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神色不变,目光重新转回面相沉稳的板寸头脸上:“你们敢杀人?”
  板寸头没有吭声,只是深深地看着他,而黄毛却哈哈一笑:“小子,你有没有脑子?这里是荒山野岭,老子宰了你随便找个地方挖坑一埋,说不定几十年都没人发现得了,杀了等于没杀,懂吗?”
  这话不但猖狂,而且残忍,可见杀人对于这个黄毛来说已经不是多么值得惊讶的一件事情了,就连他身后的那三个漂亮小妞儿都嘻嘻哈哈的,其中一个看他的眼睛里还充满了崇拜的小星星。
  “原来在荒山野岭杀人等于没杀,我是今天才知道这一点的,真是多谢提醒。”萧晋又一次摇着头叹了口气,至少话音未落,他的右手陡然一甩,同时脚尖在草坪上刨出一个深坑,整个人就仿佛一支利箭般直冲黄毛而去。
  砰!
  一声枪响,只有一声。因为板寸头的猎丨枪丨还没有抬起来,就因为脑门上刺入的两枚银针而摔倒在地。至于那个猖狂的黄毛,在开了一枪没有打中之后,人就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掐住喉咙举了起来。
  “啊——!”三个小妞儿齐齐惊叫一声,吓得坐倒在草地上,三张浓妆艳抹的脸蛋儿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与恐惧。
  拿过黄毛手里的猎丨枪丨,萧晋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枪口顶住他的脑门,冷笑:“狂啊!继续狂啊!还杀了等于没杀,牛B的,老子本以为最近自己就够嚣张的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真是刷新了我对社会渣滓的下限想象啊!”
  “你……你不能杀我!”黄毛声音颤抖的像个马上要被侵犯的无助少女一样,再没了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我爸是南州市首富,你要是敢杀我,他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首富?”萧晋嗤笑一声,“什么时候一个做生意的都敢这么猖狂了?难道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外面已经变天了么?”
  “你是什么……什么人?”问话的是那个板寸头,他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但眼珠子能动,也可以说话。
  “对!”黄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指着板寸头大声道:“你看不上我爸,但他爸是龙朔宪兵司令部的政治处主任,你敢动他,你就是跑到天边也别想活!”
  萧晋眉头高高挑起,一脚踩在黄毛胸口,然后把枪怼在板寸头的脑袋上,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爹又是谁?”
  到底是当过兵的人,板寸头明显比黄毛有胆量多了,闻言只是冷冷一笑,眼神阴冷至极的说:“少废话,有种你就开枪!”
  砰!
  几乎是板寸头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萧晋就扣动了扳机。当然,板寸头还活着,只是擦着脑袋的枪火声震得他三魂七魄一阵颤抖,脸色惨白如纸。
  “啊——啊——!”黄毛像个娘们儿一眼尖叫起来,把那三个小妞儿的声音都盖过了,绿底的迷彩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了黑,竟是已经吓尿了。
  照着黄毛的脸踹了一脚,止住他的叫声,萧晋重新将滚烫的枪口怼在板寸头的脑门上,一字一字的问:“你爸是谁?”
  板寸头明显还想硬气,但子丨弹丨溅起的泥土打在脸上的疼痛感犹在,话堵在嗓子眼口,怎么都说不出来。
  萧晋笑了,蹲下身,拍拍他的脸,毫不掩饰表情中轻蔑和鄙夷:“还行,虽然你是军人中的渣滓,但起码部队赋予你的一点精气神还没丢,不说也没关系,你爸不就是龙朔宪兵司令部的什么什么主任嘛,好查的很。
  回去告诉他,如果你们父子以前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最好赶紧收拾东西出国,永远都别回来,否则,能上军事法庭接受公正审判都算你们爷儿俩命好!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说完,他顺势就拔下了板寸头脑袋上的银针。
  身体一获得自由,板寸头就一咕噜滚到一旁,满脸戒备的慢慢站起身,声音中不无怨毒的问:“你是谁?”
  “记住喽,小爷儿叫萧晋!”

  “好!姓萧的,我记住你了,咱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板寸头说完转身就走,看都不看自己的同伴们一眼。
  “王哥!哎王哥!你……你等等我啊!”黄毛腿软的站不起来,喊了两声,板寸头根本就没反应,最后还是三个小妞儿半搀半抱的带着他离开了山顶。
  “小柔,派人去南州市查一查所谓的南州市首富的背景、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把柄。”给陆熙柔下达了指令,萧晋收起电话,转过身就见夏愔愔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
  “我在我爸的一次应酬酒会上见过南州市首富。”女孩儿说,“他叫吕兴昌,是兴昌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主营房地产开发,据说为人精明,极其善于钻营人脉,不管在哪个地区拿地,都会与当地的黑白两道结交,十分吃得开。去年被统计的总身家为八百四十六亿华币,排在富豪榜第十六位。”
  “怕不怕?”

  “哈?”
  伸手轻抚女孩儿的脸,萧晋又柔声问:“刚才害怕了吗?”
  夏愔愔甜蜜的笑了,脸蹭着他的掌心说:“我只担心你受伤,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多虑了。”
  “那就好。”萧晋拉住她的手往帐篷的方向走,“以刚才那两个王八蛋的行事作风来看,百分之百会再带人回来报复,我没有信心在被围攻的情况下还能保你不受一点伤害,所以,我们必须马上下山。对不起,今晚没办法和你一起洗澡看星星了。”
  “说对不起做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夏愔愔抱住他的胳膊,犹豫片刻,就银牙轻咬下唇,红着脸道:“只是……我、我今天出门之前就已经跟爸爸说过晚上不回家的,这突然回去了,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呢!说实话他肯定会担心的。”
  萧晋要是连这么明显的潜台词都听不出来,就不用混了,瞬间便跟打了鸡血似的,用最快的速度把重要的东西往包里一塞,帐篷也不要了,拉着夏愔愔就要下山。
  夏愔愔一阵哭笑不得,大发娇嗔,坚持着让他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并打包了垃圾之后,这才同意下山。
  就在他们离开后不到一个小时,山顶的树林中就冲出来了二三十号人,每一个都身材精壮,动作矫健,一看就知道都是训练过的。

  “妈的,让他们跑了!”在之前支帐篷的地方狠狠踢了一脚,黄毛气的大叫。
  板寸头的表情中倒是没什么意外,只是望着萧晋他们离开的方向,眼神阴沉的可怕。“别着急,他们是从这边下山的,十有**就是龙朔来的。”
  黄毛眼睛一亮,走过来狞笑道:“那敢情好!在王哥你的一亩三分地上混还敢这么嚣张,回头要是不一刀一刀活剐了他们,老子可咽不下这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