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36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手的元天豪手臂多出了一只修长的手,直接一带,这只断臂再次被撕裂开来。
  元天豪惨叫一声,手臂立马喷出血液,而且元天豪胸口赫然凹陷了下去,他还了一掌!
  元天豪瞪大眼睛,好像定格了表情一样,吐出一口鲜血,眼的神采缓缓的变暗。

  苍天道人惊怒至极,“徒儿,徒儿,好,好,我茅山正宗与你术门不共戴天!不共戴天!!”
  他说完这话,唐曼已经一掌轰了过来。
  苍天道人嘴角抽搐,他一只干枯的手掌不得不伸出,他手掌冒出灵光,一掌也拍了出来。
  砰!
  苍天道人身躯一震,一丝不正常的猩红立马在他脸浮现出来,他抓着元天豪极速后退,“哼,原来武者也不怎么样,这一掌我接下来了,不过,你准备迎接天某的报复吧!”
  他说完这话,已经带着带着晕死过去的元天豪跑了出去,他身贴了速度的辅助符笠,所以跑得很快,转眼间没有了踪影。
  唐曼目光一凝的盯着苍天道人逃走的方向,然后低头看了手还冒着血液的断臂一眼,直接将断臂甩了出去。

  “叫人过来处理一下,我不喜欢这里太脏。”
  她说完这话,在我目瞪口呆的神色走进了黑纱里面,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茅山正宗要与术门对立了,以茅山正宗的底蕴,我们术门怎么抵挡?
  而且我跟苍天道人之间的约定呢?
  愣了半响,我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后,进来七八个人,他们看了这里几眼后,恭敬的开始收拾起来,刚才那诡异火焰将地都几乎融化了,塌陷了一块下去,要整理估计要到较麻烦。
  我跟他们交待了一下,同样的走进黑纱里面,通过山洞到了唐曼的木屋,走进去后,却没有看到唐曼坐在她喜欢坐的窗户边看书。

  而我听到了厨房里面有动静,我神色一动的的朝厨房走去,却发现唐曼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还穿了一个做菜用的围裙,她正在切菜。
  她要做饭?而且是主动做?
  见她长发挽了起来,几丝碎发垂在耳边,有种特别的感觉,我完全想不到唐曼刚才经过一番激战,她居然只洗了个澡,也不休息看书了,换了一身衣服在切菜,我有点懵逼了。
  我走了过去,她微微低头的认真切菜,一刀一刀的,动作轻柔,她切的菜很好看,因为她刀工好。
  我犹豫想问她我们术门怎么接茅山正宗的招,毕竟茅山正宗的弟子很多,这是一个难题。
  唐曼似乎已经猜测到我要说什么了,她低头道,“茅山正宗底蕴的确是深厚,他们弟子很多,而且每一个实力都很强,我术门是做生意的,要综合实力,我不了,但苍天他想做什么,怎么做我心已经有数了,他动我的一个地方,我会杀他十个人,动两个,我杀他五十个,这么简单。”
  呃,以唐曼的实力,的确是简单。
  真要单打独斗,苍天道人绝对不是唐曼的对手,因为唐曼曾经说过,苍天道人如今的八级道术师境界是勉强提升去的,今天如果不是他动用了那种罕见的符笠,唐曼直接留着他不难。
  我松了一口气,她这么说,我刚才也想了一下对策,毕竟苍天道人太阴毒了,不得不防,而且我也有了其他的应对之策,以我现在与苍天道人斗法肯定不行,但计谋,我不会输太多的。
  沉默了一下,我道,“我来吧。”
  唐曼摇头,“算了,我来,你手动不了,我也想吃吃自己做的饭。”
  我一怔,随后一脸怪的看着她,“你不是说自己做菜很难吃吗?”
  唐曼砰的一声放下了刀,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露出一丝尴尬,我怎么会想到她会主动做饭?不是应该坐在窗户边看书等我做饭吗?
  意外了,所以才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出来。

  唐曼这摔刀的架势明显有些火了,我赶紧说,“继续,继续,……”
  然后唐曼盯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她才拿起刀继续低头切菜,我也不敢打扰她了,毕竟做菜难吃,要是在她炒菜的时候还说话,打扰了她,那等会这饭怎么吃?
  没一会的功夫菜切好了,她将锅洗了一下,将火打开,似乎犹豫着先放什么,我无语了,她在其他事那么聪明,怎么做菜方面好像那啥一样了?智商直线下降啊。
  眼看锅都烧得冒烟了,我只能开口,“放油,先放油……”
  “你闭嘴!”唐曼语气有些火了。
  我无语的闭嘴了,她这放油下去了,我看到她马要放菜,我急忙过去,油已经这么热了,这不被油炸到?
  但她动作太快了,直接将刚洗好的黄瓜放了进去,噗呲,唐曼后退了几步,我一把把她拉退了几步,将火一关。
  然后看到手臂多出了几个红点,好像要起水泡了,她被烫到了。

  这得多痛啊?她吱都没吱一声,我无奈说,“没事吧?”
  她没有说话,我只能把她拉到了一边,然后去把牙膏拿过来,挤了一点抹在她的伤口。
  却看到她这只手臂之前的伤痕已经愈合了,但还是有一条弯曲的伤疤,在她雪白的手臂显得格格不入,她这手臂这么修长完美,却因为这伤口而大打折扣了,她不会介意,但我感觉有些愧疚。
  我无奈摇头,她也正好撇头在自己的伤口,短暂间,我与她对视了。
  “痛不痛?”我问。
  她摇头。
  “这线是什么时候拆的?”
  “一个星期前。”

  “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我问。
  “你不在。”她道。
  一个星期前,我好像还在还在那只狐狸精那里,真的不在。
  我也不知道问什么了,看着她手臂的红点,她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痛,还是压根不会说出来?
  用牙膏把几个红点都抹后,她眼皮都没跳一下,只是低头看着我的手。

  我让她出去等,她犹豫了一下道,“我想继续做,我不让你闭嘴了,你再教我一次,我今天不想让你给我做饭了。”
  我无奈点头,将火重新点燃,她拿着锅铲炒了起来,将之前教她的再说了一遍,四个菜,花了接近一个小时,端出来之后,我都无语了。
  看来她想学,但真心让我感觉自己好像在教小朋友一样。
  她低头夹了一块菜放进自己碗里面,夹起来咬了一口,然后将菜放下,说,“好咸。”
  我这一天没吃饭,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一片黄瓜吃一碗饭不行?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夹起来塞进嘴里,胡乱的咀嚼了几下硬咽了下去,然后说,“还行啊,”
  “真的?”唐曼眼睛微微一亮。
  我硬着头皮点头。
  “可我觉得太咸了,而且还没熟,有点难吃。”唐曼轻声道。
  我真心想点头,但算了,她第一次做饭给我吃,我怎么也要给她一点面子,只能用行动还表明“还行。”
  继续夹菜,囫囵吞枣般的吃了起来,几分钟我吃了三碗饭,唐曼似乎被我逗乐了,她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很少看到她笑,所以我怪的看了她一眼,她眼睛转了转,低头吃饭。

  吃完饭后,唐曼主动的洗碗,她很爱干净,所以也洗了很长时间,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