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0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姝娟”,李姝媛又恢复了一个女人的温婉和含蓄,娇羞的依偎在李沧海怀里,任凭他毛手毛脚的,只是淡淡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哦,好名字,你爸妈肯定是有学问的人,给你们姐俩起的名字都很好。”
  李姝媛听了李沧海的夸赞,抬头红着脸看了看他,没说话。
  李沧海便笑着说:“我问了,公司账上大概能有四百多万,可以拿出四百万来。”
  李姝媛听了很是高兴,连忙拿出手机给姐姐打电话。
  李姝娟听说妹妹帮忙筹到了四百万,很是兴奋,连忙约她见面。

  李姝媛只好解释说:“我也是通过朋友公司弄到的,你等我电话吧,准备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李沧海看着李姝媛给姐姐打电话,心里又涌出坏水儿来,便又动起手来。
  李姝媛不敢反抗,只好自己强忍着兴奋,努力用平和的语调和姐姐聊天。
  过了会,李沧海见李姝媛适应了,便又加大了力度。

  李姝媛终究抵挡不住,不小心闷哼了一声,电话对面的李姝娟果然有所察觉。怪异的笑着问:“你……干什么呢?”
  李姝媛停顿了一下说:“没事,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李姝娟笑了笑问:“咋了?小卫又好使了?”
  李姝媛正被李沧海撩拨的难以自持,听姐姐说起小卫,连忙红着脸说:“你别瞎说,不是。”
  李姝娟便更加诡异的问:“那是谁?你这丫头,是不是约会呢?”

  李姝媛被姐姐说中,更加着急,连忙说:“哎呀,不是,瞎说什么,没事我挂了,再见”,说完赶紧挂了电话。
  李沧海见她挂了电话,反而停下手来不动了。
  李姝媛被撩拨的正要兴起,见李沧海罢手,知道他是故意的,便贴过身来,眼神里满是渴望。
  李沧海看着李姝媛焦急的样子,想着刚才她打电话的一本正经,感觉很是特别,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她按在身下。
  坐在旁边的小卫则更加的兴奋,亲眼看到现实中端庄温婉的妻子,被欲/望折磨,奴颜婢膝的跪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完全没有了一个女人矜持,此时此刻,她更像是一头发情的母兽,回归了人类作为动物的最原始本能。
  小卫兴奋的吞咽着唾液,眼看着妻子满头长发遮住了脸,也盖住了她满脸的渴望,小卫非常渴望看看妻子此刻的表情,但是没有李沧海的允许,他不敢过去,只好乖乖的坐在角落,就像一个局外人、一个透明人,仿佛房间里的激/情和暧昧和自己无关,那种感觉,有无奈、有胆怯、有兴奋、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屈辱,总之,那复杂的感觉,让他迷恋,无法舍弃。
  自从感受到他们夫妻二人的臣服以来,李沧海对李姝媛仿佛少了刻意羞辱、调/教的内容,更多的还是男女之情,特别是在现实中看到李姝媛那日渐柔情的眼神,便越发的觉得应该好好珍视这段感情,至于偶尔产生的一点另类想法,倒更像是专门针对小卫的内心需求。
  小卫眼看着李沧海完成了冲刺,又休息了会,这才开始穿衣服。
  李沧海穿好衣服,见小卫正殷勤的朝自己笑,突然想起什么,便朝他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小卫赶紧起身站到李沧海身旁,以为他会安排自己做些什么,却听他说,去把那个密码箱拿过来。小卫听了很是疑惑,却不敢怠慢,赶紧去拿过密码箱交给李沧海,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李沧海接过密码箱,扭头朝依旧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的李姝媛笑了笑,然后又默默的打开密码箱,从里面拿出一条贞/操带来。
  小卫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实中的贞/操带,那个像丁字裤一样的皮质贞/操带,前面交叉的位置有一把小小的铜锁,仿佛昭示着一种权力,一种任意处置和剥夺的权力。处置是对妻子李姝媛的,而剥夺,则是针对作为丈夫的小卫。
  李沧海亲自给李姝媛穿好,上了锁,拔下钥匙扔进密码箱里。

  小卫默默的看着李沧海完成这一切,感觉到自己作为丈夫的最后一点尊严都被他剥夺了,如果说原来他还有阳奉阴违、偷偷满足自己的可能,那么现在,他连这一点可能都没有了,此刻,那明晃晃的禁锢在妻子两腿之间的带子,仿佛是刻在他脸上的烙印一般,让他自己从内心深处彻底接受了这一切。小卫心中暗想,如果在古代,自己应该就是所谓的奴才吧,原来只是老婆在游戏中臣服,现在连自己在现实中都成了李沧海的家奴了,只是面对这一切,好像并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天生的宿命吧。

  李沧海锁好密码箱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着说:“以后小媛就彻底是我的人了,未经我的许可,你不要碰她,明白吗?”
  小卫连忙谄媚的笑着说:“是,我们都是您的人,您放心。”
  李沧海把箱子递给小卫,让他放好,又拉着李姝媛腰间的带子试了试松紧,觉得松紧适中,这才放心的又把她抱在怀里笑着问:“喜欢做我的女人吗?”
  李姝媛有些害羞,红着脸点了点头,又依偎在李沧海怀里抚摸着他的胸膛,见丈夫小卫收完密码箱出来,便更加的不好意思,只好将头往李沧海怀里又贴了贴,直到李沧海起身,才拿过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频道。

  李沧海把走到门口,又转身笑着拍了拍送出来的小卫说:“刚才逗你呢,记住,你老婆永远都是你老婆,游戏永远都是游戏,小媛是好女人,我会珍惜她,你也要珍惜她,明白吗?”
  小卫突然听李沧海这么说,很是突然,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喊了声“粟哥”,又笑着点了点头。
  小卫送走李沧海,再转身回来时,妻子李姝媛也在低头看着腰间的东西。小卫趴到妻子身下仔细的观察起来,那东西果然紧紧的贴在身体上,下面的带子恰如其分的贴合在皮肤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果然是没有半点机会留给自己。
  整个晚上,小卫都被李姝媛腰间的东西吸引着注意力,时不时的要看一看、摸一摸。
  李姝媛笑着说:“你喜欢让粟哥也给你带一个吧。”
  小卫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却依旧放不下,心中暗想,这东西与其说带在妻子胯间,倒不如说是带在了自己的心间了,想到这,便再次对李沧海充满的崇拜之情。

  第二天一早,李沧海担心李姝媛上班不方便,又特意到小卫家帮她解了锁。
  日期:2018-10-2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