话。
  “这么年轻的算命师,少见,行吧,这里气味太重了,我闻不了,你给我算算,你应该知道我要算什么。”
  这老人声音异常的沙哑,好像很久没有喝水一样。
  我沉吟了一下点头,这人是标准的普通人无疑,但又有点不普通,不同之处居然有些诡异。
  我仔细的看了他的面相几眼,想了想说道:

  “脚踩棺木不入土,
  手抓天云福吉祥,
  要与日月夺光辉,
  需人聚元定时辰。”
  在场所有人听了我这话,都面露沉吟起来,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唐曼,随后是那白发老者,然后才是这老人,罗林与天展则是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至于这老人的管家与子孙则是一脸茫然。
  “算得不错,我算的确实是这个。”
  这老人点头,“我这趟算是没白跑,能将我算出来的,不多,你算是一个。”
  他这么说是对的,他虽说是普通人,但福气太大,这福气也掩盖住他的五官,所以一般人倒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不过你将最后两句给我解释一下。”这老人继续说道。
  我道,“老先生要与日月赛跑,则是需要一样东西,而且这样东西老先生已经派人去寻找了。”

  “哦?那这东西能成吗?”这老人神色一丝异样都没有。
  我再仔细的看了他几眼,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也没有催促的意思,静静的喝茶等候。
  沉吟了一下,我将龟卜拿了出来,放去四枚铜钱,仔细的一阵摇晃后,铜钱掉了出来,两面阴,两面阳,而且落出来勉强成一个圆,也是一种“卦”,也可以通俗一点称之为“草卦”,因为这卦像变化很大,因“风”而定,跟墙头草一样,风往哪边吹,往那边倒。
  也可以勉强称之为“即时卦”的一种,因其他因素而决定。
  我想了想才说道,“不好说,老先生让人准备的这东西难度很高,而且有点虚无缥缈的感觉,成的几率不大。”
  “有几成?”这老人问。
  我沉吟了一下道,“一成。”
  我这么说,天展他们都看着我,连唐曼也脸微微诧异起来,似乎记得我说的这概率太低了,其实我还说高了一点,几率半成都不到,太缥缈了。
  “才一成吗?”这老人喃喃自语,
  我点头。
  老人沉默下来,他将一杯茶一口喝完,似乎在思考什么,他手拿着茶杯有些颤抖,他这样子我们几个自然都没说话。
  几分钟后,这老人看了白发老者一眼,然后继续问我,“那你帮我算算,我还能与日月赛跑多久?”
  我盯着他的疾厄宫看了几眼道,“两年不到。”
  “准确一点。”
  “一年零三个月的样子。”我道。

  这老人眉头一皱了,他盯着我摇头,声音更加的沙哑,“不对,我二十年前,年前找人给我算过一次,他说我还有三十年的时间!”
  我神色不变的道,“这么跟你说吧,我不清楚这人二十年前是怎么算的,但你要知道,人的面相是会变的,你的疾厄宫已经被牵连出了几分黑气,影响到了你的寿命。”
  “牵连?什么意思?”这老人盯着我问。
  “你的疾厄宫本身是正常的,这个在面相十二宫里是预示疾病的,我不得不说,以你这个年纪还无病无痛的,很罕见,但最近是否久睡不入?精神恍惚了?”我问。
  我这么说,他的管家脸色有些难看了,似乎以为我在骂他老爷一样。

  他孙子则是冷冷开口了,“你胡说什么?我爷爷身体好的很,怎么可能久睡不入?”
  我看了他一眼,平静的道,“对不对要你爷爷说。”
  这老人犹豫了一下点头,“你说得不错,但这跟你说的有什么关系?”
  这老人这么说,他孙子与管家神色一变了。
  这老人摆了摆手,他们两个才没继续说话。
  我继续说道,“关系大了,你这疾厄宫的黑气是测被你的福德宫所牵连的,福德宫代表什么我想你也知道,很简单的说,你派人找的东西损害了很多阴德,而阴德跟寿命是有一丝联系的。”
  “你二十年前别人给你算,你有三十年寿命不错,算到现在也还有十年,但你这二十年派人找的东西,你虽说没有自己动手,但因果循环,会一点一点的积累到了你的福德宫,把你原本的寿命一点一点的夺走了,也是为什么你现在只有一年三个月寿命的主要原因,如果你不信,你现在可以再找二十年前给你算命的那人再算一次。”
  这老人听了我这话,盯着我的眼睛越来越恐怖,我没有再说话,天展他们也没有,唐曼更加不会说话。
  我倒是好,这老人派人到底在找什么,竟然会这么损失他的阴德,二十年里,居然慢慢的夺走了他接近八年的寿命,这八年对于一个八十岁老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度有钱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应了一句话,人死了,钱还没花完。
  安静几分钟,这老人的眼睛才缓缓恢复正常,而且还夹杂着一丝掩盖不住的苍老,他的管家给他在倒了一杯茶,他继续喝茶,喝得很快,好像很渴一样。
  “那人我现在找不到他了。”

  这老人摇头,“这二十年来,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感觉得到,你说得不错,如果我派人找的东西最终成不了,我估计也活到你刚才说的时间吧!”
  他这么说,他孙子立马红着眼睛安慰起来,老人摆了摆手,“人前不露怒,人前不露哭,记住了,你可不能再让我失望了。”
  这青年拼命点头,他这么说,我诧异的看了这青年几眼,神色微微一动。
  “你再给我算一事。”他继续说道。

  “你说。”我道。
  “我家族现在的气运,还有之后的气运。”他道。
  我沉吟了一下,将桌子的铜钱再次放进龟卜里面,一阵摇晃后,铜钱掉了出来,我了几眼,想了想道,“你家族底蕴深厚,如同一只老虎,可以吃很多肉,但跟老虎争肉的也有很多,狮子可以,鬣狗可以,甚至乌鸦都可以。”
  “哦,狮子是谁我知道,鬣狗是谁我也知道,你说的乌鸦我也知道,不过你这是说我家族现在有这么多敌人,这是要灭的节奏?”老人神淡然的问。
  我摇头,“树大招风,但大树才能招风,风再大,可以吹断树的枝叶,甚至树的主干,但大树的根基是吹不了的。”
  这老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伸手,他管家把他搀扶了起来,他道,“今日之算,我满意。”
  他这么一说,他的管家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出来,递过来给我,我看了金额之后眼睛微微一跳。
  “但我会再找你。”
  他说着这话拄着拐杖走了出去,“哦,对了,他日你来京城,可以过来找我,你可以叫我刘老爷。”
  “刘老爷?”

  我喃喃自语,京城我没去过,这刘老爷自然没听说过,他带着他的管家走后,那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老者居然也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