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7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笑着说也是哈,心中暗自佩服温东明,回想中午温东明的处理,不禁暗自叫好,想必温东明早就看出此事是葛春山和顾湘桂主导的,其中顾湘桂恐怕又是最关键的人物,温东明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把问题交给这二人去处理,肯定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换做旁人不了解内幕,不仅耽误了沟通时间,还找不到症结,这俩人达不到目的肯定是不会罢休的,可他却又提出了附加条件,裁员三分之一,工人聚众闹事,虽然是被人蛊惑利用,可说到底还是为了自身利益,现在见工厂不卖,也就暂时不会影响自己的利益,可老板又要裁员三分之一,让他们看到了危机,又心存希望,每个人都害怕成为那三分之一又都不想成为那三分之一,那不想成为那三分之一的人自然要赶快回去好好表现了,所以那几个工人代表把温东明的话一放出去,工人便很快散去了,根本没等到下班,公司总部大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了。

  想到这儿,李沧海笑着说:“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呀。”
  白雅荷还在为李沧海鸣不平,不忿的说:“我总感觉你是替小温总背了黑锅。”
  李沧海却不以为然,心想自己和顾、葛二人早就有矛盾,触动了人家的利益,人家自然要反抗,只是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看来自己原来真是低估顾湘桂这个老狐狸了。
  刚放下电话,张雯雅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张雯雅不像白雅荷那般有心计,只是简单的问了问,最后又低声说:“不管你在不在DMC,我永远是你的人。”
  李沧海听得张雯雅话里有话,心中很是安慰,笑着说:“知道,放心吧,我没事。”
  李沧海放下电话,又看到有短信,心中嘲笑自己怎么这被炒了鱿鱼反而更忙了呢?打开一看是任爱轩:“大萝卜够忙的,电话都打不通。”
  李沧海见任爱轩说刚才打电话,便给她回了过去。
  任爱轩笑着问:“还好吗?”
  李沧海听得出任爱轩的意思,索性挑明了说:“你消息挺灵通的,这么快就知道我被炒了?”
  任爱轩笑了笑说:“这件事我们公司本来就参与其中,你们回去没多久就听说了,王总当时就说估计这事要黄,只是没想到把你给捎上了。”
  李沧海见任爱轩说的坦诚,觉得她不像是嘲笑自己,便苦笑着说:“也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我自己平时做事不周全,竖了敌都不知道。”
  任爱轩嗯了一声说:“这事也难免,想做事就不可能不得罪人,不过我觉得你们老板有点卸磨杀驴,这么做,有点不讲究了。”
  李沧海叹了口气说:“他也有难处,市里都出面了,老板也不敢不听。”
  “那倒是,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呢,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李沧海说完又叹了口气。
  任爱轩感觉李沧海嘴上豁达,可内心里却还是郁闷,便问道:“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吧?”
  李沧海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好,那我等你。”
  和任爱轩道了再见,李沧海又喝了口茶,还没等把茶杯放下,便又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拿过来一看,竟然是顾湘桂,不由得泛起一阵恶心,有心挂断,又觉得那样有**份,犹豫了一下,李沧海还是接通了电话。

  “顾总,您好。”
  “沧海呀,啊,是,我老顾,今天的事,我真没想到,唉,谁成想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此刻的李沧海,基本确定了此事定是顾湘桂而起,见这老家伙还要道貌岸然的表达关爱,不由得觉得可笑,只是他从业多年,这点城府还是有的,便也随声附和道:“唉,说的也是,不过事情已经出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对,凡事还要看开些,你还年轻,机会多得是,离开了DMC,外面的天地更广阔嘛。”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对,您说得对。”
  “那什么,咱们毕竟一起共事多年了,现在你走了,晚上一起吃个饭?也没别人,我跟老葛,还有向新。”
  李沧海一听便来了气,心说:“老东西,把我挤走了也就罢了,还要吃饭看我笑话?”想到这儿,李沧海笑着说:“哎呦,那我先谢谢顾总了,不过实在不凑巧,今晚约出去了,要不改天我张罗,请几位老领导一起聚聚?”
  顾湘桂本来就是客气,李沧海答应,他们乐得看笑话,不答应也没什么损失,此刻听李沧海说约出去了,以为是找个托词婉拒,也就不再坚持,又虚情假意的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把手机扔到茶几下,骂道:“操,你个老东西!”
  晚上,任爱轩姗姗来迟,刚落座便笑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老板越是下班越是开会,让你久等了。”
  李沧海看着任爱轩忙碌的样子,笑着说:“没事,反正我现在是闲人,等一晚上都没事。”

  任爱轩白了李沧海一眼,笑着说:“你倒是想得开,我本来还想安慰安慰你的,看来是用不上了”,说完便开始低头点菜。
  李沧海凑过来低声问:“怎么安慰?来点实惠的?”说完色眯眯的看着任爱轩笑。
  任爱轩盯着李沧海看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笑完了终于开口说话:“你倒是想得开,被炒了鱿鱼,还这么轻松,唉,你就没遇到过让你不开心的事?”
  李沧海耸了耸肩,笑着说:“没有什么烦心事是来一炮所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来两炮。”
  任爱轩翻了翻白眼,又摇了摇头说:“你的心理素质还真是超出我的预期了,这个时候还有闲心扯蛋。”

  李沧海苦笑着坐直了身体,又说,不扯还能干什么?要不喝点?
  任爱轩为难的说:“我开车了,你自己喝吧,我买单。”说完把菜单交还给服务员,又催促她快点上菜。
  “没劲”,李沧海歪着头看着任爱轩,又说:“你不喝那就算了。”
  任爱轩想了想说:“好,那我陪你。”
  李沧海便要了一瓶白酒,又找服务员要了两个喝啤酒的大杯子,将一瓶白酒咚咚咚的分别到在两个杯子里。
  任爱轩一看李沧海的架势便皱起了眉头,低声说:“刚说你心大,怎么这么快就一副借酒浇愁的架势?”

  李沧海也不等上菜,端起杯子先来了一口,然后对任爱轩说:“怎么样?现在有点失魂落魄、借酒浇愁的感觉了?”
  任爱轩依旧是摇了摇头说:“沧海,为什么,我总感觉我看不透你呢?”
  李沧海便笑而不语,默默的看了看任爱轩,又把目光投向窗外,看着街上的霓虹,轻轻的说:“其实,我也看不透我自己,经常表现出多样的人格,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我怀疑我有点人格分裂。”
  任爱轩听了突然笑了起来,骂道:“你个神经病”,说完见服务员上菜,便端起酒来闻了闻,最终还是皱着眉头举杯说:“来,我敬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李沧海依旧是笑而不语,举杯喝了一大口,见任爱轩被辣的表情痛苦,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俩人推杯换盏的喝到九点多,见任爱轩不胜酒力,李沧海又替她喝了点,最后俩人把一瓶白酒喝了个精光。
  李沧海举着大拇指,眼神色眯眯的看着任爱轩说:“任总,这个,我看你很有潜质,也对啊,你做销售的肯定能喝酒。”

  任爱轩也有些眩晕,红着脸看着李沧海,那细长的眼睛此刻也眯到一起,显得很是妩媚。
  李沧海托着腮帮子说:“其实你挺漂亮的。”
  任爱轩白了李沧海一眼轻声说:“我去,感情你原来一直觉得我长的不好看。”
  李沧海自觉酒后失言,连忙解释,怎奈任爱轩已经起身去结账了。
  结完帐出来,李沧海要拦出租车送任爱轩,却被拒绝了。

  任爱轩说:“你打车走吧,我离的近,溜达几步就到了。”
  李沧海连忙说:“那怎么行,让你自己走我不放心,万一被劫了色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