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40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也过得很快,很快天展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他还是都想不起来的样子,出来之后让我回去再睡一会。
  我点头,走了回去,也的确是坐船有点晕晕的了,也趟下来不一会的功夫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唐曼,也梦到了天展,唐曼盯着天展,而天展的表情很陌生,他们两个一句话没说,气息剑拔弩张,没一会居然打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自然吓了一跳,赶紧的过去将两人拉开,唐曼盯着我,“杀了他,杀了他!”
  我摇头,“他是我兄弟,我不杀。”
  “好!你不杀是吗?那我自己动手。”
  唐曼冷冷说着,一把拉开了我,一掌拍了出去。
  天展接了下来,但飞了出去,而且口吐鲜血了,我心恼火了,紧紧的拉住了唐曼,但唐曼不理我,她一把把我甩飞了,继续的对天展下手。
  我抵挡不了,我靠近了,唐曼一脚把我踹开了,她继续打,直到我感觉地天展再也没有动一下,唐曼才停止,她满手是血,我目瞪口呆的盯着她,她杀了我兄弟。
  她平静的看着我。
  我拿出陨金匕首,怒火烧的朝她冲过去,她看着我,没有抵挡,然后任凭我手的陨金匕首插进她的心窝,我愣住了。

  “你要杀我?”唐曼平静的问。
  我脑袋混乱,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感觉自己瞬间眼睛红了。
  我杀了唐曼?不!我摇头。
  “但你已经杀了。”唐曼道,语气更加平静。

  看着她的眼神,我剧烈摇头,将陨金匕首从她心窝里面抽了出来,我手都是颤抖的。
  “你为什么不躲?”我心痛苦的问。
  “不想躲。”
  唐曼摇头,她声音很小了,眼皮也缓缓的闭,我伸手去抓住她,但抓空了。

  呼!
  我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浑身湿透了,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也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我盯着自己的右手,我刚才这只手杀了唐曼?
  脑海空白了半天我才回过神来,自己刚才只是在做梦,但知道自己在做梦,心也是内疚,次跟她吵架后更加愧疚无数倍。
  不管怎么说,因为我在梦杀了唐曼,而且她那种神情很真实,真实到让我无法再看她的眼睛。
  叹了口气,这梦做得太莫名其妙了,这完全不可能啊,唐曼怎么会对天展动手呢?这两人完全不搭杠吧?
  对自己无语了,使劲了摇晃了几下脑袋,将唐曼闭眼的画面从我脑海里删除,她在我心一直是平静的,我可不想记住她这张画面。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五点了,完全没有了任何睡意,我也收拾了一下起床出去,天展目光看着远处,在抽烟。
  天展也在我梦死了,我叹了口气,也有些愧疚的走过去,今天晚应该可以到地方了,但具体什么时候到不太确定,看运气吧。
  天展笑着问我怎么了,我摇头说没事。
  安静了几分钟,天展将手的烟一掐,突然看着我说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我问。
  天展神色复杂起来,轻声道,“我梦到了自己遇到了一个陌生人,他让我做一件我最不想做的事,我拒绝他,他一直在说,我很烦,冲过去问他为什么,但冲过去后,他突然消失了,而我也醒了。”
  我听得神色一动,“他让你做什么?”
  “我现在不想说。”

  天展摇头,然后不再看我的看向了远方。
  我也只能沉默下来,过来一会,天展突然说了一句,“我没有隐瞒你的意思,是不想说,很不想。”
  很少看到天展这样子,从前天晚看到他梦游以来,他好像变了一点,我注意到了但没说。
  我点头,“你跟我是兄弟,我怎么会介意这些?”
  “唐曼说过,你总有一天会杀我,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杀吧,我不会反抗的。”天展语气平静。
  “你胡说什么呢?”
  我心一急,我刚才做梦的时候,唐曼杀了天展,我还杀了唐……唉,我怎么会杀天展?永远不会!

  “反正你记住这句话行了。”天展道。
  我心惊讶了,唐曼说了我要杀天展,那是因为我知道了天展另外一个身份,所以要杀他,但天展没有其他身份啊,我也不知道。
  天展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我俩安静下来,我看到水耗子和他老婆早把捕好了,水耗子居然还不死心的,又将放了出去。
  我跟天展过去帮忙,水耗子说他起一次要废很多钱,一个晚不能空,不然亏本。
  他这么说了,我跟天展只能继续看下去,反正没事。

  这一下过了一会后,水耗子继续开始收了,这一次收得很快,也没有刚才紧绷的样子。
  但很快浮出水面,也能看到一些鱼跳出来了,看样子有些收获,水耗子露出笑容的继续让他老婆控制机器收,而我们三个到了水边去拉,看着里面跳动的鱼,水耗子也笑着说,“这鱼才肥,能卖个好价钱,午整一条最大的吃。”
  我跟天展都笑了。
  很快快收到底了,水耗子突然大叫了一声,停!

  他老婆立马把机器关了,因为我们三个都看到了里面有一件浮起来的红色东西,居然是一具头朝下的尸体。
  他缓缓的从水里面浮了来,我们三个背后起了一层冷汗,因为这人好像是昨晚求救的那个男人,他死了??
  “老婆,拉!”水耗子盯着水里面的尸体说道。
  张姐应答了一声,继续发动机器,很快被拉了来,随即我们三个将拉到了船板,缓缓放下,里面的鱼不断的在跳动,但其那具红色衣服的尸体却趴着一动不动,在一片白色鱼里面,艳红显得格格不入。
  我们四个互望了一眼。
  “是死人。”天展道。

  水耗子冷哼了一声,“真是阴魂不散,老子倒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他说着手搭在了这尸体的肩膀,他一用力,这具尸体被翻了过来。
  当我们几个看到这具尸体之后瞬间吓了一跳,因为这躺在渔里面的红衣尸体虽说眼睛闭着,但赫然跟水耗子长得一模一样!
  我,天展,水耗子老婆都死死盯着一脸煞白的水耗子!
  水耗子瞪大眼睛,面带一丝惊骇的低头看着渔的自己,他失控了。
  “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我,不是我……”水耗子直接大叫起来。
  我跟天展瞬间警惕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水耗子还活生生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如果不是水耗子,那么躺在渔里面,怎么会跟水耗子长得一模一样?
  没有一丝生机的尸体会是谁?我瞬间想到了起怪风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落水的声音,难道……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蹲下来检查这具尸体,天展也蹲了下来,我俩互望了一眼,彼此点头,这具尸体是真正的尸体,而且死了没多久,也说他是大约在起那怪风的时候死的。
  那么眼前活生生的水耗子是谁?是那个求救的年轻人?
  水耗子老婆也懵了,她目光呆滞的看着水耗子。
  “你们两个别盯着我,是那东西故意化成我的样子!他想报复我。”水耗子沉声说道。

  “报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