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笑着给老头儿倒了杯茶,问:“那要换成您是弟子,您会怎么对待晁家?”
  刘青羊想了想,眼中就流露出了笑意,说:“如果是现在的我,那可能只会把晁玉山弄进监狱,顺便拿走晁家的看家医术;但若是像你这么年轻,哼哼,就算没你小子巧取豪夺的本事,也一定会让华医界再无晁家立足之地!”
  “这不就结了?”点燃一支烟,萧晋说,“弟子是年轻人,做事不可能有您这个岁数的宽容与沉稳。再说了,晁家的医术并没有断,等将来时机成熟,弟子还会开办一所华医类的专科大学,该有的传承必然会发展下去。至于晁家人,医者无德,有不如没有,死了正好净化空气。”
  刘青羊突然激动起来,抓住他的手:“小子,你可不能给师父画饼,将来真的会开办华医学校?”
  萧晋一脸懵懂:“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等什么时候弟子将‘以气运针’之法与您的‘五运六气针’彻底融合,解决掉针法对内息的依赖和消耗问题,立刻就会将学校的创办提上日程,您就等着自己骄傲大半辈子的‘天下第一针’烂大街吧!”
  一番话说的刘老头儿眼珠子都红了,呆呆坐着半晌没吭声,正当萧晋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因为太过高兴而导致气血紊乱时,却听老头儿突然长长呼出一口气,微微哽咽道:“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天下第一针’的赞誉才算真正的实至名归。小子,从现在开始,师父就指着你画的这张饼活着了,好好干,别怕困难,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交给老子,你师父我治病救人了一辈子,没攒下什么,人情一大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不用白不用!”

  老头儿说的激动且豪迈,萧晋表面嘻嘻哈哈,内心里却高兴的想要大叫。因为,这是刘青羊第一次毫不保留的表示要为他站台的意思。
  也就是说,从今往后,他真正正在的可以肆无忌惮的举起“杏林山乾长老”这面大旗,再加上把他当亲孙子看的丁夏山,以及渊源深厚的郑怀玉和他自己的长老身份,整个杏林山已经基本成为了他个人的囊中之物。
  拿到了杏林山的控制权,一统华医界还会很远吗?
  又陪着老头儿畅想了一会儿美好的未来,姚虎臣总算派人把车的所有手续送了过来。来人正是昨晚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亲信,态度非常的诚惶诚恐,一个劲儿的道歉说车管所那边效率太慢,拖到这个时间实在是罪该万死,最后还恭敬的送上了一个盒子。
  小钺接过去打开,里面赫然是双血淋淋的断手,萧晋眼睛一眯,那亲信忙小心翼翼地解释说:“昨晚害您损失爱车的那个人已经被虎爷惩罚过了。”
  萧晋冷冷一笑:“人还活着吗?”
  那人摇头:“已经沉了江,活着沉的。”
  “你们虎爷倒是很会做人嘛!明明是听从他和他闺女的命令行事,最终却落得个被杀的下场,你们这些给人做兄弟的心里就没有一丁点兔死狐悲之感?”
  那人表情一僵,慌忙低下头去,语气诚恳的说:“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
  “这句话说得好,你比你家虎爷会做人。”拍拍那人的肩膀,萧晋矮身坐进车里,“断手带回去,让姚虎臣用福尔马林泡好摆在他家大厅最显眼的位置,如果将来我去他家做客却没看到的话,一定会很不开心的。”
  “萧先生……”那人似乎有些着急,几乎是半跪到了车窗前,“这次的事情是我家虎爷昏了头,但相信他经此一事肯定能吸取教训,还望您高抬贵手,饶过他这一次吧!”
  “你什么意思?”萧晋冷下脸,“是在说我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么?”
  “没有!小的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次的事情对虎爷的声誉影响很大,身为他的手下,我们都希望一切到此为止,您是跺跺脚就能引发地震的大人物,只要稍微抬一下手,虎爷必定会感激不尽的。”
  萧晋闻言挑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如果我给你一千万,然后再保你坐上浩州江湖大佬的位子,你愿意替我杀了姚虎臣么?”

  那人一怔,紧接着再次低下了头,沉声说:“虎爷于我有知遇之恩,我绝不会轻易背叛他的!”
  萧晋又笑了起来:“回去告诉姚虎臣,江湖小混混想要活的好,必须努力往上爬,而江湖大佬想长命,安分守己最重要。”
  说完,车窗升起,厚重的劳斯莱斯缓缓启动,在那人阴晴不定的视线中驶离了素问医馆大门。
  “回去后通知小柔,让她派人注意着点浩州这边的江湖情况。”驶上大路时,萧晋对开车的小钺吩咐道。

  小钺点点头,又开口说:“您在浩州没有产业,刘老也即将被您接到龙朔去,这里的江湖大佬是谁,和我们无关。”
  “不,你说错了,只要这里的大佬还是姚虎臣,就与我们有关。”望着后视镜里女孩儿额角贴着的纱布,萧晋声音低沉,“毁我的车,伤我的人,可不是区区几个亿的钱财就能摆平的。姚虎臣不死,小爷儿跟那些购买玩偶的人还有什么区别?”
  小钺似乎没有料到原因竟在于自己,抿抿唇说:“我是您的护卫,为您受伤理所当然。”
  “又错了,你是我的宝贝,为我舒服开心的过好每一天才是理所当然。”
  是宝贝,不是宝贝儿,就是字面意思。小钺在彻底的恢复自由意识之前是不可能爱上他的,顶多觉得他是个值得用心去保护的好主人。而萧晋也没有要把这姑娘忽悠成自己女人的意思,原本他想要的就是一个得心应手的助力,变成了女人就只能睡不舍得用了,得不偿失。
  当然,能睡的女人他是不会放弃的,一个都不放,哪怕累死。
  比如这会儿,后面背着重重的帐篷等野外装备,但只要抬头看见上面那个姑娘,他就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夏愔愔户外运动的爱好显然不是朋友圈里的那种装逼炫耀,不但挑选起装备来足够专业,在爬山的过程中也能精准的判断出最合适的路线,哪块石头一踩就塌,哪棵植物能经受得住人的体重,她都只需要伸手摸一下就能清楚,一双修长的美腿虽然被登山服包裹的严严实实,但萧晋还是能从她的每一个动作中感受到它们的力量。
  萧晋几乎没有多少户外运动的经验,要不是有强健的体魄和内息打底,根本不可能跟得上。
  两人现在正在攀登的是距离龙朔市区一百多公里的腾龙山,不是特别高,海拔还不到两千米,但因为还没被开发,植被茂盛,十分原始,所以攀爬起来并不是很容易,一大早出发,中午时分才到达了山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