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8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一拳打在她的大腿上:“去你的,你专门过来笑话我的是吧?”
  苏红装出吃痛的样子,表情十分夸张,逗得陈静笑出声来。
  得知苏红她们在铁牙犬中队的护送下顺利抵达接应地点,搭乘直升机离开了卢旺达,陈静颇为羡慕。想起这些天的经历,真的跟噩梦一样,现在噩梦总算是过去了,这对好友都颇为感慨。只有经历过战火才知道和平是多么的可贵,只有经历过死亡才知道生命是何等珍贵,她们都经历过了这些,尤其是陈静,两次从鬼门关爬了出来,感触就更深了。
  苏红说:“这次真的多亏了那些解放军士兵,要不是他们,我们早就死了。”
  陈静说:“是啊,当在被团团包围的安全区里看到他们的身影,听到他们小声告诉我们自己是解放军的时候,我都想哭了。”说到这里,她神情一黯,问:“他怎么样了?”
  苏红用小刀削着水果,头也不抬:“谁啊?”
  陈静说:“少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苏红笑嘻嘻的说:“整个医院人那么多,我哪里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啊。”

  陈静叫:“苏红你找打是吧?”说着就捏起了拳头。
  苏红赶紧说:“别别别,开玩笑的。他啊,还有监护室里。”
  陈静心一紧:“还没有醒过来吗?”
  苏红说:“体力、意志都严重透支,连着几天几夜没吃好没休息好,又受了那么重的伤,哪有那么容易醒过来?送进医院之后,医生说他血糖低到了危险的程度,电解质絮乱,还有一堆什么什么的,总之就是说这些天他营养供应严重不足,体力消耗极大,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医生发火了,指责指挥官说是不是不把士兵当人,执行如此高强度的任务居然不给一点补给。”

  陈静喃喃说:“他有补给的,但都给了我……”努力坐起来,问:“他在哪里?我要去看看他!”
  苏红说:“但是你的腿……”
  陈静说:“没事,只是扭伤而已,已经好多了!找根拐杖给我,我一定要去看他!”
  苏红说:“我还是给你找轮椅吧,你的脚现在真的不能到地。”说完就跑了出去,一通折腾找来了轮椅。陈静那瓶葡萄糖也打完了,她把针头一拔,忍着脚踝的剧痛坐上轮椅,苏红推着她走出病房,顺着长廊走向重症监护区。
  长廊里人来人往,身穿白衣的医生护士都是来去匆匆————绝大多数医生护士都是黄皮肤黑眼睛,让人有种这是一家国内的医院的错觉。当然,那些柱着拐杖或者坐在轮椅上,身上裹着带血的绷带甚至截掉了部分肢体的伤员马上就会纠正这种错觉的。每一名伤员眼神迷茫而愤怒,呻吟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整个医院都弥漫着愤怒、怨恨和狂暴的气氛,让陈静心惊肉跳。苏红向陈静解释:“这些都是卢旺达爱国阵线的士兵,大屠杀发生后他们克服种种困难迅速集结,试图返回卢旺达去阻止这场大屠杀,但是现在他们遭遇了严重的挫折,法军站在卢旺达政府军那边,动用远程火炮、直升机和装甲车对他们发动猛烈打击,让他们伤亡惨重,每一条战线都停滞不前,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继续被无情地杀戮,愤怒欲狂。”

  陈静骇然:“法军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不知道卢旺达正在发生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吗?”
  苏红叹息:“他们当然知道,但是在巴黎的政客眼里,黑人的命不值钱,他们考虑的始终是法国的利益……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就是这样的冷酷无情。你知道卢旺达政府军为什么要对我们穷追不舍,甚至连法国外籍军团也加入了追杀吗?他们就是想抓住我们,在我们身上大作文章,编造中国插手卢旺达内政的证据,在联合国攻击我们国家!”
  陈静气愤地骂:“真不要脸!”
  苏红说:“要脸的话就不会去当政客了……哦,到了!”
  转过一道回廊,苏红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停下了脚步。
  重症监护室的门紧闭着。

  陈静扶着墙壁吃力地站起来,透过玻璃往里面看,只见萧剑扬身上插满了输液管,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只有心电监测仪上那一根不断跳动的绿线才能证明他还活着。一位女护士就守在病床旁边照顾他,陈静吸了一口气,举起手准备敲门,但手僵在了半空。
  因为就在她准备敲门的时候,女护士朝她望了过来。她分明看到,这位女护士有着白如羊脂美玉的肌肤,面部轮廓如粉雕玉琢,身材高挑秀硕,曼妙迷人,知性与野性并存,这样一位大美女,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位女护士,正是驾驶米-8直升机用航弹砸用机炮扫打得卢旺达政府军血肉横飞的前苏联特种兵,波琳娜!
  苏红低声对陈静说:“这几天她一直在病房里照顾他,寸步不离。而且手术的时候医院库存的血浆不够,她主动用医生从身体身上抽了八百毫米给他……”
  陈静心口绞痛,险些哽咽。她拼尽全力才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给憋了回去,抽着鼻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淡然一点:“很般配,不是么?”

  苏红一愣:“你在说什么呀?”
  陈静说:“我是说,他们很般配……”说出这句话,她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颓然坐回轮椅,说:“走吧。”
  苏红默然:“不进去看看他吗?”
  陈静摇头:“没必要了。”

  苏红叹了一口气,推着她转身离开。她知道陈静心情不好,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推着她走出住院大楼,来到花园,让她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放松一下心情。
  阳光很明媚,花园里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儿开得正艳,花园中心的池子正噗噗地喷着水柱,这确实是个让人放松、收拾心情的好地方。然而,在陈静眼里,再明媚的阳光此时也变得黯淡了。她让苏红把她推到池塘旁边,然后对苏红说:“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苏红很担心她:“可是你……”
  陈静挤出一丝笑容:“放心吧,我还没有傻到自寻短见的地步。我差点死了两次,知道生命有多珍贵的。”
  苏红说:“我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这里。”

  陈静自嘲的说:“有什么不放心的,不就是失恋了吗?我们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失恋的次数还少吗,你看我哪次当回事了?”话说这样说,眼泪却不听话的夺眶而出……
  在遇到萧剑扬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因为她心里一直有个朦朦胧胧的影子,再优秀的男生也无法取代。所以那时候的失恋,都是追求她的男生失恋,关她什么事?直到遇到萧剑扬,心里那个朦胧的影子突然清晰起来了,她就像一只快冻僵了的飞蛾扑向温暖的火光,两个人见面的机会不多,甚至通电话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但她付出了全部的感情。看到萧剑扬带领铁牙犬小队出现在非洲营救自己,她知道她对他有过非常大的误会,她一直努力的想解开心结,重归于好,但萧剑扬却对此毫无反应,现在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态度如此冷漠了。

  日期:2018-10-27 09: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