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70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国庆不怕萧玉枫,可是也对他无可奈何;萧玉枫也不能对青帮产生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顶多是小打小闹。萧玉枫一直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在不触及他的底线,任何势力都能和他安然相处。
  宁浩这一次是触碰到了萧玉枫的逆鳞,所以他是我必杀之了。毫不夸张的说,宁浩这一次被萧玉枫打,完全是被阿虎卖了,也是他自找的,用人不精。
  这一关,真的不好过。
  “你想怎么办,飞儿?”杜宇飞脑子里被萧玉枫这个名字搞得一团糟,别说想出什么办法了,现在能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都成问题了。事已至此,只能靠自己的儿子了。
  “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杜宇飞从刚才头脑发热的情况下冷静下来,任何事情牵扯到了萧玉枫,都跟晦气画了等号,这件事解决起来会万分艰难,在其,萧玉枫代表的力量和当事的一股力量开始碰撞;而萧玉枫这个人不安分,他往往会跟多方势力打交道,他的背后可能会有多股力量在看,这几股力量代表的人,也不是善茬。
  像这件事情,它是一件简单的打人事件吗,在丨警丨察的眼里是,可是它又不全是。被打的人是青帮二当家的义子,打人的是人间瘟神萧玉枫。事情的起因是萧玉枫身边的女人受到了侮辱,还不是一个女人,一个是萧家大小姐,一个是宋家大小姐;这几股力量交错在一起,表面谁都没有动作,神仙打架谁知道他们暗地里有没有一些小动作呢?
  萧玉枫对杜宇飞说过:无论我走到哪里,是怎样的身份,隐藏在那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聚光灯总会照到我的身。
  杜宇飞是不相信的,萧玉枫实在是太过于自我感觉良好,到底是什么让他自信到自负。一个人不可能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世界首富都不敢这么说,一个年轻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口出狂言呢?
  不光是杜宇飞不相信,毛健不相信,温馨和韩怡婷都不相信。
  真理之所以叫做真理,它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事实胜于雄辩。萧玉枫带着主角光环,每一次的出现都会让之前无论多么精彩绝伦的演出相形见绌,多么婉转动听的音乐枯燥晦涩,多么美丽动人的演员黯然失色。
  自从萧玉枫登场的那一刻起,他是场的王,君临天下,莫敢不从。
  萧玉枫的出现,将一件简单的事情变成了一道世界级难题。龙叔将这件事情想的简单化了,他不知道打人者是萧玉枫。杜国庆父子把事情想的复杂化了,解决的办法有很多,条条大路通罗马。
  最好的办法是没有办法,最好的行动是没有行动。
  这件事情早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它的不可预知性、戏剧性,让人着迷。
  这些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回过头去深究呢?
  既然各方面都在静观其变,那不如也坐下来看,群体负责是群体不负责,萧玉枫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一个个去找吧?他也有自己的事情,他还要复仇,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以萧玉枫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去追究的。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龙叔想往大了查,其他人想往小了办。
  既然萧宋两家都没有行动,那么杜国庆也应该什么也不做。
  “我懂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龙叔那边呢?他还在查,你也答应他了。这个烂摊子该怎么收拾?”杜宇飞这一边没事了,可另外一头的龙叔不太安定,紧锣密鼓追查。更加棘手的是杜国庆还信誓旦旦的答应了龙叔要追查到底,还要给龙叔一个满意的答案。
  “让他自己去查吧,让他见识一下萧玉枫是有多么的恐怖。这些年我们的确遇不到能和我们一战的对手了,龙老弟开始有点膨胀了,也该让他认清自己、认清这个世界了,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属于他了。”
  杜宇飞笑了,这是他头一次听到自己的老爸向自己服软,这也是杜国庆这一辈的人在向下一辈的人服软。杜国庆在杜宇飞的心一直是以战神的形象存在,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在他的印象,还没有什么事情让他甘居幕后吧?破天荒头一次。

  “你笑什么?”
  “我?我笑的是你。你这是在承认你老了吗?这个时代该让给我们年轻人了吗?”杜宇飞微笑着。
  “老了是老了,这没有什么承认不承认的。以前还不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很棒,怎么会老呢?我还要大干二十年呢。”说到这里杜国庆也笑了,“后来看到你们这些小辈们一个个都成长起来了,一个一个有心计,一个一个有能力,都能够独当一面了,再看一下自己,哪里还有什么活力跟你们的节奏,不服老真的是不行了。”杜国庆呵呵一笑。
  “爸,你不是身体老了,而是心老了。你的心让你畏畏缩缩的,不敢像之前那样壮志凌云了。”
  “萧玉枫跟我说过:‘你看大街形形色色的人,本该在年轻人脸出现的笑容一点都见不到,行尸走肉一般,活脱脱一具木乃伊。他们虽然只有二十几岁,可他们的真实年龄却是四十多岁。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二十多岁的人,四十岁的心。他们本该朝气蓬勃的时候却活的这般压抑,照此推算下去,他们四十多岁的时候,要活得像六十几岁。那岂不是说,过完年很快要死了?这个时候难道你不想要问一句:这一辈子,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不明白是为什么,人总是要在年轻的时候活得当前年龄老、圆滑,有意义吗?一个人活在两个时间,这么大的时间跨度,你活的不累啊?好像一个四十岁的人,有一颗二十岁的心,是大逆不道,要天打雷劈一样。多保持一秒年轻,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
  杜国庆沉默了。
  廉颇老矣,尚且能饭,此心不死,此身尚存。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正值壮年,怎么能够说自己老了呢,他们的油箱里,油还有很多呢。
  每个人都说一句:“年轻真好。”你活的想七八十岁的人你怪谁。你要是有一颗年轻的心,一样会在不同的年龄段体会到年轻是多么快乐。
  年龄真的不重要。问题出在心。
  心乱了,什么都乱了;心老了,一切都老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萧玉枫会是一个有哲理的人。”

  “他不是有哲理,而是他能够拿得起,也能放得下有些事情他能做,却不去做;也有些事情他不应该做,却做了。像是他说的,一切顺从本心吧,随心而动,随意而发。生活很美好,何必活的像个罪人。”
  这些话,在杜国庆的心里,如醍醐灌顶一般。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么多年以来,杜国庆一直以为自己过得红红火火,在夜深人静之际,孤独感和恐惧感会涌心头,原来是这个样子,我的本心已经变了,又何谈快乐呢?
  杜国庆觉得,他有必要和萧玉枫好好聊一聊了;不谈生意,不谈利益;之谈心,只聊人生,只说理想。
  罗猛跟着龙叔往书房走。
  “怎么样,那帮缅甸人老实了吗?”龙叔负手在前面走着。
  “没有,他们还是整天吵吵着要卖货。”罗猛在一旁小心的说着。
  龙叔停下了来,转过身看着罗猛:“他们还敢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