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有关系啦!做生意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独到的眼光,而你心思足够细腻,看问题也足够精准,最起码,如果去学投资的话,肯定事半功倍。”
  “姑娘,一个做事习惯从感觉出发的家伙,在你嘴里居然适合做投资,这算不算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夏愔愔也笑了,抱住他的胳膊,半似撒娇地说:“不管你是不是西施,反正回头爸爸把公司交给我之后,你得帮我。”
  “喂喂喂,愔愔小姐,你是不是掉小女人坑里出不来了?以前那个眼神犀利、头脑精明的夏大千金呢,生意上的事情居然敢指望我帮你,就不怕我把你爸辛苦半辈子创下的基业给祸害喽啊?”
  “以前我只有自己,当然得精明,现在有你了,放着不用,留着下崽儿么?”
  “嗯,你倒是提醒了我,以后啥都不干,专门儿躺床上给你当‘播种机’也是个很有前途的工作嘛!”
  “去你的!正经不了几分钟就又开始说胡话。”
  夏愔愔伸手想推他,却不料他猛地向后一躲,一时刹不住,因为惯性扑进他的怀里,继而就被紧紧的抱住了。
  “你……臭流氓,你放开我!”
  “我凭自己本事抱的,你说放就放,多没面子啊!”

  萧晋说着,低头就在姑娘晶莹的耳垂上轻轻亲吻了一下。瞬间,犹如电流穿过了身体一般,夏愔愔身体僵直片刻,就软的像没了骨头,红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了脖颈上。
  “萧……你别闹,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你生气了会怎样?我连你的洗澡水都敢喝,还能怕什么?”说话时,萧晋的嘴巴距离她的脸蛋儿几乎没有距离,呼出的热气感觉就像是直接喷在了心上一样,让她慌乱极了,说不出是难受还是甜蜜。
  “胡说!湖里的水是活水,人家上次在这里洗澡还是一年前呢!”
  “那你今天洗不洗?”

  “不洗。”
  “一身的臭汗,不洗澡怎么睡?”
  “讨厌!我还没嫌你臭呢!”
  “那我们一起洗。”
  “不要,你想的美!”
  “要么你先我后,要么就一起,你选吧!”
  “那……那你得发誓绝不偷看。”
  “我发誓绝不偷看,否则就让夏愔愔小姐讨厌我,永远都不理我。”

  “咦?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干脆。”
  “那是因为你对我有误解,人家本来就冰清玉洁,人称羞煞秦君昭,气死柳下惠,坐怀不乱小郎君,就是区区在下我了。”
  夏愔愔被这番话逗得咯咯直笑,花枝乱颤,原本紧张的心情也随之烟消云散,竟大着胆子勾住他的脖颈,妩媚的问:“那……坐怀不乱先生,你可不可以也发誓不正大光明的看?”
  “呃……夏愔愔小姐,何必这么绝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呸!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思!”姑娘用力在他脑门上拍了一把,顺势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整理着衣服说:“臭流氓!等天黑之后,我确实会去洗澡,你想看就看吧,反正我包里带着泳衣呢!”
  “啊?出来爬山还带泳衣?姑娘,你是有多防着我呀,太让人伤心了。”
  夏愔愔抬头看他,眉梢眼角都是宜喜宜嗔的笑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蹬鼻子上脸,顺杆爬的高手,只要稍微给你开一点缝隙,你保准能豁出一个大洞来,所以啊!从你让我准备帐篷开始,我就知道要防着你啦!”
  “你……你这不是骗人嘛!早知道就真拉你去开房了。”
  萧晋郁闷的躺倒在石头上。恰好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了几个人,瞬间就让他神色凝重的站了起来。因为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手里分别各拿了一把猎丨枪丨!
  一共五个人,两男三女,年纪都不大,二十多岁的样子。两个男人都一身的迷彩,头戴宾尼帽,脚踩丛林靴,腰带上挂着水壶、对讲机、子丨弹丨包和军用匕首。
  说是打猎,明显装备过头了,可若说是部队风吧,后面跟着的那仨小妞儿却又都一个个敞着“宽大”的胸怀,露着洁白的蛮腰,有一个甚至下面穿的还是迷彩热裤,一双雪白的模特级长腿大咧咧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来喂蚊子的。
  很明显,这就是两个懂点儿野外生存能力的公子哥带姑娘装逼来了。毕竟这座山虽然还没被开发,但山下是不缺人烟的,有攻击性的野兽早就被猎杀光了,而他们的装备对于野兔和山鸡而言,简直就是惨无人道。
  大石头上无遮无拦,萧晋一站起来,那五个人自然也发现了他,愣了愣,便快速走了过来。
  “在石头后面躲着,我不叫你,绝对不能出来。”说完,萧晋便直接跳下了巨石,上前几步,神情淡然的束手等待。
  “呦呵!运气不错,感情是一对儿出来打野战的小情侣,吃的住的睡得都有,省的咱们再让人送上来了,就是地方不大。不过也没关系,比较丰满的两个可以给少爷我当褥子,少爷不重,压不死你们的。”
  路过帐篷的时候,其中一个头上染了一撮黄毛的年轻人用枪挑起帐篷门帘往里面看了看,说话时还不忘在身后一位规模最雄伟的姑娘胸前捏了一把,逗得那姑娘一阵娇嗔。

  相比起来,另外那名留着板寸发型的年轻人就显得沉稳许多,仅仅只是在同伴挑开帐篷门帘时扫了一眼,便立刻就将目光重新转回到萧晋的脸上,握着猎丨枪丨的双手始终没有松开,一直都保持着枪口斜指前方地面、随时都能抬起来攻击的姿势。
  这人应该当过兵,至少受过专业的用枪训练。
  判断出这一点,萧晋微微眯了下眼,两枚银针就出现在了指尖。
  “喂!你的妞儿呢?让她出来!”来到萧晋身前四五米处停住,那个黄毛年轻人便扛着枪大声喝问道。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萧晋问的十分有礼貌,表情更是人畜无害。
  “嘿!老子说话你听不懂是不是?”黄毛抄起枪就拉了一下枪栓,刚要把枪口对准萧晋,另外那个板寸头年轻人却伸手拦住他,上前一步,淡淡微笑说:“请不要紧张,我们只是上山打猎的,没有恶意。”
  萧晋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又问:“那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呢?”
  荒山野岭里,独自面对两个持枪的陌生人还能保持如此的云淡风轻,这太不符合常理了。板寸头微微蹙了下眉,目光深深的看着萧晋说:“是这样的,我们这次进山来的匆忙,忘了带露营寝具,看你这里准备的挺齐全的,所以就想借用一下。你放心,我们不白用,东西原价多少,我们照付。”
  “东西让你们用了,我们怎么办啊?”

  “废话!当然是趁天还没黑赶紧滚蛋啦!”黄毛忍不住又插嘴道。
  萧晋视线落到他的脸上,片刻之后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非常抱歉,我们不缺钱,没有卖自己东西的打算,几位还是请自便吧!”
  “卧槽!给脸不要脸是吧?!”黄毛终于端起了枪,遥遥对准萧晋的脑袋,狞笑着道:“小子,有种你就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日期:2018-08-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