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104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萧玉枫在做什么呢?”毛健的脸开始不屑,“他在和女人吃饭。”
  毛健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接下来的话,他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声讨萧玉枫;总之,萧玉枫现在全是错误,他做过什么,他将要做什么,毛健已经将萧玉枫看做了一个薄情人,这样的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松远还是较理智的。他没有跟过萧玉枫,自然不会受到萧玉枫的影响,毛健今天发怒,全是因为受了萧玉枫的影响太深,萧玉枫的形象在一瞬间崩塌,让毛健丧失了理智。
  松远作为一个局外人,也觉得萧玉枫这件事情做的实在不地道。无论怎么样,你自己的女人回来了该见一面。松远不明白萧玉枫,萧玉枫的做事风格,松远一直不明白,有时候萧玉枫会做出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事情,在不知不觉间,问题会解决,有时候,萧玉枫做法,并不正确。
  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世界的事情是折腾的,时间又是有限的。人不能用渺小的力量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无穷的折腾搞完。打蛇要打七寸,做事要抓主干。古人的话没有错。人总是按照想象的标准去要求别人,这种人叫做圣贤。
  萧鹰很惆怅,他没有圣贤的命,却要做圣贤的事。在和两个不同类型的美女快乐的度过了24个小时之后,萧鹰还是回到了地球。享受是要有的,不过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该撸起袖子干。
  当萧鹰真正开始调查,他才发现,说永远是轻松的,做永远累人的。在丨警丨察局萧鹰如何说的天花乱坠,这件案子如何的简单,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萧鹰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棘手。萧鹰坚信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路的尽头是答案,要想得到答案,要把路的荆棘砍掉,把路开辟出来,这一次萧鹰选择的起点,不是太好。
  最大的问题不是萧鹰不吃苦,不肯日复一日的调查,萧鹰既然能够通过死神的训练,那证明了,他已经风雨无阻;最大的问题在于,人手不够。苏晴晴的小组只有六个人,再加他和苏晴晴,也只有八个人,要在海来一场清查,想想都觉得疯了。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叫人帮忙呢?让局长下发命令,发动所有的警力,相信用不了几天,海会被翻一个底朝天。
  萧鹰到觉得这些人才是真疯了。丨警丨察有大动作,对方会不知道?你当天底下的毒枭都是木头,都是傻子?别说扫一遍,是在扫几遍,扫十遍二十遍,一样查不出什么东西。这种案子贵精不贵多,几个人够了。
  萧鹰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苏晴晴当时成立特别小组的时候,为什么不多找几个,哪怕在多两个人,萧鹰也不会一个人来F大了吧?
  萧鹰也不至于对着F大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发愁了。

  这到底要怎么查啊?
  这种一问三不知的情况,萧鹰还是第一次遇到。
  还有,鬼知道这个所谓的下家是不是别人的家。
  下家在F大,在成千万的人里面。门口的人进进出出,萧鹰怎么查,要看他的本事了。
  萧鹰有能力是不假,可强人所难不好了,怎么帝像是闹着玩似的,干嘛要给我白一个道。萧鹰现在真的感觉到了心力憔悴,手足无措;到底要怎么查?

  《亮剑》的台词:算敌军是五万多头猪,抓三天也抓不完。F大学里面有好多人的,萧鹰一个人真的管不过来。
  萧鹰知道发牢骚没有用,这件案子既然自己揽下来了,哭着也要把它查完。累是肯定的,在这个过程很有可能是孤独的,甚至有可能会有一场血战,在这件案子之外,还有好多人在虎视眈眈,萧鹰的背后暴露在这些人的眼里。萧鹰什么都做不了。
  萧鹰叹了一口气,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
  “大哥,你看他从到了这里,一直没动过,这是什么意思?”松远和毛健坐在一辆车里,盯着不远处萧鹰的那一辆兰博基尼。
  “我也不清楚。”
  毛健和松远来势汹汹。

  早些时候 ,松远还问了一句,到底到哪里去找萧玉枫,萧玉枫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该到哪里找他。
  这件事情毛健也想过,五年前萧玉枫会经常玩失踪,平时找他只能靠运气,这一次要找他,该怎么办呢?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毛健早想到了。
  既然萧玉枫和萧慧雅的关系很好,那么去去萧家的路去等他,毛健还不相信了,萧玉枫会不跟萧慧雅一块回来。
  萧玉枫五年前有一种习惯,他会送女孩回家,每一次都是,无论哪个女孩是怎么样的人,萧鹰作为一个绅士该有的风度,萧玉枫一定会有的。毛健坚信,萧玉枫一定会回来的。
  毛健没有细想,是否萧慧雅自己选择回来,是否萧慧雅已经回来了,萧玉枫已经走了。毛健心一种声音告诉他,你今天在这里等着,一定会如你所愿的。我们好多时候要发生大事情的时候,心会有预感,我们有时候会不注意,但是你不能够否认它的存在。

  等我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仔细想一下,会发现。
  毛健的心有这样的想法,或许, 在松远的眼里,毛健一反常态,几乎在赌博;毛健一定是疯了,平时的毛健不是这样的。
  松远想不通,很难理解毛健的行为。
  毛健也是稀里糊涂,他也不明白。
  但是事实却是振奋人心的。毛健没有等到萧玉枫带着萧慧雅回来,却等到了萧玉枫开着他的车从萧慧雅的家里出来。
  那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毛健到死也不会忘记。那一辆车是独一无二的,代表着萧玉枫一贯的做事准则:我是一个特殊的人。
  松远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毛健,嘴巴因为激动和震惊说不出话。
  毛健很坦然,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萧玉枫的到来,在毛健的意料之,毛健长出了一口气,注视着萧玉枫的车缓缓的经过他的身边。毛健没能够透车窗看清楚萧玉枫的脸。毛健想要看一下,现在的萧玉枫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他五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的性格是否发生了变化。
  毛健的心里还是不愿承认萧玉枫已经不是之前的萧玉枫这一个事实。
  他第一眼见到萧玉枫,心冒出的想法也温馨没有什么两样: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毛健一直是萧玉枫的兄弟,算萧玉枫被逼走了,毛健从来没有忘记,他还有一个兄弟,叫做萧玉枫。毛健虽然不能够像温馨那样子,公开的表示:我是萧玉枫的女人,一直都是。他从来不会忘记萧玉枫。

  萧玉枫的做法让毛健很伤心。他让毛健痛苦没有关系,我是男人,我是你的兄弟,我可以承受;可毛健不能接受的是,萧玉枫去伤害温馨,去伤害五年里一直思念他的人。
  “我们怎么办?”松远看着渐行渐远的兰博基尼。
  “跟去!”
  毛健一路尾随萧玉枫来到了F大学。
  萧玉枫在等。毛健也在等。
  这一等,是一个下午。
  等到了傍晚的时候,萧玉枫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大哥,这——”松远看着一个下午都没有挪地方的萧玉枫,心有了疑问。萧玉枫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为什么他一下午都没动,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坐一下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