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6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便放下手里的工作,严肃的说:“不是女人势利,是你用势利的眼光去衡量她们,你说没有真心对你的,你就没问问自己有没有真心对过人家?你发自内心的尊重过女人吗?你只是把女人当成玩物罢了。说实话,我看你对酒店管理还是挺有想法的,我想这是你的优点,你真心对待工作了,自然就有成绩,如果你真心对待女人了,自然也有女人真心对待你,你也不小了吧?还能总这么玩下去?早晚得找个女人结婚吧,可你总这么对女人,能有哪个女人真心对你?”

  丁晓东越听越严肃,最后沉重的点了点头,显得颇为诚恳。
  李沧海见他严肃的表情,觉得刚才的话他一定是用心去听了,心里很是欣慰,心想如果丁晓东这个纨绔子弟能由此走上正道,至少不在邪路上越走越远,也算是自己积德了。
  丁晓东沉默了一会,或许还是有些不服气,又突然笑着说:“你还说我呢,你不也玩女人?”
  李沧海也笑了笑,说道:“晓东,玩儿和玩弄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你有过多少女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样对待其她女人的,至少上次那女孩,我觉得你是在玩弄她,我觉得那个过程对她来说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她是在委曲求全,这就是玩弄。”
  丁晓东又不依不饶的问:“那玩儿呢?”
  李沧海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说:“玩儿是一起玩儿,你跟朋友一起玩是什么感受你总知道吧?女人也是一个主动的参与者,不管到了床上谁更主动,但是女人也是在主动享受在一起的快乐的,双方是平等的,谈不上谁委曲求全,明白吗?”

  丁晓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又突然嬉皮笑脸的问:“你觉得你这套磕儿能说服你自己吗?”
  李沧海被他问的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白说了那么多,便气急败坏的说:“靠,滚蛋!”
  丁晓东见李沧海动怒,便得意的笑了笑,起身出去了。
  李沧海扭头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禁问自己:“说了那么多,到底是真的有道理还是为自己的放纵寻找借口呢?”
  下午,两个组顺利的发布了运营报告,何嘉彧对李沧海的表现尤其满意,竟然诚恳的说:“沧海,我喜欢你的思路,你将来选导师的话可以来找我。”
  李沧海看着何嘉彧那张白皙的脸和丰满的身材,不禁又想到了白雅荷,突然觉得:找她做导师或许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下课后,李沧海想着明天的例会,便要往回赶。

  冷若冰姐妹比李沧海还近,自然也是要回去的,三人便在宾馆楼下道别。
  经过昨夜长谈,苏皖已知道表姐看破了俩人的关系,也就不再扭捏,临别主动给李沧海来了一个拥抱,在耳边偷偷地说:“想着我,有时间我去看你”,又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这才转身走了。
  李沧海看着苏皖的背影,心中暗想,但凡陈璐和索菲娅能有一个像苏皖这样敢爱敢恨,敢想敢做,自己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单着了,只可惜,造物弄人,自己好像总是不能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
  送别姐妹二人,李沧海也顾不得吃饭便急匆匆的往回赶,刚下高速便接到苏皖的电话。

  苏皖关切的问:“宝贝,到家了吗?”。
  李沧海笑着说:“刚下高速,马上到家了。”
  苏皖知道李沧海还在开车,也就没在多说,笑着说了句“想你”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放下电话,心里很是甜蜜,还没等到家,又接到陈璐的电话。
  俩人订婚后,陈璐主动了许多,怎奈俩人都忙于工作,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这次李沧海出来上课,虽然离别时间并不长,可也算是出门远行,竟然也有了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陈璐听说李沧海还没吃饭,笑着说:“那你先到我这吧,省的回家还得麻烦大姨。”
  李沧海笑着说:“不错嘛,还没过门就知道心疼婆婆了。”

  “油嘴滑舌,行啦,你慢点开车,过来吃了饭再回去。”
  李沧海却坏笑问:“光吃饭吗?”
  陈璐不解的问:“那还吃啥?水果?”
  李沧海笑了笑说:“还有你。”
  “无耻,行了,别废话了,好好开车吧,挂了啊。”
  李沧海到陈璐家里时,她已经煮好了面条摆在餐桌上。
  李沧海长时间开车,也是饥肠辘辘,放下手机便吃了起来。
  陈璐坐在旁边看他吃面,却不经意看到他领口的红色唇印,待伸手扯起领口看时,竟然连脖子上都有。
  李沧海正吃着面,见陈璐脸色大变,扯着自己领口看,便也自己扯着领口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苏皖在上面留下的唇印。

  李沧海大脑瞬时一片空白,心说坏了,连脸色也变了。
  陈璐见李沧海的错愕的表情,心里便明白了大半,除了伤心便是震惊。一直以来,她知道李沧海各方面都很优秀,此前的许多所谓的误解,她仍历历在目,只是那些事,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哄骗自己说是误会,可这一次,那红色的唇印是那么刺眼,就像是在向她挑衅一般,让她无法逃避。
  陈璐气愤的热泪盈眶,看到桌上李沧海的手机,突然拿起来调出了通话记录,果然在自己号码前有一个未知来电,便直接拨了过去。
  李沧海想拿手机时已经来不及,电话刚一接通,话筒里便传出苏皖那温柔的声音:“宝贝!”
  李沧海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心想彻底完蛋了。

  陈璐抓着手机质问李沧海:“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吗?”
  李沧海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根本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陈璐气氛的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喊道:“这也是误会?李沧海!我今天才彻底认清了你,我原来哄着我自己,相信那些都是误会,我以为现在我是你的未婚妻了,就算以前你是浪子,现在也该回头了,可今天,你连解释的兴趣都没有了吗?”
  李沧海看了看陈璐,想要解释,可这一切突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他实在是难以自圆其说,便只好羞愧的低着头。
  陈璐见李沧海沉默不语,以为他是在赌气,终于鼓起勇气指着门口说:“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这种风流成性的男人,你给我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李沧海见陈璐正在气头上,确实没有谈下去的可能,只好默默的捡起手机,开门离开了。
  陈璐见李沧海离开,突然冒出一丝不舍,可见他自始至终竟然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反倒越发的生气,眼看着他推门出去,转身便进了卧室,趴在床头哭了起来。
  李沧海坐进车里,拿着手机看了看,见已经无法开机了,只好开车到商场又买了一部,刚把卡插上,便接到苏皖的电话。
  苏皖忐忑的问:“刚才是你未婚妻?”
  李沧海“嗯”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苏皖又追问:“没事吧?”
  李沧海还在烦闷之中,没有心思和她解释,便说:“没事,你别管了。”
  苏皖却听出李沧海情绪不对,又问道:“她发现了?”
  李沧海见苏皖问个不停,没好气的说:“哎呀,你别管了行不行?”

  苏皖也来气了:“你怎么这么墨迹,是不是爷们儿?”
  李沧海气的大喊:“你有病吧?别烦我了行吗?”说完便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
  苏皖见李沧海真的生气,越发的忐忑,可再把电话拨过去,却怎么都接不通了,反复打了多次,也只有作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