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86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目光一凝的看向了谈笑风生的年轻人,“对,三个小时之内必死。”

  “为什么?”
  “因为命注定。”我说道。
  “好吧,你们那套我不懂,也难懂。”唐曼摇头。
  我看她之前点的酒还没喝完,所以问她还要喝吗?唐曼摇头说不喝了,我看她脸还是红红的,应该是有点酒劲来了,唐曼当然不会醉,但眼神微微有一丝迷离起来。
  不过苍天道人,白发老者,还有那丑妇也是低声说着什么起来,好像来这里真是要谈什么大事一样。
  “那个女人是谁?”
  我看着那个丑妇问,之前第一感觉觉得她跟尸体一样,浑身下没有一丝的气,跟死人真没什么区别,但她绝对不是跟师青璇一样的僵尸,这个丑妇是人,只不过修炼了一些邪道功法。

  “这个女人也是正道的成员,只不过是赶尸一派的一个大长老罢了。”唐曼轻声说道。
  赶尸一派我知道,与茅山正宗并肩的三大派之一,起源与神秘的湘西赶尸。
  赶尸是一个神秘而且诡异的职业,简单的来说是将尸体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遇到特殊的尸体的时候,他们会占为己有的炼尸,他们终日与尸体打交道,搞得自己人不人尸不尸的,难怪我刚才会觉得她好像是尸体。
  我看了她几眼,这丑妇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微微撇头看了我一眼,居然对我咧嘴一笑,露出她一口黑牙来。
  我哆嗦了一下,赶紧不再看她了。
  “你可别被她看了,这女人喜欢采阳补阴的,男人落在她手可惨了。”唐曼道。

  但语气还有点开玩笑的意思?这可真是破天荒了。
  因为干等三个小时,我跟唐曼不时几句几句的聊着,问她什么她都会回答,让我长了不少见识,不过我笑着问她年纪的时候,她不说话了。
  然后一直不说话了,搞得我也是无语。
  这样,时间也过得很快,不一会的功夫过去一个小时了,许周年轻人聊得更加开心,不时还讥讽我几句,我懒得理他们两个,毕竟死者为大。
  这年轻人今天要死,而许周呢?
  唐曼要他死,而且还要苍天道人求着唐曼杀,他逃得过?
  唐曼要杀一个人,对她来说算是较简单的。

  然而苍天道人他们似乎聊完了,苍天道人有意无意的瞟了我几眼,然后那丑妇也低声说了几句,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唐曼却轻声说,“别管他们,他们一直在商量一些可能。”
  可能?预测年轻人会以什么方式死?
  在我惊讶的时候,看到苍天道人对许周说了一句,许周沉吟了一下点头,他立马拿出一个香炉出来,并拿出几张符笠似乎要做法的样子。
  我看不太懂他要做什么,不过这时候,突然酒吧外面的门被敲了几下,咚,咚的几声。
  许周与年轻人立马警惕起来,许周看了苍天道人一眼,苍天道人摇头,示意无需理会行了。

  但这敲门声越来越急,好像要拆了门一样,这一下许周感觉太吵也大怒的吼了一声“滚。”
  他这么一吼,果然外面的敲门声停止了。
  我看得嘴角一翘,唐曼也好的看着门,我轻声说,“阎王要他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开始了。”
  唐曼问,“那他会怎么死?被鬼差勾魂?”
  我摇头,“怎么死还不是现在的我能算出来的,但绝对不是被鬼差鬼魂而死,因为苍天道人他们几个在这里,鬼差来了也会给他们几分薄面,将年轻人的死亡时间推迟到三点一点没什么问题的。”
  的确是这样,苍天道人也是八级道术师了,估计认识地府很多鬼差,说不定拿着十大阴司也认识,推迟一下时间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毕竟只要是三点一过,他们赢了,他们现在要的是赢,其余的也不重要。
  我这么说,唐曼点头。
  然而等了没一会,这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这一下,我们所有人都看了出去,我虽说算出年轻人三个小时内必死,但怎么死我还是挺好的。
  许周翻手的拿出一把桃木剑出来,那年轻人也一脸警惕的拿出黄符来,许周朝门走去,一般酒吧的门都是玻璃的,但这家酒吧的门是实木的,所以许周也不知道外面是谁在敲门。
  他警惕的问了一下是谁,因为以他六级道术师的道行,外面肯定不是鬼,应该是人。
  外面没有人回答,许周当即冷哼了一声,将门打开,外面黑漆漆的,没有任何人。
  许周面色一变了。

  “呵呵,这地方闷得很,让鬼某出去算了。”那丑妇说着朝门外走去,一闪的消失在黑暗里。
  有这丑妇出去了,外面是人是鬼都会被解决,许周自然放心的关了门,重新坐在了年轻人身边。
  我也懒得理这些,照理说这丑妇是犯规了,但跟她们也说不清楚,不过她居然找这个理由出去,这犯规也太明显了。
  果然这丑妇出去之后,刚才敲门的声音没有再传出来,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现在已经离三点只有一个小时了。
  “看到没有,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还活得好好的。”那年轻人一脸讥讽的看着我道。

  我没有说话。
  而是一直盯着年轻人在看,照理说现在这身为六级道术师的年轻人,他脸其他我依旧看不出来,但他命宫已经格格不入的泄露出一丝死气了,也是说如果他泄了脸的气,那么露出来的死气只会更多。
  我看了以后,心才更加淡定了几分,这死气都已经泄露出来了,这年轻人还不需要一个小时了,最多半个小时之内必死无疑!
  但他会怎么死呢??如此一想,我好的将龟卜再拿了出来,这次我没有用四枚铜钱,而是用三枚,既然年轻人要死了,那么他的命气只会越来越弱,现在我给他再算一下,说不定能勉强算出来的。
  我将三枚铜钱放进去,微微摇晃了几下,铜钱掉了出来,三个阴面,而且一字排开,这是最简单的一个意思,鬼门已经开,也是说这年轻人的死亡之路已经开始了,我仔细的分析了一下,便是轻笑了一声,原来如此啊!这年轻人居然会那样死。
  分析到这里,我便是目光一转的看向了苍天道人,而他也正好看向了我,而且混浊的双目之闪过一丝冷意。
  苍天道人眼露出一丝冷意或许我刚才没龟卜之前会很意外,但现在我丝毫不怪了。
  因为我刚才龟卜的卦像很简单:祸从突天降,无从躲,杀者似无意,必杀之!
  很简单的说,是说这年轻人的灾祸看似突然降临了,但其实已经是蓄谋已久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今天他们五个是过来谈事情的,具体谈什么我不清楚,也算不出来,但年轻人必须死在这个谈事情的过程,至于为什么死,我不清楚,我想有可能跟那丑妇有关。
  而杀年轻人不会是苍天道人,但跟他有关,他不点头,年轻人不会死。
  那么他是杀者,他看似无意?
  当然不是,一个六级道术师对于他们茅山正宗来说也是异常珍贵的,或许苍天道人来之前也因为这个也在犹豫,但当我说这个年轻人今天必死无疑的时候,无意的点醒了他,他“心动了”,也确定了心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