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9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涛满是歉意的说:“李总,是我告诉她的,雯雅不会出去乱说的,您放心。”
  李沧海笑了笑说:“没事,你们俩我还信不过?不过上次还真不是他们,是在酒吧认识的一个,玩的也挺疯的,对户外做情有独钟,做完又带她去酒吧,差点被轮了。”

  吕涛听了很是兴奋,兴致勃勃的问:“是吗?结果怎么样?”
  李沧海笑着说:“结果肯定是没有了,不过我感觉她挺兴奋的,我要是不控制局面,说不定她真被那两个小混混给上了。”
  吕涛关切的问:“是吗?她喜欢玩多人的?”
  李沧海嗯了一声说:“我感觉她应该有那个倾向,有机会我问问她,看她想不想一起玩,可以的话,也给你换换口味。”
  吕涛呵呵的笑了笑,却没再说话。

  李沧海知道他是忌惮张雯雅,便低头问张雯雅:“怎么样?你也不能总是州官放火嘛,偶尔也让他点点灯呗。”
  张雯雅不屑的说:“我才不管呢,乐意玩就玩呗。”
  李沧海通过后视镜和吕涛对视了一下,看到他眼神里满是感激,便知道吕涛内心的期待了,想来这吕涛毕竟不同于小卫,他在生理上没有任何问题,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对女人怎么会没有渴望呢?只是不知道他和小卫在一起会交流什么,如果这两个男人的老婆也在一起,又将是什么场景呢?
  到李沧海家楼下时,张雯雅和李沧海又纠缠在了 一起,吕涛不敢打搅,便熄了火,关了灯,在黑暗中默默的听着后座的呻吟声。又过了会,后座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声音,没多大一会,李沧海便下车走了。
  李沧海进了家门,看见门口索菲娅的鞋子,这才想起下午走时让索菲娅在家里等,可吃过饭自己却鬼使神差的和张雯雅夫妇厮混了一个晚上,不由得心生愧疚。

  李沧海换了衣服,到卧室一看,索菲娅已经静静的入睡了,内心里的愧疚感便迅速的升腾起来,连忙又退出来洗澡,洗完了又悄无声息的躺倒在她身边。
  李沧海刚一躺下,索菲娅便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看那样子并不是醒来,李沧海就没再说话,默默的让她抱着,脑子里却胡思乱想起来。
  想起文小文说的话,李沧海突然觉得,自己也如同伤害陈璐一样在伤害着索菲娅,如果真的如文小文所言,伤其一时,救其一世,那自己也该尽快让索菲娅断了幻想,只是,对这个女人,自己能否做到像对陈璐那样说放就放吗?想到这,李沧海便又纠结了,原本想找机会想索菲娅求婚的念头又重新模糊起来。
  第二天一早,李沧海送走索菲娅,便又驱车奔了省城,近一个阶段,他往返两地,开车也很辛苦,便萌生了找个司机的想法,外面随便找一个吧,又觉得信不过,可自己认识的好像又没有太合适的,想来想去,一直到出了高速口才突然想到了小卫。
  李沧海以前知道小卫做点小生意,却不知道他做的有多大,有些担心他不屑于当司机,便把车停到一边给小卫打电话。
  小卫和李沧海相识以来,一直都是通过QQ联络,虽然留了彼此的电话,却从来没有打过,这次突然接到李沧海的电话,颇有点诚惶诚恐的感觉,接通了便赶紧叫粟哥。
  李沧海和小卫寒暄了几句,笑着说:“我听说你自己做生意?”
  小卫疑惑的说:“是,小本生意,最近效益也不太好,您有事?”
  李沧海听了心里高兴,便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事,你要是效益不好,我给你找点事儿干。”
  小卫连忙说:“好啊,谢谢粟哥,您说什么事?”
  李沧海说:“我呢,最近省城这边又注册了一家公司,业务比较多,自己来回开车跑也很辛苦,所以我想找个信得过人帮我开车,你看你有没有兴趣?我也不是总往这边跑,你要是乐意呢,就跟着我,有事就给我开车,没事儿呢,你自己的生意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不干涉,咋样?”
  小卫原来光知道李沧海在一家公司当副总,现在听说他又注册了家公司,这才知道他已经自己干了,虽然不知道他做的有多大,可见他还能想着自己,也很是感动,只是听说让自己当司机,有些犹豫,便哦了一声,没说话。
  李沧海笑了笑说:“你也别勉强,我也跟你实话实说,这事倒也不着急,你也可以再考虑一下,不想做也无所谓,想做,我也不会亏待你,将来公司要是发展的好,肯定也会有更好的机会。”
  小卫笑着说:“好,粟哥,我是没问题,要不我跟小媛再商量一下?”
  李沧海笑着说:“好,那你问问她,有结果了给我回个信儿。”
  挂了电话,李沧海又挂上档往市区开,还没进环线,便又接到沈睿的电话。
  李沧海只好再次靠边,接通了沈睿的电话。
  沈睿很是高兴,电话接通便笑着说:“沧海,那事儿落地了。”
  李沧海听沈睿这么一说,便明白了,笑着说:“是吗?见到文件了?”
  “对,公示期刚过,我看到文件了”,沈睿依旧难以显示内心的喜悦,笑着说:“要感谢你呀,沧海,帮了我的大忙了。”
  李沧海知道沈睿是客气,且不说那钱原本就是她的,就算真的是自己掏的,就那个数,恐怕也不是事情的决定性因素,说到底,恐怕还是她那个更高级别的老公发挥了作用。可不管怎么说,对沈睿这样一个城府颇深的人来说,能第一时间和自己分享喜悦,也是值得欣慰的。
  想到这,李沧海更不敢居功自傲,连忙说:“姐您别逗我,您那是水到渠成,跟我可没一毛钱关系,我要是组织部长,直接给你提正厅。”

  沈睿笑着说:“那我就借你吉言,争取更大进步。”
  放下电话,李沧海心中好笑,说什么借我吉言,这才副厅头一天,便想着更大进步了,看来这当官是没有止境的,想当初和周颖一起吃饭时,沈睿说的也是很超然的,上不上那一步不重要,可上了这一步还没站稳呢,已经想着下一步了。站在周颖的角度,想了解这样一个领导,需要用什么样的心思才能真正领会她的意图呢?所以说,了解一个人不能光听她说什么,而是要看她做什么,你信誓旦旦的说了解一个人、精通一件事,可你真正知道的又能有多少呢?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就像光着屁股的皇帝一样,自以为是智者、自以为聪明,最终往往沦为别人的笑柄,而更为可悲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别人在背后笑话他呢。

  李沧海放下电话,把车开到商场,想着应该给沈睿买点什么礼物庆祝一下。她刚上来,追捧的人想必不会少,请吃饭恐怕是排不上的,况且,以俩人的关系,已经不需要靠请客来拉近关系了,所以,李沧海还是决定买个可心的礼物给她,表达一下心意就行了。
  转了两圈,李沧海最终选了双鞋子付了款,从商场出来,便又直奔沈睿的别墅,这还是李沧海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主动到别墅来,因为有了通行证和钥匙,一切都很顺利。
  李沧海放下鞋子又坐到沙发上给沈睿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