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89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吧,她这么说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我觉得她这话真的没骗我,我相信了,现在突然觉得,做她的长老也没那么坏,至少她不会随便的像苍天道人一样出卖自己的弟子。
  唐曼的性格不会,永远不会。
  看着外面的风景一会,被风吹得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我便好的问,“你今晚又不睡了?”
  毕竟今天一早要茅山正宗的!我不知道去会遇到什么,但我只想许周死,那么我肯定会跟着唐曼。
  “不了。”

  唐曼摇头说着,缓缓抬起头来,“你是不是还想问我的年龄?”
  我赶紧摇头,她怎么扯到这个面了?“没有,随口问问。”
  连续问她两次了她都不说,我还自讨没趣的问?
  “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你以后别问我了。”唐曼接着道。
  我无语点头,看了一会风景,越吹越精神,也不想打扰她看书了,刚转身却听到唐曼轻轻的声音,“在酒吧的时候,为什么要为我出头。”
  她突然这么问,我有些诧异了,想起来次跟曹三,我们三个一起去酒吧的时候她也遇到了这种情况,我静静的看着她自己解决,这次我突然接她的话了,所以她感觉怪?
  “没有为什么啊。”
  我摇头道,很简单的理由,我是男人,这还需要理由?
  “嗯,你去睡吧。”她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看书。
  “我呆在外面会不会影响到你?”我问。
  “会也不会。”唐曼低头道。

  她这么说了,我自然又坐了下来,真的没有一丝睡意,让我躺在床也睡不着。
  她整天看书,我真不知道她看的是什么,我好的看着她手的书,好像是一些国外翻译过来的书,也不知道讲的是什么,反正我看了一页没兴趣了。
  我好的问讲的是什么,唐曼道,“一些平淡的事情。”
  好吧,我还是回房间吧,不过现在这个点哪里还睡得着?只能回房间呼吸吐纳到天亮了。
  “那我回房间了。”我道。
  “嗯。”
  我回房间坐在床,闭眼睛呼吸吐纳起来。

  感觉四级算命师的瓶颈越来越近,我想再努力一下,应该可以进阶四级算命师的境界了。
  入定之后,时间一晃而过,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天亮了,我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间,发现唐曼依旧坐在阳台里,目光依旧是平静的低头看书。
  真是了怪了,她连续开了一天的车,昨天在酒还喝了酒,居然还是一样一点都不憔悴,一点睡意都没有的样子。
  “看什么?去煮粥。”唐曼道。

  “好,要不要加一块面饼?”我问。
  “你会做?”
  “对。”
  “油吗?”
  “不油。”

  “嗯。”唐曼点头。
  我点头下楼,今天要去茅山正宗了,自然要吃饱了再去,唐曼昨天晚说的让苍天道人考虑一个晚,我估计应该没那么简单的。
  当然,这个没那么简单的意思是,我相信苍天道人会让唐曼杀了许周,甚至自己亲自出手我也不会有一丝意外,但苍天道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点是我好的,到了下面的厨房后,黄伟在我做早餐的时候汇报一些事情,我则是说让他放手做行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看准了他,自然不会去怀疑他。
  花了半个多小时将早餐做好,然后端去,唐曼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餐桌等我,当我把煎的面饼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鼻子嗅了嗅,用筷子夹起来吃了一点,轻声说了一句还可以。

  这是当然了,我师傅最喜欢吃我煎的面饼了,对于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我坐了下来,哗哗的将粥和面饼吃完,回房间收拾东西,将玉佩放进口袋里,背起背包走出去。
  唐曼放下了碗筷,我看到她盘子空空的,她将面饼吃完了,她站了起来,看着我道,“这个好吃,明天早再做。”
  我点头,不过这算是唐曼第一次夸我做的东西,让我轻笑了一声。
  “你再笑我不说话了。”唐曼走过来。
  呃,我立马神色一整。

  “走,茅山正宗。”唐曼说着走出去。
  跟着她到了停车场,她开车直接朝茅山正宗而去,而我也好的问了一下为什么苍天道人会求唐曼杀许周。
  “很简单,我知道苍天道人的一些事情,也需要他想要什么。”唐曼道。
  我听得神色一动,这算是做一笔交易?
  知道了这些,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一路看着车窗外的的风景,现在山了,车倒是挺多的,我忍不住问了一下道果大会什么时候开始,唐曼说这几天,她这么说,这去茅山正宗的山路有一些车倒没什么怪的。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半路的时候,居然下雨了,我也是无语,这天乌云都没什么,怎么会下雨?
  好在雨不是很大,不然今天真无法山的,唐曼看着远处的天空几眼,神色微微一变。
  唐曼车技很好,我坐得很安心。
  过了一会,我可以透过雨水隐约看到看到山腰处一个寺庙般的建筑了,除了风格与寺庙有些不同之外,都是一些古朴的建筑,有点隐居山林的意思。
  茅山正宗在山面有一块地方专门停车,倒真停了不少好车,茅山正宗很大,住的地方也有,这些门派的人也可以住在里面的。

  唐曼停好车之后,我问了一下有没有雨伞,唐曼说有,但我找了一圈只有一把女士的雨伞,我无语了。
  外面的雨虽说不大,但进了茅山正宗估计成落汤鸡了。
  我一个大男人肯定没事,但怎么能让唐曼淋雨呢?
  我打开走出去,将雨伞打开,接唐曼走出来,唐曼关好车门,走在我身边,我把雨伞全部靠向她。
  唐曼看着远处的茅山正宗,淡淡的道,“看来苍天道人不希望我今天过来。”
  我听得神色一动,唐曼这么说的意思是这雨是苍天道人搞得鬼?一个八级道术师可以做法求雨了?

  说着唐曼朝前面走,她走了没几步,撇头看了我一眼,“你做什么?”
  “给你打雨伞啊。”我道。
  “我没手?”她问。
  她这是让我把雨伞给她的意思?我想了想道,“那好,伞你拿着。”
  唐曼没有回答我,也没有用手接的意思,静静的往前面走,我自然跟在她身边。
  一路遇到了七八个人,都是道术师,甚至偶尔还有风水师之类的,但这些跟我扯不关系,我又不参加这道果大会。
  这茅山正宗大门敞开,我跟唐曼走进去,跟看门的弟子说了一下后,这弟子一脸警惕的看了我们两个几眼,说等一下,拿起对讲机询问起来。

  等了一分钟,这弟子走出来,带我们去找苍天道人。
  一路唐曼都是面色平静的,我四处的打量几眼,其实跟术门总部的建筑差不了多少,但占地面积术门总部大,走在路有种在大学的感觉,有什么画符洞,符纸洞之类的建筑,但颇为现代化。
  茅山正宗是以赚钱为目的的,这些设施肯定少不了。
  但三清祖师像还是进来看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