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8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是吧,那那天你偷听我的时候自己弄了?”
  苏皖有些娇羞的嗯了一声,李沧海听了很是疑惑,又问道:“那天不是你们俩人吗?你当着你姐的面?”
  苏皖笑着说:“那怎么了?我姐知道我喜欢自己弄,以前也看过我自己弄,有一次还帮我吃过呢。”
  李沧海惊讶的问:“靠,你们姐妹是不是有拉拉的倾向啊?”

  苏皖没好气的锤了他一拳骂道:“滚蛋,你还搞基呢,我要拉拉还能找你?”
  李沧海也笑着说:“那倒是,对了,你想不想看她做时的样子?”
  苏皖疑惑的看着李沧海问:“想啊,怎么了?你不会要**她吧?”
  李沧海笑着说:“那有什么意思?要看就看现场直播的。”

  苏皖盯着李沧海好大一会,突然骂道:“靠,你小子还敢惦记我姐?”
  李沧海见苏皖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问道:“咋样?来个双飞?”
  “别逗了,那怎么行?”苏皖撅着嘴把脸扭到一边,不知道是真生气还是装样子。
  李沧海见状,怕她真的生气,便把话拉回来,说道:“既然你不乐意,那就算了吧。”说完,李沧海便松开苏皖,仰面躺在床上。
  苏皖见李沧海不说,反而来了兴致,又扭过头看,侧身支着头看着李沧海。
  “哎,你说说,怎么双飞?她能乐意吗?”
  李沧海便笑了笑。
  “我说双飞又没说跟我啊,你可以跟你姐她们两口子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苏皖听李沧海说让她跟姐夫,羞红了脸,连忙说:“不行不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将来怎么相处?”
  李沧海见她态度坚决,便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说:“实在不行就只能我亲自披挂上阵了。”
  苏皖见李沧海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笑着骂道:“靠,便宜你小子了,还跟我装?”
  李沧海便用力抱紧苏皖,摆出一副仗义的表情。

  “这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愿望吗?我又出人又出力的伺候你们姐妹俩,我有什么便宜可占的?”
  苏皖被李沧海揉弄的心绪不宁,可心里却想着表姐冷若冰,便伸出小手把李沧海的手按在胸前,又接着问:“那你说说你打算怎么办?我可告诉你,我表姐对我像亲姐妹,你可不能伤害她。”
  李沧海见苏皖来了兴致,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怕她缠人的想法应该是多虑了,仔细想来也是,“既然她担心和表姐夫妻会不方便,却能接受和自己一起,显然她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结婚,否则姐妹俩和姐夫还是和妹夫上床,又能有多大区别呢?”
  想到这,李沧海不仅暗笑自己越来越自作多情,哪有那么多女人对你一往情深呢?一个女人真的一如既往的深爱一个男人并且愿意为之走入围城也是需要勇气的,也正因为如此,男人应该珍惜那些真正不计后果对自己好的女人。
  李沧海突然觉得很对不起陈璐,这个女孩一门心思想要嫁给自己,不惜耗费了全部的青春岁月,却最终梦碎,那种伤害恐怕是一辈子都无法抚平的伤痛了。不过,换个角度来说,陈璐终究和自己不是一路人,分了对她未必是坏事,可那个至今仍在等待的索菲娅呢?自己是否应该主动向她求婚呢?这个女人虽然从来不曾索要过一个承诺,可她的决心和意志却丝毫不亚于陈璐,只是,这个在事业上对自己帮助甚大的女人,真的适合娶回家做老婆吗?

  苏皖见李沧海发呆,以为她想着如何勾搭表姐,过了会见他迟迟不说话,便推了推他的肩膀问:“想好没有?”
  李沧海见她催问,笑着说:“你还真想啊?”
  “废话,”苏皖笑着说,“凭什么她抓着我的小辫子,把她也拉下水,省的她以后拿这个嘲笑我,你说是不是?”
  李沧海看着苏皖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突然想起当初自己对张雯雅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只是对姚瑾瑜自己终究还是不忍下手,这苏皖却要对她亲表姐下手了,不禁暗想,女人心,海底针,口口声声说胜似亲姐妹,却照样背后打小算盘,看来这苏皖远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啊!
  “你要真想,不妨试试,一会儿你就照我说的去办就行。”

  苏皖听李沧海说完计划,皱着眉头说:“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勾引女人真是一套一套的,哪个女人落你手里可是倒了霉了。”
  李沧海也皱眉说道:“你有劲没劲?要不是你想我能出这馊主意?再说了,你落我手里你也倒了霉?”
  苏皖连忙笑着说:“得得得,我逗你呢,不过我提前说好了,一会她要是真不乐意,你可不能勉强她?”
  李沧海气急败坏的说:“我有病啊?她要不乐意我能勉强她吗?真要那样就不是玩了,那是强/奸,得进去吃窝头的,你这傻丫头,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
  苏皖看着李沧海着急的样子,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又拍着他的肩膀来安抚他。
  “行行,我知道了,一切都看她自愿,她乐意,就算是让她好好享受一次,她要不乐意,也没损失什么,那你去吧,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李沧海穿好衣服出了房间,又下楼找个超市买了啤酒和小吃,出来结账时,见收银台货架上有安全套,想了想,还是拿了一盒放在购物篮里。等回到房间时,苏皖已经把冷若冰叫了过来。

  此刻,苏皖也穿戴整齐了,坐在床边跟表姐闲聊。
  冷若冰见李沧海买了那么多啤酒和食物,笑着说:“你俩可真能折腾,晚上还没吃饱?还要喝酒?”
  李沧海笑着说:“聊天怎么能没有酒呢,再说啤酒度数低,就当饮料喝。”
  苏皖也一轱辘爬起来到李沧海手里提的两个塑料袋里翻吃的,一眼看见里面的安全套,稍一迟疑,却没有动,只是抬头看了李沧海一眼,便拿了罐啤酒递给冷若冰。
  李沧海也帮忙拿了啤酒和食物放到旁边的小茶几上,又坐到旁边的小沙发上开啤酒。

  苏皖则直接坐到了床边,自己撕开一袋豆干大嚼特嚼起来。
  李沧海笑着说:“光喝啤酒没意思,要不咱们打牌吧?”
  苏皖知道李沧海的计划,大喊着说:“好呀好呀。”
  冷若冰不知是计,笑着问:“怎么打?赌博可是违法的哦?”

  李沧海笑着说:“咱不玩钱的,谁输了谁脱衣服,怎么样?”
  冷若冰马上明白过来,连忙摆手说:“不玩不玩。”
  苏皖却附和着说:“玩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哈哈。”
  李沧海也笑着说:“就是啊,怕什么?”
  怎奈冷若冰打定了主意不上套,坚决不同意打牌,这让苏皖有些着急,无奈的看着李沧海。
  李沧海见冷若冰坚决,笑着说:“那就不打牌了,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冷若冰第一次听说这个游戏,好奇的问:“什么叫真心话大冒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