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108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毛健心猛然一惊,刚要开口说话,萧鹰把松远从地拎起来,直接向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你把我想的太简单了,我不吃你的激将法。”萧鹰轻蔑的一笑。

  “那又怎么样,你仍然是一个弱者,再别人的眼里,你或许是一个强者,值得千万人仰望,可我看来,你只是一个不敢面对过去的懦夫。”松远从地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面带凶光的看着萧鹰。
  “你叫做萧玉枫,你在海留下了一段传,我虽然没有和你相处过,可在别人的言论,我看到了一个对未来有着绝对掌控力的萧玉枫,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海的未来掌握在你的手;可现在呢,你的人回来了,你的心却丢在了国外,你竟然连温馨一面都不肯见,你连过去的事情都不愿意面对,你不是懦夫又是什么呢?”
  松远骂的痛快,也骂到了点子,
  萧鹰对松远的谩骂毫不在意,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冒失小子了,站的高了,也看的远了,松远还远没有达到让萧鹰生气的地步。“这好像是我自己的私事吧?”萧鹰轻松的笑了一下,“你这么关心,我很感动,我还是要奉劝一句,这是我的私事,你不要指指点点。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你更清楚,你在没有了解的前提下不要乱发表评论,五年前的事情远你想像的要复杂,绝不是渐渐淡淡一句话能够概括的。”

  “至于温馨的问题。”萧鹰的话锋变了,眼睛里全是杀意,连空气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她是我的女人,我见不见她是我的事情,你要是在多说一句,我不会给你留任何情面的。”
  萧鹰冷冷的看了松远一眼,转身走。
  松远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连毛健也只是多说几句而已,萧玉枫又算得了松远的什么人。松远在心里,只有萧玉枫的传说而已,一个早过气的人,松远又怎么会怕呢,松远要想出更大的风头,要把之前一个个的纪录踩在脚下;萧玉枫之前不是这样的吗,他的名声是这样打出来的,松远正是按照这样一条危险刺激却收益巨大的路成长到现在,这样的路是一条暴富的路,萧玉枫却没有一直走下去,他看到了在一片繁华背后,还有着巨大的风险;一个年轻人不断地吧前辈拉下马来,短时间里的确惹人注目,那么这辈子要一直这样吗?

  人是会老的,他会从一个青年慢慢变成年,变成他所击败的前辈。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谁也不能够确定,自己是那一个千年不出世的才;一个王朝不是永恒不变的,一个才也不是天下第一的,萧玉枫看透了,他早晚要遇到一个能击败自己的对手。
  算没有,那么那些先辈里,也有强大到让自己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松远不遇到了自己吗?
  不是没有能够钳制松远的,只有不愿意动手的。松远确实被称作青帮的两大战神之一,的确有两下子,说穿了,松远平时一打架为主,杀人算是吃饺子;萧鹰在洛杉矶,学的是杀人的技巧,只要是打起来,萧鹰会用杀人的招数。
  松远跟萧鹰起来,还差好多。
  松远看到萧鹰如此的轻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毛健赶紧抱住了已经暴走的松远,安慰道:“你先别着急,萧玉枫是这个样子的,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他平时的脾气很古怪;我和他在一块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真正了解他,你第一次见他,有对他的私事发表了评论,他当然不会给你好脸色了。”
  松远的气还没有消,怒气冲冲的看着萧鹰远去的方向,眼神力的杀气简直要把萧鹰撕碎。
  “好了,你也不用太生气,萧玉枫本来是一个想说什么说什么的,平时和我在一块,也是各种各样的嘲讽,平时骂人还是轻的。”

  “你用得着生气吗,萧玉枫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该骂萧玉枫的人是温馨,我们只是看客,温馨才有资格对萧玉枫的私事干涉。”
  “大哥,今天的场子,我一定要找回来。”松远愤恨不平的说道。
  萧鹰离开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出了海。
  找了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把车子的灯全都关掉,萧鹰在一片黑暗痛苦 的蜷缩在一起。黑暗从车窗外爬了进来,给萧鹰的心徒添几分悲凉。
  我逃开了通缉,逃脱了追杀,受过了非人的训练,赢了几场生死决斗,最后的结局却没有逃开你的心。温馨,温心,萧鹰对不起她。

  同时萧鹰开始自责,他给不了温馨幸福,给不了温馨一场恢弘浪漫的婚礼,为什么还要和温馨纠缠不休,为什么还让温馨牵肠挂肚;萧鹰做过很多事情,总体来说,做错的事情很少,而把温馨丢在海市萧鹰为数不多的错误之一,也是萧鹰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原因。温馨不欠萧鹰任何,作为一个女人,作为萧鹰的女人,温馨能给萧鹰的都给了,还有毫无保留的支持和五年间的牵挂,相反,萧鹰做的很少;甚至少得可怜,仔细数一数,萧鹰没有做过几件和温馨为自己付出相提并论的事情,温馨五年都没有变心,一心一意的等着自己回来。

  光凭五年里等着萧鹰回来,萧鹰没有任何理由对温馨不管不问。
  萧鹰抓着自己的头发,黑暗的脸扭曲在了一起。
  温馨,温馨,温馨,温馨。
  萧鹰的心不断地呼喊。
  情之切,情之真。
  温馨出现在了萧鹰的眼前,轻轻的笑着,慢慢伸出了手,抚了萧鹰的脸颊;萧鹰跟着温馨的手慢慢的抬起头来,这是我最爱的女人吗?萧鹰问自己,五年前他都没有确切的答案,现在又经历过多少事情,还有线索寻找答案吗?
  温馨没有说话,正如温馨一贯的做法:见到萧玉枫,只是傻傻得无笑,从来都是萧玉枫开口问,温馨回答。
  萧鹰多想像五年前一样, 问一句:你又傻笑什么?
  可是萧鹰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

  温馨存在自己的心里,不会出现在眼前。
  可是萧鹰想要温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我的过去,我不可能够分割的,不是吗?
  萧鹰的心流过一阵暖流,这是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温馨的感觉。

  萧鹰仿佛一瞬间明白了,我的五年是我的,我的五年前也是我的,这像我的手臂,不能够分割的;况且,温馨,是我的。
  萧鹰打开车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眼睛,享受吸入的气体和自己的肺泡充分的结合,然后将二氧化碳长长的吐了出去。萧鹰的脸已经没有了痛苦,未来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再怎么逃避,还是要面对曾经;萧鹰既然回到了海,那享受这的生活,自己在这里有喜有悲,有苦有乐,生活不是这样吗?萧鹰在国外生活了好多年,国外的化和思维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对于未来的事情,谁也拿不准,一个人的生活还是要过下去,充满信心的向前走,总会有希望的,总会有光明的。

  萧鹰完全想开了。
  之前不愿因回首过去,是因为海留给萧鹰一道伤疤。不可否认的是,在此之前萧鹰从海成长,在海辉煌,在海的点点滴滴很有意思,认识到了早该认识的人,也爱了值得爱一辈子的女人;萧鹰还能要求更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