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8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童颜满心欢喜的把围巾放回自己的车里,又笑着和李沧海道了别,这才急匆匆的进了办公楼,一路上都在想:“这个李沧海,真是个敞亮人儿。”
  李沧海开车出了学校,在周围转了转,又给丁晓东打电话,让他晚上给自己留个小包间请客用。
  丁晓东听说李沧海要请童颜和何嘉彧,强烈要求参加,李沧海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他。
  回到学校,李沧海接上童颜,又在楼下等何嘉彧,过了会,见何嘉彧也下楼了,只是身边却多了一个年轻的女孩。

  李沧海连忙下车迎上去笑着问好。
  何嘉彧也笑着说:“你好,沧海同学,我申请多带个人好不好?”说完把头转向旁边的女孩,李沧海也看了看那女孩,白净的脸上,挂着阳光的微笑,气质也非常优雅,便笑着说:“是美女当然欢迎了,要是帅哥就免了。”
  何嘉彧被李沧海逗的直笑,又给李沧海介绍说:“这是我带的研究生,叫陆颖”,说完又把李沧海介绍给陆颖。
  李沧海听说一个颖字,马上想到沈睿的那个下属周颖,那次在别墅里婉拒了她,便再无下文,也不知道她的愿望是否达成。
  和陆颖打过招呼,李沧海领着何嘉彧二人上了车,童颜也主动问了好,四个人便一路朝丁晓东的饭店而来。
  丁晓东已经准备了包间等在那里,见四个人进门,笑着跟何嘉彧和童颜问好,又见到旁边的陆颖,两眼顿时发出贼光。
  李沧海招呼着何老师做了中间,自己则坐在她的旁边,又请童颜坐了另一边。陆颖主动挨着童颜坐下,丁晓东见这布局,就只能挨着李沧海了。
  五个人中有三位女士,何嘉彧又不喝酒,大家便都随着喝了饮料。
  何嘉彧已经知道李沧海此行的目的,也很痛快,开门见山的说可以做李沧海的导师,但是学校有学校的制度,课题虽然可以提前做,要修的学分却无能为力。

  李沧海笑着说:“那没关系,我现在没工作,只要有时间就可以到学校去上课。”
  听说李沧海没了工作,几个人又聊起工作的事,当听说李沧海失去工作的来龙去脉,何嘉彧笑着说:“这倒是符合你的风格,换做心胸狭隘的老师,你上次课的表现,保不齐给你来个不及格。”
  丁晓东也笑着说:“就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几个人便大笑着举杯,恭维何嘉彧的开明。
  众人喝了口果汁放下杯子,何嘉彧又说:“你呢,可能过于关注一件事的进度和成败,吃亏就吃在这上面了。事实上,企业管理不仅仅是业务的管理,也是人的管理,所以说现实中的管理光研究战略不行的,特别是在中国,一定要研究政治,往大了说,要研究国家的政治气候,往小了说,要研究你所在企业的政治气候,政治是怎么定义的你们谁知道?”

  李沧海摇了摇头,诚恳而期待的看着何嘉彧,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何嘉彧喝了口饮料,又接着说:“政治啊,是指对社会治理的行为,也是指维护统治的行为,那么企业家为什么要讲政治呢?往大了说,你的经营行为不能影响到这个国家的统治安全,否则你就要倒霉,往小了说,你在企业内部要维护你的统治地位,只有你的统治地位牢固了,你才可能做成事,否则就算是你对公司有法理上的控制权,可所有人都对你阳奉阴违,甚至处处给你下绊子,你还能做成什么事?”

  李沧海听何嘉彧说完,诚恳的点了点头说:“何老师您说得对,我可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年因为年轻气盛,敢拼敢干,一路升到公司副总,结果最终还是因为太想做事,触动了公司其他元老的利益,最后老板也只能挥泪斩马谡了。”
  何嘉彧听了笑着说:“如果这样,说明你的老板倒是个讲政治的人。”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老板父子俩都不错,但是他们是老板,可以讲政治,我是打工的,我得拿出成绩给老板看,我得让他知道花那么多钱在我身上是能看到成效的。”
  何嘉彧索性放下筷子说:“你说的这个问题也是目前职业经理人面临的一个尴尬局面,考虑长远、考虑大局,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成绩,老板看你碌碌无为,可能就不用你了,职业经理人为了保住职位,就要看到成绩,就得折腾,那结果可能是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其实不仅职场,现在官场不也如此?”
  李沧海严肃地说:“是,何老师深刻,能拜在您门下,我倍感荣幸呀”,说完便端起杯子敬何嘉彧。敬完何嘉彧,李沧海又敬童颜,最后刚要举杯敬陆颖,却见她已经主动端杯子站了起来。

  刚才李沧海敬何嘉彧和童颜时,陆颖就在悄悄观察他的节奏,见他敬完童颜再次举杯,便知道他要和自己碰杯,索性主动站起来点了点头,喝了口饮料。
  李沧海见陆颖起立,便也笑着站起来说:“按照师门规矩,你是闻道于前,我该叫你师姐才对。”
  陆颖虽然是博士研究生,却是一路读下来的,论年龄,肯定没有李沧海大,听他叫自己师姐,连忙笑着说:“不用不用。”
  李沧海却坚持说:“那不行,师门有规矩,否则何老师要把我逐出师门了。”
  丁晓东见了也起哄说:“就是就是”,俩人便在大家的哄笑声中碰了杯。
  吃过饭,李沧海又把何嘉彧三人送回学校,童颜便独自开车走了。
  李沧海眼看着陆颖和何嘉彧道了别回了宿舍,何嘉彧则慢悠悠的往停车场里面溜达,便大打算等她开车出来时把围巾送给她。谁知何嘉彧并没有开车,而是走到最里面的自行车棚,取了辆自行车蹬了出来。李沧海连忙拿了围巾下车喊住何嘉彧,又紧走几步来到她跟前。
  何嘉彧笑着问:“沧海呀,怎么还没走?”

  李沧海把装围巾的袋子放到自行车车筐里笑着说:“这个您拿上,不成敬意。”
  何嘉彧笑呵呵的说:“哦,谢谢”,说完又片腿骑到车上却没动窝,而是慢条斯理的说:“沧海,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说遭遇和我说的道理,其实是具有普遍性的,既然这样,那就有研究的价值,我倒是建议你在这个方向上好好考虑一下,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到底应该有什么样的职业操守,到底是优先考虑个人的短期业绩还是优先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好的,那我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有了思路随时向您汇报。”
  何嘉彧笑着点了点头,又蹬上自行车走了。
  从学校出来,李沧海犹豫还要不要连夜赶回去,不回吧,这里没有落脚点,回吧,那个城市没有工作、没有父母对自己来说还能算得上是家吗?想到这,便更加的慵懒,又不想独自去沈睿的别墅,索性在校外找了宾馆住下了。
  李沧海在省城住了几天,大街小巷的也转了转,偶尔也和丁晓东一起出去走走,倒也有不少收获。
  丁晓东家族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具有丰富的人脉关系,租房子办手续自然是不在话下,这些工作,丁晓东主动揽了过来。李沧海则当仁不让的承担起以后的管理运营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