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5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会,见服务员端了牛排上来,任爱轩便笑着说:“来吧,吃饭,我要是烦心了就可劲儿的吃好吃的。”
  李沧海笑着说:“你就不怕长胖?”
  任爱轩得意的说:“胖了我就去健身房减肥,然后再吃,胖了再减,这个过程还能收获很多信心呢。”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也有道理,要不你再给我来一份吧,我多吃点。”
  任爱轩听了捂着嘴笑了起来,笑完了又问:“对了,别谈工作了,省的你烦心,说说你的泡妞心得,上次刚讲完第一课嘛,今天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李沧海严肃的清了清嗓子说:“嗯,我再次严肃的告诫你,不要用泡这个字,我代表广大女性朋友向你提出严正的抗议。”
  任爱轩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说:“得得,少扯,快说。”
  李沧海笑着说:“好吧,那咱们书接上回,上回咱们说到靠恭维建立好感,那么第二步呢?就是要摸清底细,这个底细包含什么呢?比如,年龄、身高、体重、家庭、工作、情感,要是可能,最好把一些个人的偏好也能摸清,这都是下一步是否交往,如何交往的基础。”
  任爱轩一边吃一边看着李沧海笑,听他说起个人偏好,便问道:“个人偏好?这啥意思?”
  李沧海往门口看了看,见包间的门关着,还是往前凑了凑,低声说:“个人偏好就是说,这个,啊,哈哈。”
  任爱轩见李沧海吞吞吐吐的,不耐烦的说:“你怎么这么墨迹?娘们唧唧的!能不能痛快点?”
  李沧海被她骂了一句,索性心一横,低声说:“就是喜欢什么姿势,后入还是侧入,喜不喜欢口!”
  任爱轩把手里的刀子挥舞着低声喊道:“李沧海,你无耻!”

  李沧海被她吓得赶紧往后躲,瞪着眼睛喊道:“冷静!冷静!”
  任爱轩看李沧海被吓得满脸紧张,又突然笑了起来,得意的切着牛排说:“看你那怂样,就这点胆儿,还泡妞?”
  李沧海也坐好切着牛排说:“胆子大就能泡妞?我是走技术路线的,不靠胆子,靠技巧。”
  任爱轩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说:“拉倒吧,有个屁技巧,就刚才那也叫技巧?”
  李沧海笑着说:“叫不叫无所谓,我说完了,该说你了。”

  任爱轩疑惑的问:“我有什么可说的?”
  李沧海放下刀叉,诚恳的说:“当然有,比如,年龄,身高、体重,情感状态,还有,个人偏好”,说完又赶紧往后躲,仿佛是怕她再次挥舞餐刀的样子。
  任爱轩看出李沧海是故意逗她,也就不再介意,却抬手托着下巴,长长的嗯了一声说:“年龄嘛,不说,身高、体重嘛,你自己感觉吧,哈哈”,说完又吃了起来。
  李沧海嬉皮笑脸的说:“继续继续,要到关键了。”
  任爱轩一边咀嚼着一边说:“情感嘛,单着呢,靠,你还说不想泡我?”
  李沧海也搭茬,接着问道:“你该不会还是雏儿吧?”
  任爱轩伸手要打李沧海的头,却被他躲开,便气愤的说:“你丫损我是不是?我都三十好几了还雏儿?再说我说单着又不是一直单着,我离了。”
  “三十大几,嗯。”李沧海重复了一下任爱轩的话,点了点头说:“好,年龄基本摸清了,身高体重吗,见到本人了,也就不重要了。”
  任爱轩见李沧海再次得逞,不由得暗自佩服他的狡猾,又笑着说:“你这个家伙,可真是处处都是坑啊?”
  李沧海得意的笑了笑,又做出一脸八卦的表情问道:“你离多久了?一直……啊?就没找个什么伙伴之类的?”

  任爱轩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放下餐具靠到沙发上,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你不也知道我的简历吗?就是那年,我把他和那个小狐狸精堵家里了,后来知道是他的下属,我去他单位闹了一通,然后就辞职了。再后来,就到DN了,咋样?够全面吗?”
  李沧海见任爱轩说到这情绪有些低落,有些自责,有心聊点别的转移一下注意力,搜肠刮肚的想起俩人在省城时她说起**,便试探着问:“唉,你怎么知道**啊?”
  任爱轩听李沧海说起**,马上有换做一副神秘的表情,指着李沧海笑着说:“哈哈,暴露了吧?看来我的直觉没错哦。”
  李沧海也不去解释,却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任爱轩,鼓励她说下去。
  任爱轩接着说:“其实我原来也不知道,是我前夫喜欢,我们恋爱的时候,他说我的脚是他见过最漂亮的脚,是他最喜欢的身体部位,有时候真是抱在怀里啃,只是,再喜欢的东西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被他称作最美的玉足都没能留住他的心,所以说,男人这种动物从来都是不靠谱的。”
  李沧海点了点头:“是,我觉得我就挺不靠谱的。”
  任爱轩听李沧海说自己不靠谱,噗嗤的笑了。
  李沧海见她笑了,便厚着脸皮说:“哎,让我也欣赏一下最漂亮的玉足?”
  任爱轩听他如此直白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说:“滚吧你。”谁知李沧海这次却不只是玩笑,竟然真的弯腰往桌子底下看去。

  任爱轩连忙并拢了双腿,又把裙子往下压了压,生怕不小心走光。
  李沧海低头一看才发现任爱轩今天穿了条及膝的裙子,小腿光溜溜的一看就没穿丝袜,脚上穿了双裸色的鱼嘴鞋,鱼嘴那里露出两个脚趾,珠圆玉润的,指甲上涂着蓝色的指甲油,显得冷艳而不失风韵,看那脚面上的皮肤白皙细嫩,果然称得上是玉足了。
  李沧海叹了口气,坐直了说:“唉,只可惜穿着鞋,无法欣赏全貌呀。”
  任爱轩含着笑,低头吃东西,却悄悄的在桌子底下蹬掉鞋子,又慢慢的抬起一条腿,把脚伸到桌子旁边,那努力分开的脚趾就像五个大小不一的蚕宝宝,白嫩而可爱。

  日期:2018-10-2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