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54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呆,李沧海突然感觉有些无所事事,便锁上门去了健身房。
  到了健身房楼下,李沧海果然看到旁边的茶馆贴出来转让的白纸,不由得来了兴致。见茶馆仍在营业,李沧海便迈步走了进去。
  茶馆里生意冷清,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笑着说欢迎光临,却没了下文儿。

  李沧海左右看了看,感觉外面的装潢基础还不错,便要了个小包间,尾随着服务员往里走,进了包间,拿过茶单一看了看,见上面有茶艺表演项目,心想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无聊,找个茶艺师说说话,还能了解一下茶馆的底细,想到这便点了茶艺表演。
  很快,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端着茶具走了进来,那女子问了好,便要开始泡茶。
  李沧海摆了摆手说:“你别忙活了,要是不介意,咱们说说话吧?”
  那女子很是惊奇,警觉的看着李沧海。
  李沧海看她的样子,很是好笑,连忙说道:“你别担心,我只是一个人上班没意思,偷偷溜出来躲清闲了,喝茶是次要的,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茶艺师微微一笑,显得放松了许多,只是手里却没闲着,依旧给李沧海泡起茶来。
  李沧海看着茶艺师优雅的动作,很是陶醉,便淡淡的和她聊起了茶艺,又从茶艺聊到茶馆,多多少少的,也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原来这茶馆的老板是个大学教授,因为喜欢喝茶,便突发奇想开了家茶馆,只是茶馆毕竟不同于茶艺,一个学者,本来对商业经营就缺乏了解,加上精力有限,疏于管理,茶馆从开业就没怎么赚过钱,开始时老板还能自得其乐,贴着老本维持茶馆的运营,到了去年年底,老板的老婆先不乐意了,老板无奈,先后辞掉了几个服务员,到现在就只剩下两个服务员和这一个茶艺师了。上周,老板的老婆下了最后通牒,一个月内,甭管多少钱,必须转手,否则就关门,这才有了转让这一说。

  李沧海见茶艺师说的泰然,笑着问:“茶馆都要转让了,你好像一点都不着急?”
  那女子笑着说:“老板虽然不善经营,为人却不错,从来不欠工资,况且我也是爱茶之人,只要这茶馆在一天,我就打算呆一天,今日有茶享清闲,何必烦恼忧明天?人生短短几十载,何必那么苦苦的往前奔,到头来,还不都是烟消云散?”
  李沧海听她说的超然,心中的烦闷也消解了许多,见她表演结束收拾茶具,笑着说:“谢谢你,方便留下芳名吗?”
  茶艺师莞尔一笑,微微颔首,轻轻的双手合十回了个礼,却什么都没说,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李沧海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弥漫的茶香便再次沁入心脾,只是不知那香气到底是来自茶叶还是茶艺师了。
  李沧海结了茶钱,刚出茶馆,便接到任爱轩的电话,只是他看着电话屏幕上那三个字,却犹豫起来。

  从温晓明勉强提拔了刘艳后,外聘销售总监的事就算暂告一段落,李沧海也就觉得自己没有了再主动联系任爱轩的理由。俩人在一个城市,又在一个行业,交往过密,容易引起老板的猜忌。因此,李沧海有些顾虑,正在这犹豫之间,电话铃声停止了。
  李沧海舒了口气,却突然之间又觉得有些小小的失落,暗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不做对不起老板的事,以自己和温晓明的关系,他应该还不至于怀疑自己吃里扒外吧?
  李沧海刚上车准备回公司,却又收到任爱轩的短信,还是那几个字:“大萝卜忙吗?”
  李沧海依旧是笑着摇了摇头,终于还是主动拨通了任爱轩的电话。
  任爱轩笑着问:“你还挺忙啊。”
  李沧海连忙笑着说:“不好意思,刚才有事不方便接,刚出来你就挂断了,有事吗?”
  任爱轩嗯了一声,停顿了一下才说:“也没啥事,这不你又送礼物又请吃饭的,我这人又不喜欢欠人情,想找个机会补上。”
  李沧海笑着说:“行啊,就中午吧,你说哪?”

  任爱轩笑了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连客气话都不会说,怎么每次约你都急吼吼的,生怕客气一句我就不请了?”
  李沧海连忙说:“会啊,内什么,今天太忙,要不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任爱轩被李沧海逗的直笑:“得得得,你拉倒吧,就今天吧。”
  “好嘞,那您说吃什么?”
  任爱轩想了想说:“西餐?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
  李沧海说:“好的,一会见”,这才挂了电话,很快,任爱轩的短信便过来了。李沧海发动了车子,按照短信的地址,开了十多分钟,找到一家不大的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的布置很是恬静,光线柔和,播放着非常舒缓的音乐,服务员见李沧海进来,轻声问道:“您好,请问有预定吗?”
  李沧海也轻声说:“你看是不是有位任小姐预定了座位?”
  服务员看了一下手里的卡片,笑着说:“是的,您跟我来”,说完便转身朝里走。

  李沧海跟着服务员往后走,穿过一条幽静的走廊,来到后面的小包间。打开门时,见任爱轩已经坐在里面了,李沧海不由得眼前一亮。
  任爱轩今天穿了一见连衣裙,那裙子剪裁极为得体,将她的曲线暴露无遗,白净的脸上略施粉黛,嘴上吐着玫瑰色的口红,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又不失性/感,令李沧海非常惊艳。
  任爱轩也抬头看到了李沧海,笑着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挺快嘛,坐吧”,说完又低头看起了菜单。
  李沧海看了看包间里的陈设,笑着说:“我去,你这更是约会的节奏啊,搞的这么神秘?”
  任爱轩看了一眼旁边的服务员,一边翻看着菜单一边说:“你能不能注意点,你上午干嘛去了,连电话都不接,不会真是约会去了吧?”
  李沧海笑着是:“你拉倒吧,当时刚从茶馆出来,没等接呢,你就挂了。”
  任爱轩点完餐,把菜单递给李沧海,皱着眉问道:“什么什么?我怎么越来越感觉你不靠谱了呢?今天什么日子?大上午的你不上班,跑茶馆喝茶去?”
  李沧海看了一眼任爱轩,又低头翻看着菜单,一边翻一边叹气说:“唉,工作烦心,想找个地方清静清静”,说完指着菜单对服务员说,“就这个吧。”
  任爱轩见李沧海点完,便拿钱包付账,李沧海也拿钱包说:“要不还是我来吧”,却被任爱轩瞪眼制止了。
  李沧海连忙抽回手说:“别着急,我就是客气一下,没打算真付。”
  等服务员收了钱退了出去,任爱轩又笑着问:“咋了,李总也有烦心事?”
  李沧海靠到沙发靠背上,叹了口气说:“唉,真是烦,想推动点事,太难了,我没想到私企也会这样。”
  任爱轩见李沧海是真的烦心了,又开始开导他。
  “你以为呢?我以前在国企,比这个还恶心,说实话,私企还算好的了,不过中国是人情社会,这一点很难改变,所以,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有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李沧海见任爱轩说的有些道理,不由得暗自感叹这个女人果然透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