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105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多的疑问围绕在松远的脑子里。
  “再等等吧。”毛健看了一个下午,还是没有看出萧玉枫在干什么。五年前毛健没能猜透萧玉枫的想法,五年后,毛健还是五年前那个样子,萧玉枫种种匪夷所思的做法,让毛健捉摸不透。
  萧玉枫做什么事情,一直是云里雾里,别人看不透,毛健问过萧玉枫,萧玉枫坦言他自己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多情况下,他都是走一步看一步,计划总是在变化的。
  可能这一次,萧玉枫又是变了计划。
  萧鹰在F大学的门口呆了一个下午,看了一个下午的人来人往,也没有看到几个可疑的人进出。看来萧鹰今天晚又有事情要干了,既然门口发现不了什么,那么久换一个角度去查。

  萧鹰早想到了,除此之外,萧鹰还想证明一件事情。
  在从萧慧雅的家里出来的时候,萧鹰觉得有人在跟踪他。因为屁股后面的车太多,再加是单行线,萧鹰也不好确定是谁。
  借着在F大学门口想事情的功夫,萧鹰发现了。
  其实很简单。
  有哪一个人会傻到,和萧鹰一样,在F大学的门口,耗在车一个下午呢?来的人很多,来的车很多,但是那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可是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停了好一会儿,从萧鹰到这里开始,车的人,没有下来过。
  萧鹰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既然你想玩,那我陪你玩。萧鹰嘴角露出了微笑。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萧鹰才会露出獠牙。等待才是最好的办法。
  萧鹰在车气定神闲,悠然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另一辆车的人,可坐不住了。一个下午,他们跟着萧鹰在F大学的门口呆了一个下午,到现在,他们也没能明白,萧鹰到底在干什么。看着萧鹰气定神闲,这两个人开始焦躁不安。

  终于,夜幕完全笼罩了海。
  萧鹰开始动了。
  来干来干,现在才是萧鹰的时刻。萧鹰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一个下午,终于能活动活动筋骨了。
  毛健的心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最好的机会在刚刚见到萧玉枫的时候,那是他们唯一的机会,现在是萧玉枫的场子,毛健只是砧板的肉,任人宰割。
  事已至此,毛健没有别的选择了,要想和萧玉枫见一面,要硬着头皮了。毛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跟去。”
  “好。”松远按照毛健的指示,跟了去。
  身后有根尾巴,萧鹰觉得很不舒服。本来回家睡觉,挺好的一件事儿,被屁股后面的老鼠屎给毁了。萧鹰很厌烦被人跟踪,有什么事情可以当面说清楚,欠钱还钱,欠人情还人情,派个人跟踪我是什么意思?萧鹰是好脾气不假,可不代表没脾气,触犯了萧鹰的底线,萧鹰必然会发怒 。
  萧鹰可以接受登门,来势汹汹也好,心平气和也罢,最起码向萧鹰传了一个信号:我是真心实意的解决问题。那么萧鹰也会敞开胸怀。可是跟踪,萧鹰完全接受不了。萧鹰的私生活完全暴露了,萧鹰没有隐私可言了,一个人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别人都知道,那你生不生气?
  萧鹰把隐私看的很重,有人侵犯他的隐私,萧鹰可不会客气。
  萧鹰不紧不慢的开着车。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解决掉尾巴也需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海虽然繁华无双,号称不夜城,但是在晚找一个没有路灯的地方也不是不可能。

  萧鹰把车停在了一家商店的门口,走了进去。
  在黑暗的毛健、松远把车停好。
  萧玉枫的行为很怪,他的每一个动作像是装出来的,故意给自己看的;毛健越发感觉到事情的不妙,萧玉枫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安开始在毛健心蔓延。
  事已至此,毛健已经不可能回头了,既然见到了萧玉枫,那和他当面谈一谈,下一次再见到他,不知道什么猴年马月了。毛健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了。
  萧鹰在商店里,透过玻璃橱窗,偷瞄了好几眼,街道角落里的黑暗----暗藏杀机。
  不一会儿,萧鹰出来了,跟他一块出来的,还有两瓶雪碧。为什买雪碧呢,接下来会知道;为什么是两瓶呢,接下来知道了。
  萧鹰刚来海几天,见识到了海的混乱,得罪了刘正清,打了青帮的头目宁浩。哪一件事情,都不是简简单单能够解决的,一白一黑,萧鹰知道他们的手段多,在海好几年,要是没点属于自己的势力,不可能过得安稳。萧鹰倒不怕任何一方,车到山前必有路,有道理没道理,在萧鹰这里,不管用;唯有强者才有发言权。萧鹰不想在这些事情折腾,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他们要折腾,你不能跟着他们折腾吧?他们傻,难道你也傻?

  海是一个是非之地,所有的势力各有各的小算盘,没人能管,也没人想管,越管还越乱。萧鹰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萧鹰不想吧,可有人偏偏惦记他。
  萧鹰一直很怪:在工作,事业有了分歧,惦记对方无可厚非,这关系到自己的未来。可生活出了问题,什么阴招狠招全用了。生活是情感,既然情感出了问题,情感又有谁能够说透呢?
  萧鹰在通往未来的路没有阻挡任何一个人,不是一条路,更谈不交集;可在生活有了摩擦,要挖空心思对付萧鹰,是不是太不人道了?萧鹰向来有一说一,没有什么事情是两个人当面谈不来的,背后捅刀子的做法不仗义。
  既然对方无情,萧鹰又怎么会有意呢?萧鹰可不管尾巴是谁家的狗,不过这一条狗死了,主人是不是会动一动呢?
  萧鹰盘算着在哪里解决尾巴才好,左手拿着一罐雪碧翻来覆去,另一瓶已经开了,拉环在萧鹰的右手闪闪发光。
  萧鹰在前面不动如山,一切尽在掌握之。

  身后的毛健心忐忑不安,未知的危险永远是最可怕的。若是之前,毛健心里没底也不会害怕,局势在危险,毛健也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可今天不行,毛健的对手是萧玉枫,一个他永远无法战胜的对手,一个他曾经无崇拜的人,一个他心的梦魇。
  萧玉枫在前面开着车,车速符和他的一切,永远按照一种特殊的速度在行驶,有时候还会快一点。
  终于,萧玉枫停下了车。
  萧玉枫停车的地方很诡异,毛健心升腾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萧玉枫的做法毛健总是猜不透,无论毛健如何猜测,萧玉枫最后的答案总是出人意料。这一次,萧玉枫停车,目的又是什么呢?
  萧玉枫的车停在了一片黑暗之,十几米远的地方才是路灯,
  松远把车停在了距离萧玉枫不远处的阴影,他相信,萧玉枫不会看到他的。傻子永远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松远太低估萧玉枫了,他自己脑子笨,简单地吧萧玉枫归结为和自己一类人当,萧玉枫的成功,在松远的眼里,不过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萧玉枫永远不会反驳的。我是用拳头打出一片天,你呢?你也有拳头,你的拳头还我的硬,你的世界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