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0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想起冷若冰的呻吟,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说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呻吟声。”

  冷若冰发来一个敲打的表情骂道:“讨厌,不许瞎说。”
  李沧海却越发的来了兴致,撩拨她说:“还想再听,不知道是否有机会。”
  冷若冰回了一个大笑的表情说:“果然是风流浪子,这么快就扔下皖儿勾引起别人来了。”
  李沧海看了冷若冰的信息,突然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龌龊,那种将缺点直接呈现在面前的尴尬,让他很是烦闷,便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过于风流了,客观的说,冷若冰对自己看的很透彻了,或许这也是她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敬而远之的原因,只是造物弄人,俩人还是没有绕过那一劫,莫非这也是命运的安排,让她看清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龌龊的角落?
  李沧海默默的回了句:“对不起,早点休息吧”,说完便放下手机去洗澡了。

  在卫生间里,李沧海再次反省自己,这些年来,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是否真心爱过她们中的某一个人?还是仅仅为了猎/艳和满足肉体的需要?只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不禁怀疑自己活了三十多年,是否真正了解过自己。
  等洗完澡回来,李沧海又拿起手机翻看信息,却看到冷若冰发来的一串数字,看上去像是宾馆的房间号。李沧海一阵兴奋,可想起刚才的对话,又犹豫起来,想着自己此刻是否应该矜持一下?思前想后,李沧海还是穿好衣服,敲开隔壁小卫的房门,拿了车钥匙,推门出来了。
  李沧海开车来到以前常住的宾馆,按照号码找到那个房间。看到门上那个号码时,李沧海犹豫了一下,想着万一开门的不是冷若冰该如何应对,想好了便上前敲了敲门,很快,门悄然打开,却看不到人。李沧海壮着胆子走进去,果然在门口看到了裹着浴巾的冷若冰。
  李沧海搓着手干笑了两声,站在门口不知说什么好。

  冷若冰倒是落落大方,关好门走到房间里,笑着说:“坐吧”,说完靠在桌子旁端着水杯喝水。
  李沧海坐到床上,依旧是尴尬的笑了笑,想着该以什么话题开口,却最终还是问道:“苏皖……,她没事吧?”
  冷若冰见李沧海突然问起苏皖,原本积蓄起来的情/欲仿佛突然之间烟消云散了,便情不自禁的捂着嘴笑了起来,笑完了又问:“男人是不是都这么自以为是?觉得女人离开自己就活不了,一定会寻死觅活?”
  李沧海再次被冷若冰的犀利打倒,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如果真是我自作多情,也是好事,至少没伤了她。”
  冷若冰点了点头说:“沧海,其实你不必这么累,我不是贬低你,也不是刻意开导你,但现实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的,你不需要把那么多负担都背负在身上。其实苏皖也是,她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和在你心中的重要性。我觉得很多时候,男人对女人的恭维和欣赏,都是一场戏,一个聪明的女人,会陪着对方把戏演完,演的更加惟妙惟肖,从中获取一些虽然虚假却看似美好的满足感。苏皖的幼稚就在于,她明知道你是个浪子,却还要天真的以为自己有那个魅力拴住你,以为你能对她死心塌地,所以我说这样的结果不怪你,甚至应该感谢你,感谢你让她及时的从掩耳盗铃中解脱出来,否则她可能还真的以为一个男人会因为她的优秀而变得专一起来呢。”

  李沧海听冷若冰的分析,越发的感受到这个女人的通透,只是一想到自己在她眼中是如此不堪,便越发的气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笑着恭维她:“你太透彻了,透彻的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了。”
  冷若冰放下水杯走到窗前,又转身看着李沧海说:“不管透彻不透彻,现实就是那样的,不会因为我们的掩耳盗铃有一丝的改变,我想皖儿的幼稚在于,她没有看透,却自以为是的标榜自己看透了,我呢,或许看透了一点,却非要说出来炫耀自己的通透,而你却是看透而不说透,真正危险的,恰恰是你这种人。”
  李沧海挠了挠脑袋,打岔道:“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怎么听得我迷迷糊糊的?”
  冷若冰笑着白了李沧海一眼说:“不管你说什么,心照不宣的境界最好,你懂没懂,不在于你说不说,而在于我是否认为你懂了。”
  李沧海故意皱着眉头说:“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姐姐你能不能别说绕口令?”

  冷若冰听了笑了笑,不再说话,只是站在窗前看着李沧海,眼神瞬间柔软了许多,让人充满了幻想。
  李沧海看着冷若冰被浴巾裹着的胸,白嫩细腻,很是好看,只是想到刚才她说的话,总感觉不好意思再对她下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站起身来,笑着说:“姐姐开导的太有必要了,行了,我也想开了,就不打搅您休息了,走了,早点睡吧,”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冷若冰见李沧海转身离开,心中竟然有一丝失落,只是说话间他已经走到门口,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开口挽留,只好眼睁睁看着他开门离去,留下一片落寞飘落在心底。
  两天的课一晃而过,李沧海和冷若冰终究还是没有再续前缘。
  冷若冰原本有些失落,却还是固执的安慰自己:“真是躲过了一劫,否则又要落入李沧海的魔爪了。”

  李沧海从省城回来便又投入DMS的各种事务之中,又过了没多久,他就听说辛迪已经从原公司办好了离职手续,便让她直接去找陆颖办入职手续,又给她一把蓝钻小区的钥匙,让她平时就住在那里。
  临走前,辛迪非要带老公请李沧海吃饭。
  李沧海有心拒绝,却又盛情难却,只是到底还是担心他老公识破俩人的关系,只好带上索菲娅一起赴约。
  辛迪的老公卓不凡是一个瘦高的男人,长相比左浩还要帅些,却少了左浩那份风流才子的潇洒,再配上他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甚至还有些猥琐的感觉。整顿饭,都是卓不凡在那白活,要是不知内情的,恐怕要误以为他是老板而不是一个才刚靠别人赏了碗饭的人。

  吃完饭出来,索菲娅刚一上车便急不可耐的揶揄道:“大哥你从哪弄这么个奇葩?就那货还能管健身房?”
  李沧海笑着说:“让他试试吧,说不定能发挥点作用。”
  索菲娅不屑的说:“我看费劲,就那德性,给他个联合国管都嫌小,能好好给你管健身房?请这么个人来,你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李沧海无奈的说:“我还看不出来他是什么货色?这不是看他老婆的面子,辛迪在财务方面的能力很强,公司需要她这样的人,至于卓不凡,就算是多给他老婆开份工资好了。”
  索菲娅摇了摇头笑着说:“这样的男人,都指望老婆混饭吃了,还牛逼哄哄的,我最看不上了。”
  李沧海笑着说:“都一样,人要是没有自知之明就会沦为别人的笑柄,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往往没什么本事,老卓这个人,眼高手低,要是工作不踏实,你该骂他就骂他,不用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