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6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病人通常在白天昏昏欲睡,晚上精神贼好,所以为了让他们有一个良好的睡眠,晚上这一次的药片都得在护士的监督下吃下去,直到呼噜声震天,护士们才可以轻松地休息。
  这时别说是走进来几个人,就算就杵他们耳边大叫,也不一定叫得醒。
  很快,一间单人病房被推开,此时的沙画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并没有入睡。
  她已经连续很多天不再靠药物来让自己入睡了,因为那个男人告诉她,在某个夜里,一定会像那晚一样,接她离开这里。
  所以,她选择相信,在这里,护士们都喜欢她,因为她的妹妹会做人。同时也因为沙画的配合,所以护士给她的药,从来不会怀疑她把药藏在牙龈与上唇之间,等到护士走后,她再把药混着沾了药末的口水一气吐个干净,她连一点昏昏欲睡的感觉都不想要。
  沙画看着来人,本来挺开心的,不过接下来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你们不是他派来的!”
  一听沙画这话,刀哥把口罩取了下来,笑道:“整层病房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似的,就你清醒,沙老板的姐姐果然不一样啊,就算得了神经病,也跟其他病人不一样呢。”
  沙画知道这群人应该是自己妹妹生意当中的对头,她也并不害怕,费这么大的工夫找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为了要自己的命吧。
  “是精神疾病,不是神经病,你要注意用词。”

  “好好好!牛批牛批!”刀哥摆摆手,笑道:“画姐,我们别废话了,今天小弟是来接你出去享福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出院手续办了吗?钱够不够,要不要跟医院结清啊!”
  一听这话,几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再不跟沙画废话,把她从床上架起来就往外拖。
  “别捂我的嘴,我不会叫的!”

  就在一个小弟正想捂沙画的嘴时,被她的镇定给吓得一下子把手缩了回去,几人一见,那真是非常的惊讶。
  从医院出来的一路上沙画非常的配合,其实她清楚,只要自己不吵不闹就会安全,她这一辈子已经把一家人害得太惨,她对不起自己的妹妹,在没有自杀的想法时,沙画告自己这就是正常人,所以每每有自杀的想法,她就开始控制自己,如此的心理暗示之后,她再不被那些忧伤的情绪所影响。
  她这次的入院,其实是因为对肚子里的孩子的想念,一段时间过后,她又想通了,孩子……也许还可以再有。
  沙画觉得自己不能再成为沙盈的负累,所以她不能受到伤害,否则沙盈接下来的日子将会一直活在自责当中。
  车,就停车医院大门外右转的路边,这里应该是横竖几条街道唯一没有监控的地方。
  刀哥的眼睛四处看了看,敷衍的状况下,他并没有发现一直紧盯着他们的朱集。
  当朱集看到沙画被带出来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明白苏群让刀哥来都城的目的,他来不及把消息传出去,从腰上抽出刀来,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沙盈的姐姐落在苏群他们的手里,得干他们!
  不过再一想,如果现在干了,那不就打草惊蛇了吗?老老实实地跟着他们,只要知道人在哪儿,随时都可以救出来,没必要现在暴露了。
  不得不说朱集还是脑子很清醒的。

  就在这时,刀哥等人摁着沙画的脑袋,就要把她往那辆陆虎里塞,人还没进去呢,就听见一辆汽车轰鸣声由远而近,直到砰地一声撞在那辆陆虎上,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撞车的车很结实,前保险杠的用料都比手臂不粗的钢制,把陆虎撞得都完全变了形,外形有些像悍马,但又没那夸张。应该是仿悍马。
  就在这辆车后面,还跟了一辆轿车,后排的窗户开了一条缝,凭感觉就知道里面有一双眼睛在看在外面发生的一切。
  这时,仿制悍马上跳了两个人下来,赤手空拳地朝刀哥他们走去。
  当他们暴发出战斗力的那一刻,朱集咕嘟咽了一口口水,卧槽尼玛,这是公牛出笼了吧!

  吓死了!
  车被撞了,刀哥他们五个人还昏头昏脑的,一看那辆仿悍马上跳下来两个大个子,刀哥摇摇头,指着那两人叫骂道:“我曰死尼亲玛,想死是不是,砍他们!”
  刀哥近来可谓是诸事不利,本来在洪隆,道上的人多少都会给他些面子,可是那个小地主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顿暴锤,这口气到现在还没出呢。这特么抓个人,怎么还让人把车给怼了,草特么的,这口气得出,人多势众,干!
  几个小弟手里的刀那都是见过血的,砍起人来当然也会留手,于是照着寻两个从仿悍马车上跳下来的壮汉挥刀砍了过去。
  那大刀片子带着寒刀照面而下时,啪!一声响时,手腕如同被钳子扣住的小弟还没回过神来,那如铁锤一般的拳头照着他的手肘狠狠地砸了下来。
  咔!
  那骨头断掉的声音听着异常渗人。
  只不过一个照面,已经废掉一人,剩下三人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瞬间被两个大汉给撂翻,这还不算,把他们的手脚全都给踩断这才算完。
  刀哥横了十几年人,哪儿见过这种场面啊,当场差点没吓尿,就在他两眼放空的时候,一记边腿猛地抽在他的头上,硬是给他抽出一个九十度直角倒地。
  以二对五,简直就是秒杀啊!
  这种手法,朱集只在方长那里见识过,只不过方长还要猛上一些罢了。
  朱集难以压抑自己惊骇的心情,此时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只见沙画慢慢地走到那辆轿车的面前,主动伸手拉开了后排的门,然后坐了进去。
  就在朱集目瞪口呆的时候,那两个身手了得的大汗将刀哥几人全都塞进了仿悍马当中,关上门,其中一人在上车时,扭头朝朱集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然后做出一个抠枪的手势,嘴上一个“砰”地的嘴型,吓得朱集浑身冰冷,如置身冰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最终,朱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辆车消失在路灯照亮的尽头,如果不是那辆陆虎还面目全非地停在一旁,朱集根本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大批车辆朝四医院里赶去,一阵慌乱的声音过后,朱集知道医院的事情应该是闹大了。于是,朱集赶紧一个电话给方长拨了过去。
  轿车里,沙画把手轻轻地放在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手里,然后轻轻地靠在他的身上,一句话都没说。
  男人反手抚着她有些显老的脸,磁声问道:“让你久等了,我得回去证明自己没病,然后离婚……”
  “别说了!”沙画捂着他的嘴,摇摇头,有些泛困地哼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听着她如同呓语的声音,再看着她无比平坦的小腹,男人知道,他还是来晚了,那种难以控制的怒意只有在沙画的身边才可以压制,不然的话,他很难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睡吧,以后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再做恶梦了。”
  夜深了,周芸还在穿衣镜面前试着明天的衣服。

  上身就一件设计性感的内内,将那一双不安分的团子给束缚着,每一个转身都会晃得方长头晕眼花,几次想把这画面给关掉,不过方长的手已经被他坐在了屁股下面,没工夫去关。
  “方长啊,你说明天我到底穿哪一件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