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94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觉得我一开始做错了。”
  唐曼摇头,“我没有问我姐的意见,以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了她身,她一直蒙在鼓里,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有钱变成没钱了,也不知道正常的她为什么一直怀不小孩,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第一次听唐曼这种语气说话,伤心,很伤心的样子,我以为以平静的她不会有任何事会让她情绪波动,但我错了,唐曼也是一个女人。
  唐曼这么说,我也沉默下来,怎么安慰她我也不知道,陪她一起静静的看着张馨,以前唐曼都是在特殊玻璃里看张馨,这次算是不同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看了大概半个小时,好像这老岳他们的生意差得可以,没有一个人光顾。
  我沉吟了一下看向了唐曼,“我肚子饿了,要不我们去吃一点?”
  唐曼撇头看了我一眼摇头,“我不去。”
  “你不敢见你姐?”我问。

  唐曼摇头,没有回答。
  “那你肚子饿不饿?”
  唐曼还是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打开车门走出去,然后打开她的车门,轻声道,“只是去看看而已,吃点东西,她认不出来你的。”
  “我不去,我不去。”唐曼摇头。
  她说着要关车门,我一下抓住了她的手,“去看看,她认不出来你的。”
  “不,我不去。”
  唐曼还是摇头,她眼神波动很明显,与她以前平静的目光一对算是失态了。
  “信我一次行不行?你这么做只是为了他们好……你姐已经朝这边看过了了。”我说道。
  唐曼急忙看了过去,果然张馨朝这边看过来了,隔得挺远的,她应该以为我跟唐曼在吵架。
  唐曼低下头,安静了几分钟,终于抬头问,“我姐真的不会认出我?”
  我摇头,“有墨镜吗?有的话带这样更加保险一点。”
  唐曼与张馨是眉宇之间相似,如果带一个墨镜张馨应该不会认出来的。
  “有,有。”唐曼翻出一个墨镜出来,立马带了去。
  将她深邃的眼眸掩盖了起来,我看了几眼,发现她带墨镜还挺有范的,不禁开玩笑的说,挺好看的。
  她没有说话。
  “那走吧,去吃点东西而已。”我道。

  唐曼嗯了一声,她从车里面走了出来,微微呼了一口气,我拉着她朝张馨的小摊走去,走着走着我感觉不对劲了,我下意识撇头看了唐曼一眼,她好像也发现了不对劲,我俩互望了一眼。
  因为我刚才拉住她的手,居然忘记松开了,现在我还牵住她的手。。
  我闪电般的松开她的手,急忙说了一句抱歉,刚才真是糊涂了,她是我老大,我拉她手合适吗?
  我脸烧得厉害。
  唐曼愣了愣,低头看着自己悬在了半空的手,安静了几秒,她没有说话,静静的将手收了回去。
  我看她没有走的意思,她带着墨镜我也看不清她是什么表情,反正感觉她很安静,只能说,“走吧,你姐朝这边看过来了。”
  几秒后唐曼才点头。
  老岳认识我,他看到是我以后,也急忙微笑的过来打招呼,说我怎么来这里了,我说来玩玩,买一点东西,肚子也饿了,所以来吃一点的东西。
  说话间,张馨看了过来,她看了唐曼一眼,愣了愣,估计以为唐曼大晚的带墨镜有点那啥,接着低下头继续整理菜,我松了口气,她没有认出来。
  想想也是,她跟唐曼至少有三十多年没见了,算是姐妹也不太可能一眼看出来的,只会感觉陌生,跟陌生人没有两样。
  我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老岳几眼,发现他的财帛宫暗黑一片,这是突然失去大财的面相,果然我那改命的符纸起了作用。
  但他的儿女宫被这黑气所牵连了,儿女宫是一个较敏感的区域,是生气之处,如今被黑气掩盖,我倒一眼看不出来他们会不会有小孩了。
  只能心希望有用吧,毕竟牺牲这么大了,没有用的话,那唐曼只会更加自责。
  老岳热情招呼我们先坐,我让唐曼先坐,然后拿个篮子去挑菜,唐曼不吃肉,少辣,我自然选择的都是她喜欢吃的素菜。

  张馨低着头,她的脸我看不清,也无法分析了,她也是一个沉默的人,我也没指望她能跟我说一句话。
  选好之后,我说了一下要求,然后坐在了唐曼对面。
  老岳倒也十分熟练的准备起来,看来他们没做那个死人用品之前,老岳或许是做这个的,又或者老岳每天做饭给张馨吃,做出经验了。
  这也挺好的,日子不用非要有钱,过得平平淡淡,但儿孙满堂,满脸愉悦,我也很羡慕这种生活。
  不过张馨突然放下手的菜,站了起来,从老岳手接过了活,轻声说,“我来吧。”
  老岳一愣,“老婆,我来,你休息一会,这几天搬家够累的了。”

  张馨摇头,“我来,你去陪他们说说话。”
  老岳看了我一眼,笑着走了过来,“我老婆说你们是我们的第一个顾客,所以让我好好陪陪。”
  唐曼低着头,她自然不会说话。
  我笑着点头。
  老岳好的看了唐曼几眼问,“这位是?”

  “我老板。”我道。
  “哈哈,这丫头气质好,是老板我肯定相信,但不止吧?我刚才还看到你们两个手拉手啊,好像情侣一样,你们这是……”老岳笑着摇头。
  我赶紧摇头,“老岳你别误会了,她是我老板,我……”
  “行了,大家都是男人,都懂的。”老岳哈哈一笑。
  我无语,他懂什么啊?为了不让他误会,我赶紧扯开话题,问他最近的情况,其实我已经从他脸看出来了,但没有话题可聊,只能聊这个。

  老岳也没介意,走到一边提了三瓶啤酒过来,他开一瓶给我,然后看着唐曼问,“喝酒不?”
  唐曼犹豫了一下点头。
  老岳笑着开了一瓶给唐曼,我拿了一次性的杯子,给她倒,然后我自己倒了一杯。
  我们三个碰了一下,一口喝了一杯。
  然后老岳才缓缓说了起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最近遇到了一点事,开店的地方遇到了一些情况,有人在我店里面进了一点东西,但故意的找我麻烦,还把我店砸了,最后还报警了居然是我的错,也是,货是真的有点问题,但我也不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我只有关门了,将所有货便宜一点的一清,准备着继续找下一个地方,但没想到我找店的时候出车祸了,把一辆劳斯莱斯撞了,挺严重的,赔了九十多万,没办法,将积蓄拿了出来,还不得不把房子押给人家,……”

  说道,这里我有些愧疚了,这也是我改的命,但这也太倒霉了吧?
  不过老岳这语气也还好,显然已经从这一系列的倒霉回过神来了,算是大彻大悟。
  这时候唐曼突然开口了,“谁砸你的店?”
  老岳一愣,随即苦笑摇头,“不认识,应该是第一次去我店里面,说话挺冲的,做事也冲,不过也没辙,我的确是货出问题了,理亏在我这边。”

  我好的看了唐曼一眼,她刚才的声音很冷,这难道是要给老岳他们出气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