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6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莎听说李沧海想请她做茶馆的经理,很是高兴,虽然茶馆比不上华庭饭店的规模,可到这边她却是经理,有更大的自主管理权,这对一个有想法、有思路、积极进取的年轻女孩来说,恐怕要比什么都重要了。
  有楚天天的支持,金莎很快就从华庭那边办了离职手续,第二天便到茶馆这边来上班了。
  索菲娅见金莎也就二十出头,心里倒释然了,她知道李沧海心智成熟,所以对青涩的年轻小丫头不来电。
  文小文笑着骂她:“你呀,也是个贱骨头,那个男人又娶不了你,你何苦死心塌地?这不是替别人看家护院了?”
  索菲娅听了一笑而过,只是心里也会暗自问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思前想后的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茶馆走上正轨后,李沧海轻松了许多,加上温晓明的鼓励,他的工作的重心便又回到了DMC这边,慢慢的,仿佛一切都按部就班了。
  工作稳定了,感情生活的比重就大了起来。
  趁着索菲娅不在,李沧海又向文小文透露了自己订婚的事。
  文小文哦了一声,又说:“也好,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菲娅,唉。”
  李沧海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有些后悔当初手欠给索菲娅递了纸巾,如果没有那次邂逅,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一切,也就不会残忍的伤了她的心了。
  果然,不出李沧海所料,没过多久,文小文便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索菲娅。

  索菲娅听文小文说完李沧海订婚的事,很是平静,笑着说:“这不早晚的事吗?”
  文小文看着她强作欢颜,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有些自责,当初不该那么花心思把俩人往一起撮合,否则俩人可能还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一想到这,文小文又来气了,愤怒的打通李沧海的电话质问道:“你就不能和那个分手娶了菲娅?”
  李沧海突然被文小文这一句质问,很是莫名其妙,笑着问:“咋了姐姐?”
  文小文叹了口气说:“你就是个王八蛋”,说完也不等李沧海回话,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看着手机莫名其妙,回味着文小文这两句话,也想到她可能是和索菲娅在一起,有心安慰一下索菲娅,可想起那次在索菲娅家她说过的话,又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如果索菲娅真的就此放手,对她来说也许是好事呢,想到这,李沧海终于还是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眼看着又到了上课的这一周,李沧海问冷若冰是否去上课,难得的是,她竟然在线。
  冷若冰回道:“去,你呢?”
  李沧海也说:“我也去,还是你自己吗?”

  冷若冰发过来一个捂嘴笑的表情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说今天主动打招呼,感情是惦记着那个人。”
  李沧海笑着说:“其实我最惦记的还是你。”
  冷若冰连忙说:“算了,你还是惦记她吧,号不是给你了?你加她了没?”
  “加上了,聊过几次,她总是忙,没聊几句就下了。”

  冷若冰说:“她自己办的舞蹈班,时间不自由,不过现在应该好多了,我前两天听她说开始招老师了。”
  李沧海连忙问:“她是舞蹈教师?难怪身材那么火爆。”
  冷若冰发了翻白眼的表情说:“德性,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还是喜欢身材好的、漂亮的、年轻的。”
  李沧海无奈的看着对话框,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心想吃醋对女人来说是不是一种天生的基因呢?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也不管另外一个女人和自己是什么关系,总之,就不能听男人夸别的女人。
  李沧海又问冷若冰哪天到,心想要是都周五下午到,不妨请她们姐儿俩吃饭。
  谁知冷若冰却说:“我们离的不远,准备周六早上过去。”
  李沧海只好无奈的说:“好,那上课再见吧。”
  周五下午,李沧海依旧是自己开车到了省城,安顿好后又给唐欣打了电话,得知她有应酬,便自己吃过晚饭,一边上网一边等她。
  李沧海登陆了QQ,见cindy在线,便主动和她聊了起来。
  原来Cindy的中文名字就叫辛迪,在开发区一家外企上班,因为企业文化的需要,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字叫cindy,奋斗多年做到了财务部长,也称得上是白领阶层了,只可惜她虽优秀,丈夫却不成器,虽然整日事业、生意的挂在嘴边,却基本没干过多少赚钱的营生,有时还要伸手朝老婆要钱。辛迪虽然苦恼,可想到两个孩子,也没了离婚的勇气,况且就算再婚,以她的年龄也未必就能找到个更好的,索性也就稀里糊涂的对付着过了。去米奇奇的酒吧本是一件偶然的事,第一次是部门内同事过生日,她获邀参加,感觉里面的气氛很是不错;第二次则是丈夫出去所谓的考察实则是和朋友去鬼混了,而两个孩子上初中后就寄宿学校了,她独自一人在家很是烦闷,便鬼使神差的又来到酒吧,就这样偶然遇到了同样坐着喝闷酒的李沧海。

  李沧海看辛迪讲完她的故事,也很是同情,却没什么更好的话来劝慰她,只好转聊别的,希望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想到那一晚辛迪说起在户外很刺激,李沧海便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在户外做?”
  辛迪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说:“我也不知道,我还从来没那样过,那次确实感到很刺激,不过后来你告诉我旁边有人我还是挺害怕的。”
  李沧海笑着说:“那么弱的光线,看不清长相的,你要是喜欢,下次我们还去户外。”
  辛迪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问:“还会有下次吗?”
  “当然,我很喜欢和你做,感觉很棒。”
  辛迪也说:“我也喜欢和你做,不过去户外会不会太危险?”
  李沧海见她很喜欢这个话题,更加坚信辛迪一定很喜欢户外暴露的刺激感,便回道:“没事,我有面具,戴上面具就算别人看到也认不出来了。”
  辛迪回了个害羞的表情,算是默认了。
  李沧海还要继续逗她,却突然听到敲门声,知道是唐欣到了,便赶紧和辛迪道了别,起身去开门把唐欣迎了进来。
  唐欣急匆匆的进来,少不了又是一番云雨,只是她吸取上次的教训,完事后便又赶紧起身要走。
  李沧海知道她在本地熟人较多,况且她毕竟是有夫之妇,即便是名存实亡的婚姻,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所以也理解她的顾虑,送到门口又依依不舍的抱着说了会话,这才松开胳膊说了再见。

  唐欣见李沧海对自己柔情蜜意的,很是欣慰,轻轻的摸着他的脸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临出门却又突然转身抱着李沧海,在耳边小声说:“沧海,我爱你。”
  李沧海笑了笑,也应承道:“嗯,我也爱你,路上小心点,有事再联系。”
  唐欣第一次听到李沧海说爱字,虽然感觉不那么真诚,却由衷的感到高兴,又腻歪着吻了一会,这才依依不舍的推门走了。
  第二天一早,上课的是给李沧海面试的那位有些像白雅荷的丰满女教师,李沧海对她印象深刻,她却早已经忘记了李沧海了。
  老师先做了自我介绍,又开始讲这门课的教学方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