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3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也不去看那箱子,一把拉过沈睿笑着说:“小东西果然体贴,泡不到周颖,只能拿你开荤了。”
  沈睿看了一眼李沧海,心领神会的跪到了地上。
  李沧海看着沈睿迷恋的样子,想起昨晚周颖唾手可得却又最终放弃,竟然有生出一丝惋惜之情,不禁骂自己思想矛盾,人家送上门你不敢要,放弃了又觉得可惜。
  李沧海想着周颖昨夜的样子,越发的兴奋,便拉起沈睿,迫不及待的把她按倒在沙发上。
  俩人到十点多,坐下休息了会,眼看着临近十一点,沈睿想着李沧海没吃早饭,便又去厨房给他煮了点饺子,看着他吃完,又收拾了碗筷,这才又坐下看电视。
  李沧海挥洒了能量,身体的渴望消失了,精神的空虚便又占据了主动,看着身边的沈睿,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有心要走,却又觉得于心不忍,便在矛盾中穿好衣服,默默的收拾着衣物。
  沈睿看出李沧海要走,也知道终有一别,好在他被录取后至少每月都要来上课,想来以后见面的机会终究还是多了些,想到这里,又欣慰了许多,看他收拾好东西,便又把刚才自己拿回来的那个箱子递到他手上说:“路上开车注意安全,我就不送你出去了。”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又低头亲了亲沈睿,这才转身出来了。

  回到三安,李沧海先去江北新城把沈睿给的那箱子东西放下,这才回到芙蓉小区。到家时,陈璐正和李老太太一起嗑瓜子看电视,看到家里温馨的一幕,李沧海仿佛一下从理想回到了现实,想起周末这两天的经历,恍如在梦境一般。
  陈璐关切的问李沧海:“吃饭没?”
  “吃过了。”
  陈璐笑了笑,把手里的小半把瓜子又扔回盘子里问:“那我们一起出去逛街?”
  李沧海开了两三个小时的车,有些疲惫,可听陈璐提议,见父母都在,又不好拒绝,便笑着说:“行吧,那你等会”,说完便回房间放行李。
  等放好行李,陈璐已经穿好鞋子和外套,李老太太还关切的问:“你累了就歇会再去。”
  李沧海摆了摆手说“没事”,可心里却想,看来任何人也代替不了母亲对孩子的关心呀。

  李沧海疲惫的跟着陈璐逛了两条街,看她兴致很高,不忍打消她的积极性,便坚持着继续陪着她。
  最终,陈璐买了双漆皮的小高跟,穿在她那娇嫩的小脚上,确实很是漂亮。
  李沧海看了陈璐穿了高跟鞋,便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连疲惫感也少了许多。
  等俩人从商场出来,天已经有些暗了,李沧海伸了个懒腰说:“要不咱俩在外面吃点?”
  陈璐听了高兴的说“好呀”,说完一把抱住李沧海的胳膊往停车场走去。
  李沧海刚拉开车门,就看见文小文和索菲娅从车前走过,当时就呆在那里。
  文小文正有说有笑的往另外一个方向看,没有发现李沧海,而索菲娅却不经意的扭头,正好看到了刚要上车的李沧海。
  俩人凝视了对方一会,李沧海赶紧看了看已经坐进车里的陈璐,见她没有发现异常,又抬头朝索菲娅尴尬的笑了笑便赶紧上车了。

  索菲娅也看了看坐在车里的陈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扭回头去继续和文小文说话,可那背影却怎么都感觉有些落寞。
  李沧海打着了车子呆坐在那里,心中暗叫好险,一直以来他都很难在陈璐和索菲娅之间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陈璐的天真无邪和索菲娅的豁达大方,都深深的吸引了他。虽然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透彻心扉的去爱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可交往到现在,让他决定放弃一个人同样很难。虽然索菲娅从来没有和他表示过什么,但是他知道索菲娅在情感上看似豁达,其实内心深处也是有所期待的,否则以她还比自己大一岁的年龄,早就进入剩女的行列了,为何要一直单着呢?如果自己再不明确,恐怕真的要耽误索菲娅一辈子了。李沧海看了看身边的陈璐,又暗自问自己,有勇气再一次伤害天真的陈璐吗?

  陈璐看着李沧海发动了车子却在那发呆,笑着问:“怎么不走啊?”
  李沧海突然醒悟过来,笑着说:“我想想咱们去哪吃啊。”
  陈璐笑着说:“去吃牛排?”
  “好。”李沧海笑着应了一声,便把车开出了停车场。
  俩人找了家西餐厅,各自点了餐,闲聊的话题,却依然是当年陈璐在DMC的那些事,李沧海嘴上虽然应承着,可心里却总是不断的想起索菲娅那面无表情的眼神。
  吃过饭,李沧海本想开车把陈璐送回去,却听她说:“还是回芙蓉吧,车还在那呢,明天还得上班呢。”
  李沧海知道陈璐上班比较远,没车不方便,也就不再坚持,一路上又问陈璐现在的工作。
  陈璐因为和李沧海的感情纠葛断然辞职,最后还是割舍不开又回来,可她坚持不回DMC,李沧海也不便勉强,好在她很快找到了一份悠闲自在的生活,倒也称了她整日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性格了。
  俩人到了楼下,陈璐下车去开自己车,李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扶手箱里把钻戒拿了出来握在手里。他原本想找个机会向陈璐正式求婚,可今天看到索菲娅,他又再一次纠结了。

  李沧海喊住陈璐,把戒指盒递给她说:“给你的。”
  “什么呀?”
  陈璐疑惑的问,却还是接在手里。
  李沧海笑着说:“订婚戒指。”
  陈璐听了很是欣喜,却羞涩的低下头说:“讨厌,谁要跟你订婚了,连人家父母都没见呢。”

  李沧海见陈璐扭捏的样子很是可爱,故意逗她说:“既然你不同意就还我吧”,说完假意伸手往回拿。
  陈璐却急红了脸,一把背过手去说:“谁说不要了,烦人”,说完赶紧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李沧海目送着陈璐的车子离开小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是轻松还是沉重,又在楼下发了会呆,这才上楼了。
  第二天是周一,公司的例会是照例要开的,李沧海看着刘艳没精打采的坐在会议桌的尽头,感觉很不是滋味。
  客观的说,李沧海有些同情刘艳,不管她这个人是否势利,是否不择手段,她对工作的这份责任和对成功的渴望是值得钦佩的,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同情一个人只是心理和口头的,而帮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时候甚至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所以这个世间同情你的人往往不是真正的朋友,因为真正的朋友会和你共同承担一切,而不是作壁上观的表达一些无关痛痒的同情之心。
  再看对面的白雅荷,李沧海满心的欣赏和感激,此时,他早已对白雅荷当初的所作所为彻底释然了,相反,他感觉自己恰恰从中收获了许多,他赞赏白雅荷的处事方式并且从中汲取营养,为自己在刚刚步入职场时就能遇到这样一个绝佳的启蒙老师而感到庆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