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7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胖子攥着火机在手上使劲儿晃了晃,右手点火,左手捏着右手,没想到手反而抖得更厉害了,一连点了七八次无果,猛地往地上一砸……
  砰!
  打火机落地就炸了,那清脆的爆炸声吓得陈老九猛地一缩脚,狠狠地瞪了下山豹一眼,有些不快地说道:“哎,要死就早点死,总是吊着这么一口气,老子两天都没打牌了……”
  下山豹全身一震,已经来不及生气了,颤颤地将那两个把裤兜顶着鼓胀的苹果拿了出来,将就裤腿使劲擦,用力擦,拼命地擦,大腿都感觉到烫了,这才停了手,拿到面前看了看,这才朝门槛里迈了进去。
  房间很暗,头顶有灯不足二十瓦的白炽灯泡,床头有蜡烛,火苗忽闪忽闪地摇曳,让影子左右晃动着。
  女人伏在床头哭得泣不成声,弟弟坐在床里边,拉着乌黑的小手,无喜无悲的样子显然不知人事。医生面对墙壁,知道心时在想什么。
  下山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从女人的头上接过那只正在安抚妈妈的小手,然后往她的小手当中放了一个刚才已经擦干净的苹果。
  “快吃,我们一起吃,就像嘱肥肠粉那样……你看,我先吃给你看!”
  说着,下山豹脆生生地把手中的红苹果咬下一口来,哗哗哗地一阵猛嚼,那眼泪鼻涕混着唾沫星子乱喷,像一出默剧,压抑到了极点。
  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举起苹果放到眯成一条缝的眼前,模糊地看了一眼,然后放在鼻子前嗅了一口,有气无力地哼道:“苹果好香啊!八戒叔叔,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别哭,我喜欢看你笑……”
  烛光暗弱……

  烛光熄灭……
  油尽灯枯时,下山豹的一声哀嚎让这个镇子一下全被阴暗笼罩了起来。
  陈老九在外面也嚎了起来,“我的啊,我的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让我们白发人送你个黑发人,你于心何……”
  “你于心何……”
  “何尼玛那个比!”下山豹一巴掌抽在陈老九的嘴上,硬是把他后面的话给抽回了肚子里去。

  只见下山豹从哀嚎的陈老九手里抢过那半米长的烟枪,照着陈老九的头就是一阵猛锤,头上的血洞跟冒水窟窿似的,狂奔鲜血。
  抵着墙耸肩抽泣的医生哼道:“别弄死了,不然缝针都没用了!”
  下山豹的这口气已经压在心底很长时间了,他可帮陈老九做农活,让陈老九花些时间陪陪这个孙女。
  可是重男轻女的观念是与生俱来的,他不会在一个快死的丫头身上浪费半点时间。
  陈老九该死,不过下山豹不会宰了他,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事等着下山豹亲自去做。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瘫的陈老九屎尿拉了一裤裆,全身抽搐着。
  下山豹仰头伸了个懒腰,全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时,他脸上除了还有一丝泪痕之外,满是阴狠冷酷。
  如果当初胖子心中还有一丝对个这个世界的仁慈,那么随着小馨月的离开,已经消失了。
  一阵鞭炮的响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这一夜,或许无人入眠。
  火葬厂的人来得很快,本来以为要做一大堆的思想工作,拉着女人道:“现在不能埋尸,只能烧了捡骨灰,老人家走得不是很安详,赶紧烧了别让人看到……”
  看着火葬厂的人指着地上的陈老九,女人双眼浮肿地说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公公,死的是我的女儿,在里屋……”
  次日的小镇被迷蒙的小雨所笼罩,下山豹跟在火葬厂的车后面慢吞吞地走,路过街口的肥肠粉店时,点了一份三两,又点了一份二两。先把三两吃光,多等了几分钟后,再把二两吃光。
  直到把钱放在桌子上时,也没有说半句话,老板没有劝下山豹,一是难过,二是不敢,这哪里还是前阵子认识的胖子,跟个杀人犯似的,多说一句,说不定就会被剁掉。
  胖子走了,之后不久,几个鬼鬼崇崇的年轻男女同时从镇子上出来了,她们把这边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回了梅花公益基金,一场阴谋的暴发已经到了临界点,绷不住了。
  这个季节的花蛤不肥,但是鲜美的味道还是难挡的,拿来炒着吃不够塞牙缝,于是方长就烧了一道蛤蜊汤,闻着就诱人。
  桌上有香辣的蛏子,水煮梭子蟹,油酥的小银鱼儿……
  这一顿丰盛的午餐真是看得人口水直流,完全控制不住,骆叶动了动嘴皮子,刻意地回避着周昊那嘲讽的目光,可是架不住肚子咕噜一声响得整个客厅都听见了。
  周昊本来想笑她的,可是刚刚培养起来的感情似乎经不起什么折腾,于是强形憋了下来,拿起筷子来准备给骆叶夹一筷子让她先解解馋……
  “哼!哼!”周芸重重地清了清嗓子,弄得周芸眉头一皱,当场就不高兴了。
  “嗨!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嫂子饿了,怎么,我们当客人的还不能先吃吗?”

  一听这话,周芸笑道:“别闹,二哥,你到我家来能算客人?等等,方长马上就来了。”
  “哎呀,我去,你这还嫁呢,胳膊肘怎么尽往外拐啊,你能把二哥给气死……”
  见这兄妹一斗嘴,骆叶在旁边打着抿笑,这种感觉倒跟以前想象中不太一样。
  就在这时,方长端着一锅香味四溢的砂罐放在了餐桌正中,问道:“怎么不吃啊?”

  气得够呛的周昊指着周昊叫道:“你问她,你赶紧问问她,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周芸小嘴一撅,红着脸不吭声的样子,方长一下子就猜到发生什么事了,于是说道:“这些东西就得趁热,你该招呼着二哥二嫂先动筷子,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
  “我才不管了,就这么十几分钟的时间,这都等不了吗?”周芸哼道:“我就要等着你一起吃!”
  “看看,看看,方长啊,来来来,我跟你取取经,我这个妹妹怎么才这么一阵子就变得这么没羞没臊的了,啊?”
  周芸两眼一瞪,一只螃蟹塞他嘴里道:“吃吧吃吧,吃死你!”
  呸……呸……噗……

  周昊的嘴被捅出了血,看得骆叶眉头一皱,赶紧拿纸温柔地给他擦了起来。
  些时,方长与周芸对视一眼,暧昧地看着两人,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啊?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被人关注的时候,骆叶哼道:“你们不用这么看我,我这人就是死脑筋,没想通的事情不做决定,一旦想通了,决定自然而然就来了。”
  “什么?”周芸哗地一下站了起来,惊道:“这么说,你马上就要成我的二嫂了?”
  骆叶把周昊嘴边的血给擦擦干净,马上板着脸道:“是啊,以后你二哥由我管着,也是由我罩着,你这个小姑子下手给我合适一点,看把他嘴给弄得,我还得亲呢!”
  周昊听得心头一浪,撅着冲骆叶撒娇道:“叶儿,我的好叶儿,我嘴疼,你看那个死丫头把我嘴给弄的,好痛痛哦!”
  日期:2018-08-2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