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8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见左右全是女士,有些不好意思,站的远远的笑了笑,没说话。
  苏皖却是认真的征求意见,见他站的远远的便喊道:“哎呀,你进来嘛,帮我参谋参谋。”
  李沧海只好无奈的走了进来,站到她身边,见左右都是胸/罩和小内/裤,颇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那只有两个带子的丁字裤就那样赫然挂在眼前,实在有些不忍直视。李沧海虽然对情趣内/衣并不陌生,可往常却是穿在女人身上欣赏的,而这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身边还有陌生的女人,感觉实在有些尴尬。

  苏皖却比李沧海大方的多,依旧在胸前比量着那件紫色的胸衣问李沧海:“哎,这件好不好看?”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好看。”
  苏皖听了自己又看了看,便放在一边又拿起另外一件半包型前扣的问:“那这件呢?”
  李沧海被她问的有些不耐烦,没好气的说:“哪件都行,反正都是脱了扔一边。”
  苏皖被气的直翻白眼,便拿了刚才选的两件去了更衣室。
  李沧海刚转身想随便看看,却看到刚才站在旁边的两个女孩正窃笑着时不时瞟自己,想必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心中不免尴尬,终究还是迈步出来,站在过道里等她。
  过了会,苏皖试完出来,又等服务员开了票,便要去交款。
  李沧海笑着伸手说:“给我吧,我去就行了。”
  苏皖笑着推脱了一下,见李沧海坚持,也就不再客气,把购物单交给了他。
  再从商场出来时,俩人的关系愈发的亲密,只是李沧海知道苏皖的暴脾气,有心和她保持一些距离,好几次都故作漫不经心的甩掉了她扶过来的手臂。
  苏皖虽然脾气暴,却是个直肠子,虽然她看出李沧海的用心,可她偏偏就喜欢这个男人,也不管他的态度,一路黏着他,回到学校去找冷若冰吃晚饭。

  晚上吃饭时,冷若梦已经看出了李沧海和苏皖的柔情蜜意,笑着问:“我怎么感觉我成了灯泡呢?”
  李沧海笑着说:“灯泡好,照点儿亮,看的清楚。”
  苏皖不屑的白了李沧海一眼说:“你看个屁。”
  李沧海却嬉皮笑脸的说:“不是看个屁,而是看个屁股,哈哈。”
  冷若冰见俩人越说越露骨,无奈的摇摇头,却没有打断,反而从内心深处期待着能得到一些俩人在一起的细节,便笑而不语,低头吃菜,静静的听着俩人斗嘴。
  李沧海初识这姐妹时,本是对冷若冰更有感觉的,虽然后来鬼使神差的和苏皖上了床,可内心里还是更喜欢冷若冰的成熟优雅,此刻见她对这样的玩笑并不反感,原本死了的心便再一次萌动起来,只是不知道苏皖是否介意,只好小心翼翼的试探。
  直到吃完,李沧海也没看出冷若冰的态度,那种若即若离的状态,让人不忍放弃,却又不敢上前,感觉很是纠结。
  苏皖好像看出了李沧海的心思,盯着他突然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姐?”
  李沧海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愣在那里瞟了冷若冰一眼,尴尬的笑了笑,却马上又嬉皮笑脸的说:“肯定啊,冷姐也是美女,是美女我都喜欢。”
  冷若冰也被弄了个大红脸,笑着骂苏皖:“你这丫头,自己吃饱了还拿我开玩笑”,说完便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今天我请吧。”
  李沧海本想客气,却见冷若冰已经起身去了服务台,也就不再去抢,低头又喝了口水,这才扭头问苏皖:“吃好了吗?吃好了我回去了,被你牵着遛了半天,腿都细了。”
  苏皖不屑的说:“男人都这个德性,一说上床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说逛街就跟太监似的,你不是吹嘘自己体力好吗?”
  李沧海笑着说:“我说体力好那是在床上,逛街不行,我对逛街阳痿。”

  苏皖笑着起身骂道:“恶心吧你,床上你阳痿吗?”
  李沧海跟在后面,趁着冷若冰还没走到跟前,抢着低估了一句:“一会儿你上床看看就知道了。”
  冷若冰结完账见俩人窃窃私语,笑着问:“又嘀咕啥呢?不会是背后说我坏话呢吧?”
  苏皖看了李沧海一眼,笑着说:“他说他阳痿,哈哈。”

  冷若冰听了苏皖的话,也捂着嘴笑着,笑完又说:“不会吧?难道那次……?”
  苏皖也哈哈大笑起来说:“有可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男人都差不多吧?对了,姐夫咋样?”
  冷若冰见苏皖越说越没边,笑着抬手假意要打她,却被她一侧身躲了过去。
  回到宾馆,三人一起上了电梯,李沧海眼看着楼层要到,笑着对姐妹俩说:“要不要去我那再聊会儿?”
  苏皖扭头看了看冷若冰,有心答应,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冷若冰也看出了苏皖的心思,淡淡的说:“你去吧,我回去休息了。”
  苏皖笑着说:“你不去我自己去有啥意思?”
  冷若冰白了她一眼说:“死丫头,跟我你还装?”
  苏皖傻笑着嘿嘿了两声,见电梯门打开,还是跟着李沧海出来了。
  李沧海转身和冷若冰说再见,见她在里面形单影孤的招了招手,眼神里的信息仿佛越发的复杂了。
  进了房间,苏皖一把抱住李沧海,笑着说:“宝贝,我想死你了。”
  李沧海也笑着说:“小东西,是想我还是想我弄你了?”
  苏皖毫不掩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都想!都想!”
  俩人飞快的脱去衣服滚落在大床上,不出十分钟,便大汗淋漓了。
  完事后,李沧海抱着苏皖躺着休息,问道:“怎么样?体力如何?”
  苏皖笑着说:“切,还真吹上了,比那次听到的差远了,”说到这儿,又凑上来指着李沧海的鼻子逼问:“说实话,是不是偷懒了?”
  李沧海笑着说:“那次有两个美女听床,我当然表现神勇了,这次没有观众,感觉就差点了呗。”
  苏皖听李沧海这么说,也来了兴致,一轱辘骑到李沧海的身下,低头看着她问:“你说要是真的有人看,是看得人刺激还是被看的人刺激?”

  李沧海若有所思的说:“这个要看双方的心理吧?有的人喜欢看,有的人喜欢被看,还有人喜欢偷看和偷听,就像你们姐儿俩上次似的,哈哈。”
  苏皖锤了他一拳笑着说讨厌,却又严肃的说:“不过上次确实挺刺激的,其实我偷听过我姐,她叫的也很刺激,只可惜没看到过她做的样子。”
  李沧海一翻身把苏皖压在身下笑着问:“那你是不是很想看她做的样子?说不定比你还浪呢。”
  苏皖没顾得上李沧海的撩拨,却盯着天花板说:“其实我从小就经常跟我姐一起玩,我到青春期的时候,她已经嫁人了,我印象中我姐总是特别漂亮,后来她嫁给我姐夫了,我偶尔还去她家里玩,有一次中午她们在卧室做,大概以为我睡着了,动静挺大的,我听的特别刺激,可他们关着门,我也看不到,越听越兴奋,那天是我第一次学会自己弄,感觉特别美妙,后来我们一起的时候看她光着身子我就会幻想,那天姐夫是怎么在她身上折腾她的,你说我是不是就属于那种有偷窥癖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