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92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哈哈哈哈!”萧鹰厚颜无耻的笑了。
  萧慧雅无奈的笑了。
  萧鹰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在萧慧雅的眼睛里,萧鹰某些时刻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男人,想是在昨天,当萧鹰器宇轩昂的走进盛世皇城时,对将要发生的公子之间的斗法毫不畏惧;当萧鹰将自己和宋诗涵送出火锅店的时候,萧鹰的形象和自己心完美男人的形象完美的契合,那一刻萧慧雅简直要坠入爱河;更多的时候,萧鹰以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的形象示人,清秀帅气,一尘不染,仿佛是帝派下来的幸运儿。

  “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我都没有说话,你怎么知道了我呢?”萧慧雅还没有忘记刚刚问萧鹰却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你真的想知道?”
  “嗯。”
  “山人自有妙计。”萧鹰颇为得意的说。
  “什么意思?”萧慧雅被搞得一头雾水,萧鹰不说也算了,干嘛说一句我听不懂的话,让我的不到答案,同时不想放弃寻求答案。
  这可能是痛苦并快乐着的感觉吧。
  想要得到答案,答案近在咫尺又得不到。
  “是这个意思。”萧鹰也想了一下,觉得该给萧慧雅一个通俗的解释,但是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一个好方法,索性不去解释了。
  “啊?”
  “你怎么想都行。”萧鹰干脆来了一个不管不问,你爱咋地咋地。
  “萧鹰,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信不信我现在到你的家里,你不要以为你回家了,神不知鬼不觉,姑奶奶我看见了,我非要把你从家里赶出来不可。”萧慧雅一股怒火直接头,萧鹰还敢这样,反了他了。萧慧雅非要把萧鹰治的服服帖帖的不可。
  萧鹰听了萧慧雅的话,一阵头疼。
  除了掩面叹息,萧鹰还能够做什么呢。
  果然萧慧雅惹不起啊,萧家大小姐果然是有脾气的人,萧鹰现在才觉得棘手。萧鹰和萧慧雅在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谁是大家族的人,谁是平民百姓,萧慧雅想知道问题的答案,萧鹰不想知道,萧慧雅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当下萧鹰的任务,是如何把萧慧雅哄开心了。
  萧慧雅不同于苏晴晴,两个人怎么着都行,一个吻,一段情话,能够解决实际问题;这些方法在萧慧雅这里没用啊,她和萧鹰的关系可不想苏晴晴和萧鹰的关系那样亲密。
  哄女孩容易,可萧慧雅不是一般的女孩,一般的方法,在萧慧雅的身根本没用,这次如何涉险过关,该考验萧鹰的能力了。
  萧鹰一阵无奈,说实话,萧鹰没有什么好方法。
  萧慧雅在自己家里,捂着小嘴偷笑。
  “我不跟你吹了。”萧鹰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真实一点较好:“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你打的电话,我很疑惑,在海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的电话,我也很好,你怎么知道了我的电话。”
  “不过,在我决心跟你耗下去的时候,你发出了一声细微的笑声。”
  “是这一生笑声,让我想起了你的笑声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是你。”
  “是这些?”萧慧雅不冷不热的问。
  “嗯。”萧鹰平静的说。
  也是这些了,萧大小姐,你要是真的非要我翻出花来,我还真的办不到。
  “奥。”萧慧雅回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字。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萧鹰开始对萧慧雅如何知道自己电话的事情感兴趣了,“该不会是你芳心暗许,特意打听了一下吧,想要多走近我一些,好在跟别人的竞争先行一步。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
  萧鹰无耻的自恋让萧慧雅一阵翻白眼。
  名运的轮回竟是如此的相似,刚刚萧慧雅还央求着萧鹰告诉她怎么认出的自己,几分钟之后该轮到萧鹰对萧慧雅跪舔了。命运如此轮回,一个圈而已。
  不过,不变的还是萧鹰无耻的自恋。
  “山人自有妙计。”
  萧慧雅一听萧鹰有求于我,自然是心情倍爽。刚刚萧鹰怎么对我的,我要怎么还回去。调侃一下萧鹰,让他吃瘪,萧慧雅感觉神清气爽,世界真美好。

  和萧鹰聊天很有意思,这是萧慧雅最真实的想法;最起码和萧鹰聊天,萧慧雅不会觉得闷,萧鹰总会有办法扫除阴霾, 逗自己开心。
  萧慧雅的心里很爽。
  萧鹰的心里很不爽。
  听了萧慧雅的话,萧鹰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苍天饶过谁!
  萧鹰硬是憋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再多的言语也会被萧慧雅一句“山人自有妙计”给堵回去。这是自食恶果啊,萧鹰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过。
  萧鹰怕憋出内伤,好歹是强挤出一丝笑容。

  但是内心的堵,又岂是露出一个哭还难看的笑脸能解决的?我只是想问一句为什么,有错吗,你为什么要狠心对我?
  萧鹰吐血三升。
  电话那头的萧慧雅别提有多开心了,简直开心到爆,总体来说,和萧鹰相处的一天,自己总是被萧鹰欺负,节奏都在萧鹰的手里,萧鹰怎么摆布自己都可以,往东走往东走,萧慧雅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一天萧慧雅可是受尽萧鹰的欺负和调侃,萧慧雅可是记在了心里,早晚有一天,萧慧雅定要萧鹰跪在地唱征服。
  现在萧慧雅的梦想实现了。
  翻身农奴把歌唱,咱们老百姓,今天真高兴啊!

  萧慧雅几乎要憋不住笑了,赶紧捂住疼坏的肚子,在床翻来覆去。
  可萧鹰这一边没有那么轻松了。蛋疼,十分的蛋疼。萧鹰千算万算, 是,没有算到,自己说出去的话,转眼间成了别人对付自己的工具。要是敌人还好,萧鹰一定会撕碎他的;可这个人偏偏是萧慧雅,萧鹰开始踌躇了。
  女人向来有三不得:说不得、骂不得、打不得。要是别的女人,说了也说了,大不了萧鹰和她再也不见,将来谁也不认识谁。
  萧鹰感觉萧慧雅怎么着都是自己生命里躲不过去的人,绕不开的坎,解不开的结;萧慧雅对萧鹰调侃也好,生气也罢,萧鹰是断然不会对萧慧雅发火的,好像是一物降一物,萧鹰可能要栽在萧慧雅的手里。

  “萧鹰,你还在吗?”萧慧雅一直没有听见对面有动静,以为萧鹰要跳河自杀。
  萧鹰此刻没有想不开,正在趴在床,用抱枕将头包住。萧鹰的意思是我没有脸见人了,谁都别来打搅我。
  “萧鹰,你在吗?”萧慧雅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可是她又想起了刚刚自己说的那一句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萧鹰,你不会受不了打击了吧?”萧慧雅毫不顾忌萧鹰心有多少只草泥马,继续补刀:“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你求我,你说‘姑奶奶,我想知道答案,我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可能心一软,会答应。”
  刚刚说完,萧慧雅捂住听筒,放声大笑。

  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
  爱笑的女人很好看。
  不过萧鹰是欣赏不到了。
  萧鹰正在不断地砸着手里的抱枕,好像抱枕和萧鹰有深仇大恨一样,不把抱枕打烂誓不罢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