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84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又说:“你还得招点人,专门负责销售,规模上来后得有专门的销售团队,摊子铺开以后,营销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索菲娅又点了点头说:“那倒是,唉,你天天给我安排工作,你自己怎么不干啊?你现在跟我一样都是无业游民,凭什么你闲着让我当牛做马啊?”
  李沧海笑着说:“我有别的事啊,这不还得上课吗?再说我的优势在于战略,你的优势在于执行,等将来咱们做大了,我就是董事长,你就是CEO啊。”
  索菲娅撇着嘴说:“少扯犊子,别的没学会,画大饼倒是画的挺圆的,你有个屁事,天天泡妞还差不多。”
  李沧海一把揽住索菲娅的肩膀说:“要画我就给你画个糖饼,让你吃了从嘴甜到心里,怎么样?”
  索菲娅白了李沧海一眼说:“德性吧你”,只是嘴上骂归骂,脸上却终于露出了笑容。
  李沧海见她笑了,便凑了过来:“晚上一起吃饭,吃完饭去我那吧?”
  “想什么呢你?”索菲娅似笑非笑的说。
  李沧海抱着索菲娅的肩膀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想你呗,早就想了。”
  索菲娅笑着骂道“烦人”,扭了扭肩膀,却还是跟着李沧海往外走去。
  晚上的江北新城依旧静谧,却比原来多了些灯光,李沧海和索菲娅折腾了一通,见她起身去洗澡,便站在窗前看起了夜景。见小卫家的窗户亮着的灯光,李沧海便幻想着这两口子在家里做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索菲娅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见李沧海站在窗前,便也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他。
  过了会,索菲娅的手隔着李沧海的睡衣悄悄的摸下去,很是调皮。
  李沧海扭头笑着问:“小东西,刚才还没把你浇透水是不是?”
  索菲娅把脸贴过来笑着说:“小样,累死你也浇不透。”
  李沧海一转身把索菲娅揽在怀里:“那就再浇一次”,说完便要吻她,却被她扭头躲开了。
  索菲娅娇嗔的说:“别烦人,让人看见。”
  李沧海往窗外看了看,对面楼上真正亮灯的也没几家,便笑着说:“又没人,怕什么。”
  索菲娅却坚持说:“那也不行,让人看到就完蛋了。”
  李沧海想了想说:“那你等着”,说完飞快转身去把客厅的等关了。
  客厅里瞬时一片漆黑,只有外面透进来一点点月光,再回到窗前时,就显得外面明亮的多了。
  李沧海把手伸进索菲娅衣服里轻轻抚摸着她温软的肌肤,笑着问:“这下没事了吧?”
  索菲娅笑着说“讨厌”,阻拦的动作却变得不再坚决。
  俩人便在窗前亲热起来,一件件除去身上的伪装,回归了原始的颜色。
  索菲娅的皮肤在月色的涂抹下变得越发的细腻而魅惑,李沧海轻轻抚着她结实有力的肩膀,把滚烫的唇落到她秀气紧实的胸前。
  李沧海抬起头看着索菲娅,调皮的说:“我怎么感觉变大了?”
  索菲娅羞涩的看着李沧海,笑着说:“讨厌,你还是喜欢大的。”

  李沧海连忙说:“不是,你的正好,太大的将来给孩子喂奶容易憋着。”
  索菲娅轻轻的打了一下李沧海的头,笑着说:“就你会说话,我倒是想把你憋死呢,哼。”
  李沧海突然嘴上用力,吓得索菲娅轻声尖叫,没等要逃,却再次被李沧海紧紧抱住。
  俩人在窗前柔情蜜意的嬉闹了一会儿,索菲娅被李沧海撩拨的来了兴致,便张罗着去床上,却被李沧海按在窗前。

  李沧海笑着说:“今天咱们就在这吧。”
  俩人便真的在窗前纠缠在了一起。
  完事后,俩人又一起洗了洗,这才回到床上。
  李沧海抱着索菲娅轻声说:“其实你真不应该辞职的。”
  索菲娅笑了笑说:“是我自己乐意的,两头跑也累,还不如专心在健身房这边,当教练也挺好的。”
  李沧海拍了拍索菲娅的肩膀,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想,这就是所谓的刀子嘴豆腐心吧,索菲娅虽然嘴上大大咧咧的,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行动派,为了自己把稳定的教师工作说辞就辞了,这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有的勇气的,换句话说,不是真爱一个人,也不太可能做到这一点了。
  想到这,李沧海便扭头看了看快要入睡的索菲娅,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
  索菲娅感觉到李沧海比往日更加温情,想到俩人一路走来,虽然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倒也稳步向前,又觉得生活仍有希望,便愈发高兴,扭了扭身子,依偎在李沧海的怀里睡着了。
  因为有了温东明借款,李沧海往温家跑的勤了。再次去温东明家时,温晓明也在家,李沧海笑着叫了声老板,便陷入沉默。

  温晓明很是热情,却依旧闷闷不乐,显然还在为公司的发展焦心。
  李沧海本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想来想去终究对DMC的命运割舍不下,还是主动问起公司的情况。
  温晓明叹了口气说:“现在还是稳定局面为主,经过上次的事,我也是心有余悸,生怕再出什么事。”
  温东明一边喝茶一边说:“怕什么,要我说,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还怎么做事?”
  温晓明看着父亲,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没说话。
  李沧海也陷入沉思,好大一会才说:“这些天我也在想,当初还是太急了,而且方法也不太得当”,说到这,李沧海顿了顿,见父子俩都看着自己,便接着说:“如果先把加工制造业务独立出来,然后进行股份制改造,逐步的稀释DMC在加工制造版块的股权,最终完成股权的出售,或者可以考虑保留一小部分股权,这样一来既能获得一部分现金流,还能减轻负担,而且矛盾也不至于那么尖锐。”

  温晓明皱着眉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这些天我也在考虑,打算把两个工厂独立出去另外成立一家公司,把葛春山派过去当总经理,本来想和他谈谈问他是否乐意承包,现在看来你说的股份制改造可能更好些。”
  温东明听俩人说完,却没发表意见,眼看着饭菜上桌,便招呼俩人吃饭。
  吃过饭,李沧海告辞出来,温晓明一直把他送到门外,眼看着他开车离开,这才要转身进屋。
  温晓明刚一转身,就见父亲正站在自己身后,便笑着说:“怎么了?进屋吧?”
  温东明慢悠悠的往回走,边走边说:“沧海这个孩子还是很有思路的,你要做事,还是需要用这样的人,当初老葛、老顾,啊,还有……老方,也都曾经意气风发过的,只是年龄大了,追求安稳,有了惰性,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你不能因为这个停滞不前,毕竟公司还是要发展,你还是按照你自己的思路去做,如果需要我出面的,就跟我说。”
  “好的”,温晓明跟着父亲往里走,又接着说:“我知道您对工厂有感情,可加工制造业务的利润率确实要低些,所以我还是觉得把重心转向研发和销售,还有原材料采购还是要抓在手里,否则制造业务不在咱们手里了,产品质量就更难管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