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70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把一个多星期调研的结果编制了一份调研报告,综合分析了一下调研的各家公司的意愿和情况,最终结果还是建议优先考虑和DN公司谈判,只不过谈判的落脚点却不是温晓明所提的互相参股,而是直接出让。这样的结论很难说客观,毕竟李沧海也有他自己的经营理念,他还是觉得,如果互相参股,对DMC来说并不能借此获得现金流,对做大研发和销售渠道没有直接的帮助,那和维持现状的差异就不大,不仅如此,还会因为参股DN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了不确定性,这样一来,不仅没有提高核心竞争力,反而带来了更大的风险,这样的战略调整还不如不动了。

  温晓明看了李沧海的报告,笑着说,是不是太激进了?
  李沧海也笑了笑说:“甩掉包袱是为了轻装上阵,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温晓明点了点头说:“也有道理,报告先放我这里,我再好好看看,这段时间我看你经常加班,要注意休息。”
  李沧海说好:“谢谢老板的关心,我先走了。”

  从温晓明办公室出来,李沧海心情好了许多,虽然温晓明没有明确表达他的意见,但是以李沧海对这位少主的了解,他还是有这个魄力的,这一点也是李沧海不断对公司发展倾注心血的动力之一。
  李沧海刚坐到椅子上,便接到白雅荷的电话,赶紧接通了问好。
  “你最近跟温总忙活什么?”
  李沧海听白雅荷问起,马上警觉起来,只是他知道白雅荷这个女人没那么容易搪塞,便笑着说:“没啥,还是公司战略的事儿。”
  “是吗?你小心点吧。”
  李沧海越发的疑惑,皱着眉头问道:“咋了?”
  白雅荷笑了笑,低声说:“纯属三八啊,工人们传你撺掇老板要把厂子买了,对你意见不小。”

  李沧海不屑的笑了笑说:“瞎扯,跟我有啥关系?厂子又不是我的,再说了,小温那么傻?是我能撺掇得了的?”
  白雅荷笑了笑,又嘱咐道:“反正你小心点吧,感觉最近公司里气氛不对,你别把自己折进去。”
  “没事儿,谢谢姐姐想着我啦。”
  白雅荷放下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想:“这小子,到底还是年轻,意气风发的,只怕早晚要出事儿。”
  李沧海根本没听出白雅荷话里的暗示,他此刻一门心思的要跟温晓明大干一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迫近。
  “或许用不了多久,温晓明就会直接宣布了,那样也好,快刀斩乱麻,说不定比左右平衡更能解决问题呢。”想到这李沧海便靠到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再低头看时,便看到了辛迪的头像在闪动。
  辛迪很少在网络上和李沧海聊天,李沧海觉得她可能是企业文化或者是工作性质导致的,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主动找她,也从来没奢望过俩人有成为朋友的可能,至于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用丁晓东的话说,称为床友也许更合适吧。

  李沧海见辛迪今天发来信息,心中有些欣喜,暗想莫非她老公又出差了?
  果然,辛迪扭扭捏捏的暗示李沧海她晚上一个人,却不说想要约会。
  李沧海心中好笑,故意不去挑明,东拉西扯的聊了几个来回。
  辛迪终于忍不住说:“上次你请我喝酒,这次我请你吧?”

  李沧海回了一个坏笑的表情问:“仅仅是请喝酒吗?”
  辛迪回了害羞的表情问:“那还有什么?”
  李沧海回道:“是想请喝酒还是想喝酒之后的事?”
  辛迪便回了个敲打的表情说“讨厌。”
  李沧海见话已说透,也就不再绕圈子,主动说:“下班我去接你?”
  辛迪小心的说:“到单位不好,还是在酒吧街见面吧。”
  李沧海又问:“要不一起吃饭吧,我请你?”
  “不了,别人看到不好。”
  李沧海想想也是,心中暗想这辛迪倒是个谨慎的人,这样也好,和谨慎的人一起玩,安全系数也高,那个苏皖要是有这点谨慎劲儿,也不至于搅得自己生活一片混乱了,转念一下,又觉得怪不得苏皖,要是自己洁身自好,也不至于现在罪有应得了。
  想到这,李沧海又有些觉得对不住陈璐,想来想去,心情越来越乱,见时间差不多,便收拾了桌面,去餐厅吃饭。
  吃完饭,李沧海便回了江北新城,把从沈睿那拿回的箱子放到车里,便直奔酒吧街,到了街口,刚把车子停好,就见一辆白色的沃尔沃小车拐了进来。
  李沧海没看到驾车人的样子,也就没在意,便打开手机QQ等着辛迪的消息,很快,辛迪便问:“我到了,你呢?”

  李沧海也说:“我也到了,你开什么车?”
  “白色沃尔沃,你呢?”
  李沧海看了看,确定左右只有那一辆白色沃尔沃,便收起手机,提上密码箱下车走上前去,透过挡风玻璃一看,果然是辛迪坐在里面。
  李沧海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内的芬芳瞬间便侵入到鼻孔中,让人赏心悦目。李沧海把箱子放到后座,又扭头看了看辛迪,见她穿了身灰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显得很是正统,唯一的亮点就只有腿上的咖啡色丝袜了。
  辛迪有些羞涩的说:“你好。”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开车,走吧。”
  辛迪往后拢了拢头发问道:“不是去酒吧吗?”

  李沧海想了想:“既然都开车了,就别喝酒了,出去找地方玩吧。”
  辛迪哦了一声,发动了车子,按照李沧海的指引,一路把车开上了外环。
  上了外环,李沧海哪里偏僻就往哪里引路,辛迪不安的问:“你可别有什么不良企图啊?”
  李沧海笑着说:“我对你的企图你都知道,还能有什么不良?我只劫色,不谋财,放心吧。”
  辛迪也笑了起来,又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李沧海看了辛迪一眼,还是能够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可又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便继续引导着她往小路上走,最后把车子停到一个废弃的厂房院子里。
  这家厂房已在远郊,看那废弃的程度,恐怕也有三五年没人来过了。李沧海下了车又四处转了转,喊了几嗓子,确信没有守卫,这才又回到车旁。
  辛迪忐忑不安的看着李沧海,实在不敢确定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会否干出谋财害命的事,见李沧海回到车旁,辛迪越发的紧张,甚至有些后悔一时冲动和他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只是,犹豫之间,李沧海已经上了车,此时,她连跑都没有机会了。
  李沧海上了车,便看着辛迪笑,辛迪被他笑的更加恐惧,颤抖的问:“你,你到这来干嘛?”
  李沧海见辛迪恐惧,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膀,把她揽进怀里,低声说:“你不是喜欢户外吗?今天带你好好玩玩。”

  辛迪这才明白李沧海的真实意图,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禁嘲笑自己想偷吃又没胆子,笑着骂道:“真烦人,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
  李沧海抢着说:“以为我谋财害命?弃尸荒野?那我就先奸后杀吧,哈哈。”
  辛迪笑着捶了李沧海一拳,便又钻到他怀里。
  过了会,李沧海感觉辛迪兴致高涨起来,便推开她,又从后座那拿过那只箱子拎在手里,又低声说:“你把车锁好跟我来”,说完便开门下了车。
  李沧海带着辛迪往里走了走,找到一个能够看到大门口却不能被及时发现的位置停下了脚步。李沧海放下箱子,对辛迪说,“脱衣服”,说完又打开箱子拿出一个面具递给她。
  辛迪结果面具戴好,又调皮的问李沧海:“好看吗?”

  李沧海附和着说:“好看”,又催她赶紧脱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