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21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道这里,淡淡的看了苍天道人一眼,算是给他一个面子。
  苍天道人丝毫异色也没有。

  元天豪听了有点不服气了,“晚辈这还有一对呢。”
  “还有?”狐狸精脸色一变,“那你说说。”
  “子成木,木成林,林成森,万森为林!”元天豪道。
  他这么一出口,在场的绞尽脑汁苦想的精怪都一阵惊讶了,纷纷羡慕起来,元天豪听着这些声音,立马有些享受起来。
  我妈听了之后微微点头,“这个还不错。”

  我也感觉很好,这小子果然智商很高,难怪苍天道人会带他过来,估计是知道狐狸精会出这种题,算是投其所好了。
  果然狐狸精听了之后,露出了一丝赞赏,“这还不错,你坐下吧!”
  元天豪得意的坐了下来,他当然可以得意了,因为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对了出来,而且还连对了两个,算是很好的显露了他这方面的才能。
  元天豪给我投过来一个嘲讽的眼神,我懒得去理他,这小子要是再不识好歹,我会给他一点苦头吃的。

  “时间差不多了,还有对出来的吗?”狐狸精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他这么说,在场精怪都急了起来,立马有一只精怪站了起来,简单的说了一句,狐狸精摇头说不行。
  这算是让他们更加着急了。
  狐狸精的目光淡淡的扫视起来。
  “水过河,河过江,江过海,是始是终。”我站了起来说了一句。
  我突然开口,所有精怪的目光顿时朝我看过来,甚至灰狼仙也睁开眼睛瞟了我一眼,狐狸精目光淡淡的看过来,也没多说,只说了一个过字。

  我松了一口气,正想坐下来,听到了元天豪不悦的声音,“我都对了两个了,对一个算什么?”
  狐狸精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我。
  我有些火了,这小子,我又站直身子,盯着他道,“卵下人,人下土,土下棺,年少成卵!”
  狐狸精最先反应过来,也是罕有的轻笑了一声,又说了一个“过”字。
  我妈也反应过来了,她笑了笑,我姐眨了眨眼睛,捂着小嘴噗呲一笑了,我这对子是骂人的,说这小子是卵……
  在场的精怪不管有没有听懂,也跟着狐狸精大笑起来,元天豪立马火了,“你居然骂我?”

  我耸了耸肩坐下来,我才懒得跟他吵。
  元天豪看我没理他,火气更大,但苍天道人嗯了一声,元天豪立马气愤的坐了下来,即使他很不乐意。
  “还有没有对的?”狐狸精问。
  我妈站了起来,也说了一这对子,狐狸精听了之后微微点头,我姐不乐意的站了起来,也说了一个对子,狐狸精听了以后一愣,也笑着说过了。
  我和我妈都看了我姐一眼,她继续坐下来吃苹果,我妈摸了摸她的头发,“丫头,你不笨啊。”

  “当然不笨了,我聪明着呢。”我姐摇头道。
  我笑了笑,我姐当然聪明了。
  所以第二题只有我,我妈,我姐,还有元天豪,还有另外一只精怪过了。
  我妈,我姐,还有元天豪已经都对了两题了,我妈和我姐那自然是好事,答对第三道题直接拥有一个名额最好了。
  但第三道题元天豪也对了,是也直接拥有一个名额了,那我没有机会的。
  那他真的算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了,不过也要看狐狸精出的第三道题是什么了。
  毕竟他第一道是法术,算是考武,第二道是对子,算是考,第三道题考什么?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直坐着没怎么动的宁清离一眼,她那张脸给我的莫名熟悉感到底是对还是错?
  狐狸精沉吟了一下,继续说了起来,“那好,出第三道题,这道呢,较特殊一点。”
  他说着一翻手,手瞬间出现了一副画,我隔老远看到这副画应该是一幅古画,他这是考什么?
  我神色微变,我妈我姐也是,我妈轻声道,“儿子,这是第的强项。”
  “我的?”
  我一愣,我的强项是算命,他这副画算是我什么强项?
  我心诧异了,还没明白我妈的意思,听到狐狸精继续说道,“胡某这里有一副得到已久的画,这副画呢,说起来胡某得到的时候也颇为惊险,是一位高人遗留之物,至于这高人叫什么名字,等名额结束了,胡某再说!”
  听到这里,我神色一动,高人?能让三千年道行的狐狸精都称之为高人的,那到底是谁?
  “然而这画十分妙,如同天书一样,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算是胡某送给在做各位的一个机缘,好,胡某将这副画打开后,各位都可以将看到的告诉胡某,以胡某来判断对错。”

  他这么一说,全场有些沸腾起来,算是被他勾起了强烈的好心,毕竟他这么说很多精怪都惊讶,一方面是惊讶居然有这种画,另外一方面是惊讶他是怎么得到的,而这个所谓的高人又是谁??
  狐狸精他缓缓的揭开古画的带子,画轴转动间,这副古画缓缓的打开了。
  当这副画彻底的打开之后,全场顿时安静了,通通瞪大眼睛盯着这幅画,神色纷纷各异起来。
  毕竟刚才狐狸精说得这么玄妙,在场所有精怪都想一看究竟了,这副画打开的瞬间有淡淡灵光冒出,确实是神异常。

  我看到这一副画之后,心一惊了,我不知道别人看到的是什么,然而我看到的是这副画首先是空白一片的,但缓缓的,狐狸精手的画纸好像显示屏一样浮现出一个场景出来。
  我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逃亡的场景,这男人看不到模样,他拉着女人在跑,但看他高大的身材和魁梧的背影,不用看脸我也是觉得是个好人。
  而这女人微微回头了,露出一张温婉至极的侧脸,她的侧脸用简单的几笔勾勒,古典气质。
  我没有看到过这张脸,从来没有,但我却感觉莫名的亲切,我心怪的仔细的看了她几眼,却看到了她手捂着肚子,而且肚子很大了,圆圆的,好像怀孕了要生了一般……

  我愣住了,我怎么会看到这副画面?
  这怀孕的女子是谁?这个拉着她逃跑的男人又是谁?
  照理说我不可能看到跟我没关的画面的,我盯着那温婉女人的肚子,她修长手指轻抚着,我呆立当场了,她,她是我母亲?
  而这个男人是我父亲?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一般儿子都跟妈像的,但我仔细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她的五官跟我一点都不像,难道我猜测错了?还是我只这幅画只有一个侧脸所以看不清楚?
  “儿子你看到了什么?”我妈轻声问我。
  我回过神来,将我看到的说了出来,我妈一愣,她想了想问我知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我摇头。
  我好的问她看到的是什么,我妈温柔的看着我,“妈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被一个男人手拉着,我跟他走在山,他好像要带我去看夕阳……”
  我听得一愣,也感觉我妈说的场景有些熟悉,这不是我前世在地府给我留下四副画的第二幅?我妈居然也看到了?

  看到我妈温柔的眼神,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我的前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