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60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姝媛见防盗门打开,仿佛遇到特赦一般松了口气,赶紧拉开门闪身而入,小卫见状,便也跟着走了进来。
  李沧海开了房门便径直回到沙发上坐下,见俩人进来,笑着点了点头。
  李姝媛依然是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身段匀称而好看,小卫则穿了T恤和牛仔裤,也很是阳光帅气,走在街上真是无法和这样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李沧海朝李姝媛摆了摆手说:“姝媛过来。”
  李姝媛扭头看了看小卫,红着脸走到李沧海跟前,两只手局促的交叉在身前,手里拿着的连衣裙正好挡在小腹下面。
  小卫见李沧海只叫妻子却没叫自己,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期待着李沧海能给自己一个命令或者要求。可李沧海仿佛根本忘记了他的存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李姝媛身上,他只好依旧静静的站在门口,生怕擅自行动会惹怒了李沧海。
  李沧海接过李姝媛手里的连衣裙放到一边,又拿起一个靠枕扔到李姝媛面前,轻声说:“跪下。”
  李姝媛便乖乖的跪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犹豫。
  小卫见妻子这么短的时间就被李沧海训练的如此乖巧,不知是屈辱还是兴奋,又见妻子跪下时丰满的臀部正对着自己,便愈发兴奋起来。
  李沧海拿出一个项圈轻轻套在李姝媛的脖颈上,那白皙的脖子和红色的项圈相映成趣,让人很是兴奋。
  小卫没想到李沧海购置了器具,见他把拴狗的项圈套在妻子李姝媛的脖子上,大脑一片空白,眼看着李沧海又把链子挂到那项圈上,这才想到,如果妻子成了李沧海的母狗,那自己又是什么,他刻意在自己面前给妻子套上项圈,显然是在羞辱自己了,这种羞辱方式实在是意想不到。
  小卫正在那兴奋的胡思乱想,李沧海已经站起身来,手里牵着绳子往里面走,李姝媛乖乖的趴在地上跟在李沧海后面爬。

  李沧海牵着李姝媛来到卧室门口,却停下来扶住门框对小卫说:“你可以在外面自由活动,但是,只能听,不能看”,说完看着李姝媛笑了笑,便又牵着她走进了卧室,只不过这一次,他依然没有关门,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小卫终于可以不再窘迫的站在门口了,他看着妻子雪白的臀部消失了卧室门口,便又往里走了走,尽量坐到一个靠门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往里看了看,却只能看到床的一角,又见电视开着,便拿过遥控器把声音调到最小,竖起耳朵听着里屋的动静。
  过了会,里面传来李姝媛的呻吟声,那声音很是销魂,一听便知道一定很是舒服。
  小卫静静的听着,幻想着里面的画面,正想的入神,却突然听到李沧海喊:“小卫,把茶几上的箱子拿进来。”
  小卫吓了一跳,马上扫了一眼茶几,看到刚才李沧海打开的箱子,只见那箱子虽然不大,却装了不少东西。小卫来不及细看,便赶紧合上箱子,拿起来往卧室里走。
  进了卧室,小卫见老婆李姝媛仍然跪在地上,李沧海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李姝媛见老公进来,红着脸把头扭向旁边,不好意思看他,内心里却越发的兴奋了。
  李沧海示意小卫把箱子放到床上,又说:“你出去吧。”
  小卫又看了一眼妻子的样子,越发的屈辱而兴奋,心跳也再一次加快,可有李沧海的命令,他不敢停留,放下箱子便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李沧海见小卫退了出去,便拿出工具操练起来。
  客厅里的小卫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内心里很是羡慕,想到自己作为老公都很少能享受这样的服务,感觉很不是滋味,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悄悄摸到门边往里看了看。
  看着房间里的画面,小卫不知为何在突然脑海里闪出一些污言秽语,连他自己都有些惊奇,只是他并不感觉这样的形容词有任何贬义,相反,他觉得那是对妻子最佳的褒奖,或许他一直以来都在期待妻子成为这样的女人,只可惜这种转变不是他来完成的,也正因为此,他对李沧海充满的崇拜,佩服他有如此的魔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低调而保守的妻子变得主动而风/骚,忘记了自己的现实身份和尊严,彻底的跪拜在丈夫之外的男人脚下,任凭对方玩弄,丝毫不会反抗,只为追求和享受那最为原始的快乐。

  李沧海早已料到小卫会偷看,或者说他潜意识里是希望给他这个机会的,他知道小卫早就期待可以现场观摩的,可他又不想那么容易让他满足愿望,如此一来,偷窥或许是最好的途径了。
  想到小卫正在门边偷窥,李沧海就更加的放肆了,他知道越是放肆,小卫就越是兴奋,也就越是沉迷于此。三个人用这样一种心照不宣的特殊方式满足着自己的渴望,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只是不管哪种渴望的满足,都足以让人感到快乐。
  小卫在门边全程观看了李沧海和妻子的好事,见他结束,怕他出来,又赶紧坐回到沙发,默默的等待着,又过了会,才见李沧海光着身子去卫生间冲洗,那身上肌肉比第一次见面更加的健硕了,让小卫颇为羡慕。
  李沧海洗完出来,又到里屋把李姝媛牵出来,让她也坐到沙发上,笑着问小卫:“感觉如何?”
  小卫尴尬的笑了笑,看着依偎在李沧海怀里的妻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内心里的屈辱感再一次强烈起来,他不禁怀疑起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气直面刚才的场面,不管是偷听还是偷窥,好歹还有个偷字给自己的尊严遮羞,可如果李沧海真的在自己面前一边玩弄着妻子一边羞辱自己,那自己就连仅有的遮羞布都没有了,那一刻,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气面对呢?
  想到这,小卫强作欢笑说:“挺好的,谢谢粟哥。”

  李沧海看出小卫的尴尬,知道他和吕涛毕竟不同,或者说他们还处在不同的心理阶段,此时还不能对他进行过分的刺激,想到这便取下项圈,又拍了拍李姝媛的肩膀说:“穿衣服回去吧。”
  李姝媛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李沧海,默默的套上了连衣裙,一言不发的和小卫出门离开了。
  李沧海目送着夫妻俩离开,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感油然而生,不由得越发的喜欢这个游戏了。
  周一的例会,温晓明很是高兴,还特别表扬了这次展会开的好,论坛上的发言反响也不错,对公司战略调整的事却只字未提。
  李沧海见了有些气馁,虽然觉得温晓明此举颇有老温总的风范,却为公司不能及时调整战略而感到无奈。
  “是啊,也不知道有多少公司是因为这样的内耗而耽误了发展的机遇。”李沧海暗自感叹,却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温晓明。
  散了会,李沧海回到办公室继续上信息系统审阅着文件,正看着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李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哥您好,我是天天。”
  李沧海听声音便知道是楚天天,却不知道为何她要给自己打电话,便笑着问道:“您好,楚经理。”
  楚天天笑了笑说:“李哥,您太客气了,您要是不嫌弃,叫我天天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