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9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还要说什么,却被索菲娅不耐烦的赶了出来,一边推一边说:“算了算了,不用你了,一会儿你等着吃现成的就行了。”
  李沧海甩着手上的水,笑着说:“行,我求之不得呀。”
  索菲娅在厨房忙活了足有一个小时,终于端上来四盘菜。
  李沧海拿着筷子一一尝过,不是太咸就是太淡,还有一盘竟然一股子糊锅味,有心实话实说,可一想她是第一次下厨房,精神可嘉,还是笑着说:“嗯,不错不错,坐下吃饭吧?”
  索菲娅笑着坐下,没等拿筷子便拍着大腿喊道:“哎呀,坏了,还没焖饭呢。”说完便哭丧着脸呆坐在那里。
  李沧海听了哈哈大笑,笑完了说:“算了,别焖了,你陪我喝杯酒吧”,说完便去冰箱里拿啤酒。

  索菲娅喝着啤酒吃上菜,才发现如此难吃,想到刚才李沧海还说不错,内心里愧疚而感动,又想起刚才超市的一幕,顿感俩人的感情柳暗花明,内心里的喜悦便全部表现在脸上,不知不觉的便喝了两听啤酒。
  李沧海看索菲娅酒后红扑扑的脸,又看桌上的酒菜、便不由自主的想起祁薇来,此情此景,虽然房子不同、人也不同、当然,饭菜的质量也完全不同,但女人的心境却是相同的。尽管索菲娅没有祁薇那样的好的厨艺,可她为心爱之人的一片真心却不输于祁薇。
  想到这,李沧海突然觉得,或许该找机会向索菲娅求婚了。
  李沧海和索菲娅喝了几听啤酒,俩人各怀心事,可谓酒不醉人人自醉,确实也没心思再吃饭,便放下碗筷依偎在沙发上一起看着电视。
  李沧海手脚不老实,在索菲娅身上摸索着、撩拨着。
  索菲娅被他弄的浑身发痒,便也开始反击,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完事后,索菲娅还要起身去收拾碗筷,却被李沧海制止了。

  索菲娅见时间不早,也就不再坚持,一起洗漱过便上床休息了。
  俩人一直睡到八点多,李沧海被电话吵醒,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苏皖,连忙看了看旁边的索菲娅,见她还在熟睡,便接通了低声问好。
  苏皖依然是嗲声嗲气的喊着“宝贝”,喊完了便问:“你在哪呢?”
  李沧海慵懒的说:“在家呢,有事?”
  苏皖笑着说:“给你个惊喜呀,开门吧,我就在你家门口呢。”

  李沧海吓得一咕噜坐起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苏皖笑着说:“我带学生在这边有个演出,顺便过来看看你呀,你开门嘛。”
  李沧海一边翻衣服一边支支吾吾的说:“那什么,我说在家不是江北那边,我是说在另外一套房子呢。”
  苏皖生气的说:“什么不是啊?我刚才都听你手机响了,你没事吧你?快开门!”
  李沧海听到苏皖开始砸门,担心邻居听见不好,只好提上裤子给她开了门,想先把她让进来再找理由把她劝走。
  苏皖进门便看到旁边餐桌上的两套碗筷,瞪着眼睛说:“我说你怎么支支吾吾的,屋里藏人了吧?”说完便要往里面走,却被李沧海一把拦住了。
  没等苏皖进去,索菲娅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一边系着睡衣的扣子一边长着哈欠,就像没看到苏皖一样,默默的坐到沙发上。
  苏皖见索菲娅的样子,气氛的问道:“你谁啊?”
  索菲娅刚才听李沧海的电话,就明白了,见苏皖的状态,便知道俩人的关系不一般,只是事已至此,她也不想输了气势,见苏皖问自己,便笑着说:“这位小姐,我是谁,跟你说不着,你想知道,就去问你身边的男人。”
  苏皖气的又转身指着李沧海喊道:“李沧海,你说!”

  李沧海本来就对苏皖的擅自登门感到不满,见她此时又逼问,便没好气的说:“我说什么说?你看不出来吗?”
  “我看不出来!今天你说清楚,她到底是谁?”苏皖说完气急败坏的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扭头看了索菲娅一眼,又哼了一声扭过脸,翻白着眼看着天花板。
  李沧海一看这两个女人谁也不服谁的架势,心中暗暗叫苦,心想以这俩人的脾气,保不齐一会儿动起手来,那就更不好收场了,只好往苏皖跟前走几步陪着笑说:“有些事,三两句也说不清楚,以后找机会再解释,你先去忙你的行不行?”
  苏皖不依不饶的说:“不行,今天你就爷们儿点,要我还是要她,要我,你立马让她滚蛋,要她,咱俩现在就一刀两断!”
  李沧海听了生怕索菲娅生气,扭头看她却见她满脸的不屑,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劝苏皖:“苏皖,咱俩从认识那一天起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咱俩不合适,我这人花心,配不上你,真的。”
  苏皖噌的站起来指着李沧海喊道:“行!李沧海,这算是你给老娘的答复了呗,滚滚滚!”说完,苏皖一把将李沧海扒拉到一边,踩着高跟鞋噔噔瞪的出门走了。
  索菲娅见苏皖走了,也起来换衣服。
  李沧海又陪着笑说:“谢谢啊,刚才给我面子。”
  索菲娅穿好衣服把包拿在手里,笑着看了看李沧海,又拍了拍他的脸说:“别客气,再说,我也不是给你面子,我是不想输给一个黄毛丫头,让一个黄毛丫头堵门里,要是再落荒而逃,我丢不起那人,还有,我也劝你,以后想偷吃就把嘴擦干净,你丢人我不管,可你别拉着老娘我跟你一起丢人。”

  索菲娅说完,脸色一沉,也推门走了。
  李沧海闭着眼睛呆立在门口,心中骂道:“我去,这都什么狗血剧情,真是恶有恶报吗?”
  李沧海郁闷的穿好衣服,见桌上的残羹冷炙,又无奈的把餐桌收拾干净,这才动身出门。
  上了车,李沧海突然想起周末温晓明电话后,一直还没给他回信儿,没想到一下耽误了几天,今天已经是周三了,便连忙翻出他的电话拨了过去。
  温晓明对李沧海的来电很是高兴,寒暄了几句,却无奈的说:“沧海呀,实在不好意思,我昨天刚到广州,还得呆几天才能回去,等我回去了再找你好不好?现在加工制造业务已经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关于规模采购和供应链的那个构想最早是你提出来的,我还是想请你回来帮我实现它。”
  李沧海笑着说:“还是等您回来当面说吧,有很多细节在电话里说不清。”
  温晓明听李沧海虽然没有明确答应,可话里还有余地,还是感到些许欣慰,连声说好,又好言抚慰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李沧海出门吃过早餐,便来到茶馆,径直进了自己最常去的那间小小的茶室。金莎见李沧海每次来都在这间喝茶,便暗自吩咐过大家,任何时候都不要订出去,慢慢的,这间茶室几乎成了李沧海的办公室,只不过这里没有班台和电脑,只有沁人心脾的茶香。
  正喝着茶,李沧海突然接到赵跃的电话,不由得很是疑惑。

  自从离开DMC后,赵跃很少主动联系李沧海,不过有张雯雅时不时的在QQ上留言,李沧海对DMC的发展依然掌握着足够的信息,据他所知,赵跃在刘艳手下工作表现还不错,今天为什么突然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