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72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的课,李沧海听的有些心不在焉,眼看着到了课间休息的时间,左浩和丁晓东鬼鬼祟祟的进来了。
  丁晓东依旧是坐到了李沧海的旁边,看那表情便知道一无所获。
  李沧海笑着问:“咋样?把到妹了?”
  丁晓东撇着嘴巴说:“把个屁,大中午的,连个妹毛儿都没有,晚上再去吧。”
  李沧海笑了笑,没说什么,心中却暗想,丁晓东和左浩走的有点近了,未必是好事,这小子对待女人的态度上还没有自己成熟的思想,让左浩这个风流浪子一带,保不齐这小子刚从火坑里爬上来就又一脚踩进泥潭了。

  晚上,丁晓东又张罗去酒吧喝酒,左浩再次邀请冷若冰,却又一次被婉拒。
  李沧海本想也拒绝算了,和这两个风流男人去酒吧,还不如直接约唐欣或者沈睿呢,可看到冷若冰的眼神,却突然改了主意,装作一副欣然而往的样子。
  冷若冰看李沧海玩世不恭的样子,颇有些失望,甚至后悔把苏皖介绍给他,可转念一想,苏皖和他的缘分本就不是因自己而起,以表妹的性格,真要是她看上了,自己就算不介绍,她也会想办法认识李沧海的,只是没想到俩人关系发展如此迅速,看那状态,俩人应该是上过床了。想到这,冷若冰又不禁好奇,这个李沧海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好事不断,只可惜自己早生了十年,否则像表妹那样,说不定也有勇气一探究竟呢。

  到了酒吧,三人找了张散台坐下,左浩点完酒便跃跃欲试的左顾右盼,大概是时候尚早,酒吧里人并不多,三人便喝酒闲聊,等过了九点多种,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左浩见高台上有个长发女子身边没人,便和丁晓东挑了挑眉毛,端起酒杯凑了上去。
  左浩的外在条件本就出色,加上经验丰富,很快和那女人聊的火热,没多大一会,竟然搂着那女人的肩膀回到了这边散台上。
  丁晓东双眼放光的看着那女人,虽然称不上美若天仙,可在化妆品的掩盖下,倒也有几分特别的姿色。
  李沧海对这样的夜店女子本就没什么兴趣,又见对方浓妆艳抹,总是有些风尘气息,甚至怀疑她本就不是良家女子,心里便更觉索然无味,眼看着左浩和那她打情骂俏的,却毫无兴致。
  过了会,左浩拉着那女人下去跳舞,李沧海看着左浩的舞姿,再一次赞叹这家伙确实有吸引女人的资本。
  李沧海扭头问丁晓东:“你左哥已经有收获了,你还不抓紧?”
  丁晓东笑着说:“李哥怎么还不出手?”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我对这儿的女人没兴趣。”
  丁晓东哦了一声,再扭头时已经不见了左浩俩人的踪影。
  李沧海以为左浩拉着那女人出去开房了,便起身准备去趟卫生间后就回宾馆休息。谁知道李沧海刚进卫生间便听到里面的隔间有一样的声音,李沧海一边小解一边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声音,确信是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便悄悄系好裤子,又轻轻弯腰通过下面的空隙往里看了看,果然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鞋子,那双男鞋正是左浩的。再看那四只脚的姿势,基本可以确定俩人的体位了
  李沧海很是兴奋,静静的听了会,感觉那女人的呻吟越来越放肆,显然是酒精作用下早已忘记了身在何方,不禁感叹果真是酒后乱性,不管那女人是什么身份,可这左浩好歹也是公司副总,竟然和一个陌生女子在酒吧卫生间行此苟且之事,显然不是为了节省开房那几个钱,再想到辛迪钟情于户外,也算是一大偏好了,由此看来,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会对性有着某种特殊的癖好,譬如沈睿的受虐受辱,辛迪的户外暴露还有这左浩的找新人尝鲜,如此种种,都真实存在着,很难说哪些合理哪些不合理,既然这些行为都真实存在,那就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必要性,那就该正视人们对它的需求。

  李沧海听了一会,害怕突然来人尴尬,便悄悄的退了出来,回来后,丁晓东身边已经多了个年轻女孩,李沧海笑着说:“呦呵,不错嘛。”
  丁晓东得意的说:“那是,咋样?左哥走了?”
  李沧海往后指了指:“没,正在卫生间嗨皮呢。”
  丁晓东瞪着眼睛问:“真的假的?在卫生间?操,这哥们真够猛的,我去看看”,说完便要起身。
  李沧海摆了摆手说:“你呆着吧,别捣乱了,我估计这就完事了。”

  丁晓东身边的女孩显然听明白了俩人对话的含义,却笑而不语,只是拿着桌上的酒喝个不停,丁晓东见状便又坐回来和那女孩喝酒,等到左浩抱着那女人回来时,丁晓东和那女孩已经有了醉意。
  李沧海见这两对男女越来越放肆,他的存在简直就是个电灯泡,越发的没有了待下去的兴致,便起身和俩人告辞。
  左浩和丁晓东此刻的心思都在身边的女人身上,根本没有心思关心李沧海,便简单打了招呼,让他自己走了。
  李沧海回到宾馆时,已近11点,可刚才被那女人的呻吟声刺激的,此时却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躺下玩起了手机。眼看着过了11点半,李沧海已有几分困意,本想熄灯睡觉,却看到小卫上线了。
  李沧海马上问道:“怎么这么晚上线?”
  小卫很是欣喜,急切的问道:“粟哥,您在呢?”
  李沧海嗯了一声,又问:“怎么还不睡?”
  小卫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说:“刚做完。”
  李沧海知道小卫生理上有问题,此刻见他说刚做完,有些疑惑,便问道:“刚做完?什么意思?”
  小卫连忙解释说:“小媛给我用嘴吃了,很舒服,竟然能硬了,就是时间还是不长,进入没多久就又软了。”
  李沧海听说小卫可以进入,也很是惊讶,故意逗他说:“是不是想着我弄你老婆,你很兴奋,所以才硬的?”
  小卫又发了个害羞的表情问:“您怎么知道?一想着您和小媛的场面,我就特别兴奋。”
  “那就好好幻想,说不定哪天你的病就好了。”
  小卫连忙问:“真的吗?对了,您上次说,要是有更大的刺激,可能效果更明显?”
  李沧海本是戏言,没想到小卫竟然当真,觉得既然他有兴趣,倒不妨尝试一下,便回道:“只是有可能,我也不敢保证,至于效果如何,那要试过才知道。”
  “那您看什么时候方便?只要不是我认识的人就可以。”
  李沧海想了想说:“明天,不过我在省城,你俩能过来?”
  “能”,小卫斩钉截铁的说,显然对此事非常期待,“那我明天带着小媛过去,对了,粟哥,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请求?”

  “说吧”,李沧海已有困意,只想赶紧和他约好了就睡觉,也就没注意彼此的身份地位。
  “能不能别让您的朋友和小媛上床?”小卫说完又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
  李沧海见小卫提这个请求,反而很是高兴,这说明他既然把这视为一个请求就做好了李沧海不接受的心理准备,也就是说,即使李沧海把他老婆拿来和朋友分享,他就算是内心不乐意也是不敢拒绝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